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0的博文

转载:上帝的拥抱——路德的试探观

上帝的拥抱——路德的试探观 文/柯哲辉


《教会》2009年9月总第19期(http://www.churchchina.org)

路德从来没有系统性地谈论信仰生活所面对的Anfechtung(试探)。但若是仔细翻阅路德著作,不难发觉试探时常被提及、讨论。原因是路德认为试探与信徒的信仰关系非常密切,简直可说是阴魂不散地缠绕在信徒的左右。路德一生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试探,他可说是对试探了解最透彻的人。研究路德的学者勒芬黎赫(Walther von Loewenich)甚至说,路德在修道院所经历的试探启发了他对宗教改革的洞察力,任何对路德性格的研究必须认真考虑试探的层面。

路德本身也曾宣称,真正的神学的建立,不可或缺的要素是信仰中的试探。他的一句名言是: “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神学家,是因为他曾面对生、死、咒骂,而不是因为他能理解、阅读和默想。”

可见,路德的神学并不是单以圣经,在空中楼阁建构起来的。而是在经历了凄风苦雨——在各样的试探、挣扎中建构起来的。到底路德对试探有何看法?这些看法的基础建立在哪里?对于现代信徒来说,路德对试探的理解有何意义可言?这将是本文将要探讨的。

何谓Anfechtung(试探)?
Anfechtung是非常不容易翻译的德文,培登(Roland H.Bainton)形容它为“上帝对人的考验,也可能是魔鬼对人的攻击,其中包括了怀疑、混乱、痛苦、激动、骇惧、失望、孤单和绝望;这一切一同起来侵袭人的心魂。”

Anfechtung是信徒内心的挣扎,是受外在的某些因素冲击而引起的挣扎;更要命的是思想上的挣扎,在挣扎中看不到出路、听不见任何指引的声音、也没有什么安慰和帮助。

Anfechtung曾经让路德深感惧怕。他曾经如此自述:“……常常遭受这些痛苦,而且事实上仅仅发生在短时间之内。这些痛苦沉重有如地狱,言语难以表明,笔墨难以形容,是未身历其境者无法相信的。只要这些痛苦长达半小时,甚至只要六分钟,那人必全然毁灭,其骨头将化为灰烬……”为什么路德会有这样的经历?若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了解路德的内心世界以及中古世纪的世界观。

路德的心灵世界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k H‧Erikson)指出,青年路德经历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成长过程。甚至说路德“一切他所属于的,以及一切他拥有的,都被毁灭、重生。”青年路德是在一种冲突、危机的状况底下成长,对宗教…

卡立沙末是个坚持政治理想的人!

图片
当回教党纪律局厚此薄彼的对造成民联极大困扰的雪兰莪州主席哈山网开一面却对公开批评阿里的卡立沙末重罚,肯定引起关心民联与回教党的群众的不满。当我看到卡立沙末的回应后,冷静的思考,他真是一个让我们可以重新认识马来西亚民主有未来的示范性典范。


我欣赏卡立不单是服从领导还会站稳纠错的立场,这点在讲求政治包装的时代里被喻为傻瓜。但是卡立的坚定立场让我们看到讲真话可以为民主做贡献的肯定性作用。为了国家民主原则(公开抨击阿里要拖垮民联的举动)接受党的纪律裁决也可以看到卡立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这点可能是那些不喜欢他的马来群众应该学习重新认识政治是为公众服务的不是为特定族群与政党服务的!

我在教会里和牧者交流的时候也特别请他们为卡立的正直个性代祷,希望他是坚持理性与民主价值观的一位宗教革新者。我们很庆幸在这个物欲横流、紫醉金迷的政治既得利益之上的污水中我们仍然看到少有的几位以大局为重,以国家民主大方向思考的政治人。卡立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图片来源

张冠李戴的阿旺.安全(Awang Selamat)《更新!》

图片
有人说中文是世界上比较难学的语文之一。特别如笔画笔顺、横跨不同时代世纪的典籍典故、修辞、拼音与多音多义字等方方面面的容易让对语文掌握不透彻的人断章取义或张冠李戴。这回阿旺.安全似懂非懂地把普通名词的“中道”大马硬扯为特殊名词的“中国”或“华人”真是令要学习中文的外族同胞感到中文的地位如同家道中落。

