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写政治博客?political blogging

昨天接受一个关于政治部落客(blogger)的调查专访,原本是约好20分钟的,但是我讲了超过了30分钟。今天特别和大家分享为什么我要写政治,或者说我的博客比较多,写关于政治

我认为政治是公众议题,政治牵涉的范围政、经、文、教,是不能切割,不能分割的。在马来西亚缺乏公民意识,不明白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因此我们公民有权利和责任打造一个民主、自由、互相尊重的社会与国家。

当主流媒体被扭曲被收编被辖制成为政党工具的时候,人民无法获取正确与无私的新闻管道。但是网络特别是博客开创了一个新媒体的时代--新媒体已经逐渐取代主流媒体的功能。今天许多人更加相信网络的独立媒体。我的博客里放置了许多网络媒体的RSS,随时可以提供最新的资讯与信息。

作为一位公民与网络公民,我的责任是分辨媒体的真伪,我有权利决定相信什么是正确无误的新闻。我有责任告诉许多被主流伪媒体扭曲与误导的网民了解事实的真相。如果真相不重要,为什么更多的有权利者与资本集团要费心费力地制造虚假与不实的新闻?我举例在Bersih与许多大型人民集会里媒体是怎么报道的?

主流媒体会报导--报小数,尽量抹黑人民的善良、激情、爱国、和善、真挚这些正面的脸孔与运动里的“人民”意义。

网络媒体除了报导真相以外还是留守在--所幸,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这是因为被教导灌输写新闻的都多多少少受到主流保守思想的影响。

但是如果人民媒体(we the media)会怎么写?我曾经站在烈火莫熄最激情最热情的哪一场万人大游行,我看到警察对我们的友善,每位参与者的兴奋、开心、有盼望、有理想的的脸孔。这样的景象,主流媒体不会报导(反而会抹黑,比如带小孩来很危险、不负责任等等),新媒体不会着重笔墨去形容这些没有什么新闻价值的景象,谁来写?网络博客、网络公民有权利与责任把更多实地经历、体验与“会说故事”的相片视频等放上网上,让各个角度、各个视角与声音都被听见被看见

我曾经被邀请到新纪元学院在新闻自由月里主讲政治博客的议题,我要补充的是,只有我们确认自己的公民身份与公民责任,我们才会认真地撰写主流媒体不会写的好事,新媒体考虑不到的视角。因为大家都是从个人的视角个人的认知个人参与的程度来写自己的故事。如果烈火莫熄只有一个故事那是很可笑与可悲的,因为哪里没有你、没有我。但是如果我们的真实故事能够把“真实的人”写进去,那么就算不在哪年代的朋友也能感染这一份的激情。

所以你可以不把我的博客当着政治博客,如果你认为不妥;我欢迎你把这看为公民博客人民的博客,哪您的公民博客在哪?下一期我希望可以和大家分析其实任何博客都可以很“公民”

忘了说,我写博客的目的是:1.留住记忆,把我关心的新闻、资讯放在自己的博客
2.参与讨论,以公民的身份直接讨论任何公共议题(政治方面)。当然要做一些功课。

我用新闻公信力比较法法则来看待主流媒体与网络独立媒体的差别,后者的公信力是公认的,您越是要诋毁她,就越凸显您的心虚,主流媒体与那些有钱有势的是否都这样?

能够写,就会记住一些。写了才会发现自己漏了一些重要的。如果没有写,不是不能留住记忆吗?我们不是经常说人民是很善忘的吗?是不是没有善用博客来留住记忆?

评论

Joanne Ng说…
还记得我曾经很好奇的想知道为什么你的笔名是求真吗? 从你这一遍文章中,我心中已有答案。
感谢新媒体的崛起,网络不止提供良好的沟通平台, 更加成就公民的知情权及增加公民意识。
重视和善用网络新媒体,让民主与法制,实现公平正义。这样才能显现信息自由的可贵!
对,昨天的采访中我也强调因为我在网络的经历超过十多年了,所以总希望先给机会别人有一个改正或学习的空间。

我们不懂自己是公民是因为这个封闭保守的制度造成的,既然我们知道的就有责任来帮助人人都是公民,都愿意承担公民的责任,重新做国家的主人,选择最好的人民公仆来服务人民。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