一个前无神论者的见证



前言:今天原本是要去参加刘晓波讲座的,改期了,也感谢上帝能够去参加在UPM大学的音乐布道会。上帝真的很奇妙,十多年前我就已经来到沙登,甚至为了教妹妹一点英语进到大学却不知道大学已经有基督信仰的团契与附近的教会。而我十多年从沙登往吉隆坡的敬拜、事奉与学习就是和大学知识群众擦肩而过。直到去年上人文课,认识陈威汕传道才让我再次体会到活泼的信仰与喜乐充满爱心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听说,今晚(20日)的布道会是IK(Ikatan Kristian UPM)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大礼堂举行布道会。想起20年前的爱就是为了我这一刻深深的感恩--自动自发地为在中国的刘晓波、刘霞女士、中国的网友、中国共产党官员与我们一班认识的民权朋友在这个礼堂为他们的信仰祷告,无私的期盼就是因为20年前上帝的爱先临到我,感谢赞美主。

上帝的爱先寻着我
20年前就是1988我开始在国中的高中里接触到Christian Fellowship。就这样改变了一个无神论者的生命,1989年在六四前,我开始思想信仰能不能解决世界和平。大概信主后曾经想过写一封信给邓小平。因为我认识我们的上帝不是宗教的上帝而是万物的源头,祂能够改变人心,在祂没有难成的事。

今天回顾20多年的信仰我信得更稳固,因为上帝让我学习谦卑自己,但是绝对不对罪恶的世界妥协,那些似是而非、什么没有绝对的真理这样自相矛盾的理论,根本是误导人类放弃道德、自律、连做人的基本尊严与责任也经常可以妥协典当的。人能造神的故事30年前我就听说了,没有新鲜的。

思考人性的问题
人的理想是否能够兼顾人性、一定的科学、自然定律,如果出轨了就是强求,那些跟随者的命运谁说了算?

我很欣赏社会主义的大公无私与抗衡极端资本主义的学理与论述,但是执行起来的时候矛盾与扭曲的人性简直是让人直呼--冷血。试想柴玲、吾尔开希等是在什么环境长大的,这样的环境能够孕育多少独立思考的公民,如果要怪学生所谓动乱,为什么身为人民政府的中共高层却允许80年代的贪污滥权?

思考生命的价值
看看一个以人民共和国的中国与朝鲜怎么对待矿难,怎么对待不同的意见,怎么看待艾滋病,怎么样的态度面对沙斯病毒,怎么控告维权人士掩盖汶川大地震可避免的儿童伤亡?

这些都脱离了人性与公民的尊重导致长期的灾难频频,如果智利可以安全地把全部困在矿难中的矿工救出来,为什么中国人民政府无法以人性管理这些危机,不让危机悲剧不断重演?

没有敌人的爱
如果没有爱,没有人性的管理,我们可以对这些人命伤亡的数字视若无睹的。今天我们看到许多的争论都是为面子问题,为了出一口气。所以没有多少人欣赏刘晓波--没有敌人与没有仇恨的政改理念。今天看问题的人都不从人性的角度看问题,那些不讲人权的没有多少人为刘晓波的11年冤狱说句公道话。


耶稣的大爱与人的回应
简单的说没有神,我们的生命只看到人是动物看不到灵魂,看不到上帝是怎么珍爱人类甚至把耶稣赐下,借着十字架让人重新回到人的人性与上帝爱的规律里。

真的没有神吗,其实是人逃避神,也有不少人在相信过程中造神,有意无意地不按照圣经的教导来认识上帝与祂对人类的旨意。

今天的我可能不再天真要写信给温家宝,可能我已经知道许多神学家、传道人、牧师等等已经为中国与海外的中国人做了许多努力,因为首先是上帝先寻找我们,然后感动我们,给我们机会接受祂的爱,让我们找回做人的尊严,回到上帝爱的秩序里。

评论

nick fong说…
你好,在botak那边看到你的留言,然后是他的回应。
他总是这样的,觉得自己最有思想,觉得只有自己才是在“外面”见识过的,其他人都是蛙。
谢谢你看完这几句话。
nick,

谢谢你的留言,我想问题在他信仰什么,我信仰上帝,我相信上帝的信实、慈爱、公义、创造、救赎等等善工是没有冲突的。

上帝的爱不会包容罪恶,但是上帝对人的爱甚至将生命给人钉在古老最残忍的公开刑罚的十字架上。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感化了我,让我知道人的终极关怀不是人的自我膨胀(无知)而是对上帝的认识与和上帝的关系。

希望你可以借着这篇见证思考您与上帝的关系如何,耶稣与您的关系如何?

愿上帝的平安与喜乐与你同在。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