但是如果可以把中间、中途、中年、中肯、中午等等普通名词或形容词与中国、中文、中共、中华等等这些特殊名词相称着实让人啼笑皆非。看来马来西亚前锋报的专栏作家或评论人很需要恶补一下中文,以免闹国际笑话,别忘了中文是联合国六大官方语言之一。

至于马来人是否完全不能接受一个不以种族主义及不再保守主义的政治信仰几乎在阿旺.安全的强烈否认措辞里让感觉言不由衷及不打自招。如此看来阿旺.安全这个特殊名词中间应该加上一个tidak或tak了。

求真的思考博客,欢迎交流:-)

my blog: 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一起学习交流,促进民主,改变迷信!

Let' s change the messy world by the Faith.

更新反思:
根据当今大马读者来函最受欢迎的跃升点击排位我希望可以提倡一种:和平、说理、实事求是及谈笑用兵的批判文字@环境。

最受欢迎
读者来函
马哈迪只是Copycat

浪探小周
10年1月24日 上午9点07分

蔡细历慢火煮青蛙

苏国平
10年1月23日 下午1点10分

张冠李戴的阿旺安全

求真
10年1月25日 下午4点24分

龙舟政治化,政治龙舟化

Guaz Wei Jun
10年1月24日 傍晚5点48分

善用太阳绿色能源

史开达
10年1月24日 上午9点14分

老马对恐怖分子太缺常识

董董
10年1月23日 下午2点05分

莫让大马民主开倒车!

张菲倩
10年1月24日 上午9点12分

电子投票应被废除

曾聒
10年1月24日 傍晚5点50分

You Will Never Row Alone

小霓子
10年1月22日 傍晚7点49分

龙舟翻覆与州政府无关?

月光光
10年1月22日 傍晚7点42分

老马想太多

董董
10年1月21日 傍晚7点16分

老马把人命当棋子

老钻
10年1月21日 傍晚7点21分

我代表谁......的自我对话

图片
我们说我们代表谁其实是一个严谨的认知问题。简单的说,我说我认识自己吗?可能有时候我们也模糊,问题在:我们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们,而失去自我批判的能力与空间。

如果说我们代表群体中的某个看法或什么,这要认真的反省:我们认识群体有多少、多深、我们明白他们之中的多元性与积极或保守心态在哪吗?

我不愿意批评我不熟悉的政治人物,特别是民联的领袖,因为他们可以展现的平台,一直被打压,我们公民社会其实也被打压,所以我看不到我们可以如希特勒时代那个Martin Niemoller牧师说的:“他们对付共产党人,我无动于衷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他们对付工会领袖,我无动于衷,因为我不是工会的;他们对付民主人士,我不是,所以我......”

当我们一直不断与世界被欺压的群体切割,其实也是我们自我放弃民主、放弃正义的必须性的心态。这样我们能够做什么?

我告诉你我们可以做什么:做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评论人?做一个随时准备被孤立的个体?做一个准备被收编的理想主义者?

要放弃或拆毁不用调教都会的,但是要建立在真理、正义、公平、法治与民主的社会理念上,必须学会欣赏、学习哪些已经付出的团体与个人的努力与榜样。

这样我们就不能批评有问题的民联领袖吗?谁说不可以?但是先问你对政局的了解与祈祷(如果你相信上帝)有多深?

破坏与建设只在一线之差,但是却很要命。要prevent做错误的决定就要自己多思考,多与不同思想源流的人交流,然后先思考后果才下结论。

彻底异化的中国与......

抛开了意识形态的束缚,中国却走近了马克思批判的异化里。那些身价可能百万的主持人带给人们什么的生命涵养?带给中国男女老幼有什么正面的影响吗?

在我国为了阿拉的字眼而表示自己多么的忠贞的信徒领袖,几乎看不到他们的造物主应该是横跨宇宙万物与时空文化的主宰竟然为了那些个人或集团利益联系的意识形态不惜做出宗教本位的定格。不但不欢迎讨论,还禁止使用。这是21世纪的信仰情操还是马克思形容的宗教很多时候可以有意无意的成为鸦片?又或者是尼采与其他神学家寻找的有位格的上帝给人带来的难道不是公义与信仰的能力吗?

maslow告诉我们当官的没有面对村民的安全感!

图片
Maslow told us,our govn. afraid to face to face with the resident of  Bukit Koman

一个基督信仰者对这动荡社会的最低要求

图片
昨天读了曾宪琦牧师给基督徒的信辗转难眠,感觉好像欠缺了什么。今晨起来本想回答一位网上朋友对阿拉课题的提问,突然发现原来这就是我要补充牧师提到的宽恕与赦免。

不错,作为凭上帝赐我们信心的基督徒,我们应该对这不愉快的事情恳求上帝赦免他们。但是为了这个已经动荡的社会,一个可以随便以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来作为逞凶的借口的社会,我们不能不认真看待,以免一错再错。

我们要拷问我们的社会是否允许有人利用武力的手段解决纠纷与分歧?我个人非常同意一些领袖的看法这些暴力恐怖行为与宗教无关。我们应该防范的是我们这个社会是否存在着一些机会主义份子,期待用情绪来换取个人利益?

仔细思想有一些领袖说,暴徒逞凶因为不能忍受宗教轻慢,试问这种思想是否健康,这种想法是否理性?我们要进一步思考的是那些逞凶的人难道就是情绪高涨不能控制自己然后盛满汽油与火器之类的爆炸物投向教堂。而那些进入教堂捣乱的又是缺乏理智的吗?那么我们要防范的不只是情绪问题还是这些垂手可得的易燃物或失控的情绪如何不会成为凶器与造成更大的伤害?

对于日前的破坏行为,我个人比较不看这是宗教场所(可能已经开始习惯了该敏感这,敏感那的国情观念)而是认为这关系到的是公然挑战国家法律,失去人性的恐怖行为。当一个人或一群人公然挑战法律与人性可以容忍的破坏与恐怖活动之前,他们一定需要思考许多层面。首先正常的人一定要思考面对司法的制裁,是否这些暴徒心里早就没有法律的概念?又或者我国的法律不够严格不足于提醒他们?当中也不可能不思考人性的问题?难道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才是人,其他的都不是,所以可以进行伤害甚至可能失去生命的“活动”?

我们的社会必须思想,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各种环境是否容许如此危险的思想继续威胁国家与人民的安危?我们的国家领袖,无论是警方还是内阁部长经常要求国人要冷静不要轻易相信谣言,但是现在大家眼睛看到的不是谣言也不是传闻,而是肆无忌惮对国家与社会的挑衅行为。

我说了作为基督徒我们可以毫无保留的宽恕这些人的行为(感谢上帝没有人命伤亡),因为真正的原因可能是我们长久以来社会对罪恶的妥协,没有严正看待竟然有这种超越法律与人性的思想与行为存在这一小部分人的心里。圣经箴言书说:“你要谨守你的心,胜过谨守一切,因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简单的说,我们心里的思想造成了我们的行为,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对社会的怜悯关爱,他是可以不择手段不计一切代价达到他的…

写给活在虚拟世界的人

图片
有人说你比万物都聪明
有人说你可以主宰一切
包括创造心里想象的神像

当你高估了自己
以为自己掌握了世界的真理
你开始坠落一个自我膨胀的虚拟空间里

在这个空间不需要有活生生的人
在这个空间不需要有真理与正义的量尺
在这个空间里只有你自觉的委屈与仇恨

当你看到一个人神共愤的悲剧
你不会愤怒这些兽性
反之你会不假思索地说:可能自导自演

许多人在和你一起呐喊后
突然悲愤莫名,
但是问你为了什么
你说不能忍受欺负

但是你完全不理你的委屈是否合理
你从来不思考你的“正义感”已经破坏了历史中的和谐
因为你的选择性正义
我们大多数可能面对更大的困境

我不想做一个不能思想的人
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天天审查谁谁语言冒犯的人
我更不想你这充满正义的人
破坏了独立思考的空间

你要停止思考
你要做别人思想的奴隶
但是我不要
我们都不想做一个思想残疾与没有同情心的人

可能谴责与刑法都不能抹去你内心的失衡
可能别人的容忍让步都不能让你感觉别人思想的开明
因为你的思想连一个简单小孩的单纯都失去了

不知道你脑里装的是利益还是委屈
不知道你心里怀着的是倾斜的正义还是真相的匮乏
可怜的你竟然没有了正常的见义勇为与正义的标准

其实我对你完全没有怨恨
因为我相信是因为内心缺乏自信
让你看似很勇敢

一方面展示你是和平的
但是却无法让人感觉你的自信与成熟

就是这样一个追求外表的世界
把你推到一个自我虚拟的世界
让你沉醉在焦虑、受伤与突然正义里

杂文写于:

教堂半夜被烧、权威集团示威与追求感觉不尊重历史事实的后现代的狂躁、网络骂战引来语言的审查等的思索中寻找和平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写给活在虚拟世界的人 求真

如果默许示威成为政府的选项

明天由亲巫统的回教徒示威(或抗议?)会如何?警察会强行镇压吗?会有999颗催泪弹和水炮车伺候吗?我们看到一个大马的首相与内长及警察总长各自态度不同。所以明天日落以前是否有小贩们投诉因为示威导致亏损一亿,警察急先锋会不会代表反对“示威”的良民报警?会不会有1000多人还没有开始游行就被逮捕?

明天有不一样的示威?
到截稿为止,没有听说警方如临大敌的封城行动,问了KL社区的朋友也没有听闻有警察设卡路障。

如果明天没有受到警方“保护”或监视之下群众失控,谁该负责?这让我们开始思考政府对待示威的态度问题。照理一个成熟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在大型示威或抗议游行进行前设法阻止它。当然如果集权或极权的国家会强力镇压迫使人民屈服在国家机器之下。但是如果一个贯彻民主、法治的国家其领导是否应该有诚意地与抗议或示威的组织对话?就算要示威也必须遵守不伤害、破坏公众等等共识

可能读者认为我痴狂,哪有政府对示威或抗议群众服软谈判的?但是我提的正是一个政府领袖不成熟的时候只会镇压与躲避群众的反对诉求,却不敢正面面对反对的原因。负责任的政府会把维护社会安全的责任抛回给主办抗议或示威的群众。当然如果发现警方滥权及暴力,群众也可以向人权委员会投报互相制衡。

国阵政府能否有效控制单一信众示威后可能产生的后遗症?
关于明天就法庭判决阿拉字眼而产生的示威也好抗议也罢,国阵的领袖部长及其他国家机关首脑的态度等等;都是值得人民反思的一种“国阵式”的民主诠释法。对待反对内安法令、公选盟(Bersih)、兴权会(Hindraf)、反对英语教数理、反对汽油涨价、507抗议霹雳政变等等全国性多元民族的的课题都面对国家机器的强力镇压与亲国阵或属国阵的“党报”的讨伐甚至高度到叛国等等舆论鞭笞。

反而明天以单一教徒或信众发起的抗议号召是否不会给多元社会与宗教留下冲击与伤痕谁能预料?而据说明日的示威的参与者竟然来自巫统与亲巫统的团体组织。大家可以想象是否国阵特别是巫统已经失去了与多元社会对话的机能抑或如纳吉说的,“政府无法阻止回教徒在周五祈祷后,于回教堂范围内举行示威。”?让政府的支持者对着政府示威(无论对谁,首先还是政府的立场是反对示威还是不置可否都是一种态度)揭示什么呢?难道“一个大马”的政府无法规劝自己的支持者独立思考?还是这些示威(show power)的力量正是“一个大马”自我宣判概念(concept)分裂/瓦解了?

尊重…

一个马来西亚的真相!

图片
在马来西亚如果你不懂幽默你真会撑死自己。


话说国家总检察长公布,涉及2007年失窃的两台战斗机引擎被船只送往南美州乌拉圭的只是普通士兵。普通士兵如果能够如此神通广大,相信没有人想升级当高级军官了。这是不是真相人民心里有数。

另外网上流传一篇内陆税收人员把纳税人拼音的字眼打在信封上,马上有人责骂公务员在干嘛?我说稍安勿躁,至少纳税户还是可以收到这可爱别具创意的信笺地址。

另外,有一位博客说可能泰国鉴证官菩缇与公正报暗通条款,可能导致法医的信誉荡然无存。先不说这作者推理:“如果赵明福的验尸报告证明他是自杀的,那么公正报就丧失了本身的诚信”这一条假设。我们就提早告知真相就可能与官方的报告不一致,导致泰国法医信誉受损的命题,我就觉得我们又进入一个1Malaysia Boleh的谐剧剧场。

请问如果真相是A,我提早透露可能是A,很大可能是A,如何减少公信力?当然我的推理是借作者的推理,我本身没有资料显示菩提法医已经提早告诉公正报记者真相。

我的问题是如果是答案是A,提早告诉就不应该是A吗?现在有些人用超音波来预测孕妇肚里的孩子到底是男是女,我想应该是有根据的,不然为什么这技术还能流行下去。问题是如果当中有一些失准了,就说明孕妇肚子里的不是孩子吗?

提早知道的信息其实有很多管道,不但可以从法医身上获得,也可以从推理逻辑里推敲思考、分析案情里各机构的态度、国家机器的方向与跟踪菩缇的不明人士等等都可以略知一二。如果我们只要求全世界的人类只能相信一个官方结果,失去了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基本推理、判断与分析的人类智慧的本能,我怀疑我们还是人吗?

总之,看了作者的分析与所谓公信力的质问,我反而觉得马来西亚的真相原来不是一个真相而是可以不断变化、不断突变的。所以,纳吉首相可能一生中做最有贡献的事情就是提倡独立思考,不管他提出的独立思考,是要人民不要太相信反对党的言论或是其他动机,但是独立思考的确是这个相信思考不需要基础的后现代更加需要的一种认真与负责任的精神。

但愿马来西亚的真相越荒谬大家越心里有数,salam reformasi,您我的思想都必须不断的被真理革新。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Bible in mobile 手机版圣经

图片
箴言书9:10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Proverbs 9 NIV10 "The fear of the LORD is the beginning of wisdom,


and knowledge of the Holy One is understanding.

Psalm 1 NIV2:2 But his delight is in the law of the LORD,


and on his law he meditates day and night.

 新译本*诗篇一章2 :他喜爱的是耶和华的律法,他昼夜默诵的也是耶和华的律法。
Biblephone

检视煽动法令--由刘晓波“因言获罪”谈起

图片
我常感叹中国人的命运,一个以五千年文明自豪的泱泱大国,竟然还是如此地政治与文化保守与自我封闭.这样的思想不单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管制思想里极端地保守与极端地远离政治进而追求资本主义的及时行乐;连海外华人也许多是如此两极化思想。但是刘晓波先生却没有因为政治的灌输教育而走这两个极端。报载09年耶诞节当日这名“中国知名异议人士,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11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刘晓波不服判决将提出上诉,并希望自己成为中国大陆最后一个因言获罪的人。”

向刘晓波致敬
刘晓波是一个真正贯彻民主建言的知识分子,自从六四后被判刑囚禁释放后仍然积极参加民主建言的工作。以一个在六四前与海外学者积极学术对话的高层知识分子却选择了一条坚持言论自由艰巨的道路。

以下为刘晓波在六四前比较显著的学术交流例子,以说明其学术地位与坚持做学问的原则。比拟今天我们国内面对严重贪污滥权的机制问题,学术人员如何以良知报国必须成为国内迫切探讨的问题。但愿学术精英不会一言蔽之为我们不政治化或我们不参与政治。

1984年—1986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
1986年—1988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博士学位,1988年毕业获文艺学博士学位。
1988年8月—11月应邀赴挪威奥斯陆大学讲授中国当代文学。
1988年12月—1989年2月应邀赴美国夏威夷大学讲授中国哲学、中国当代政治与知识份子,并进行该专题的研究。
1989年3月—5月应邀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后因回国参加六四事件而中断。


“煽动”罪名的国家对比
极权或一党专政的国家,国家法律系统给予言论“罪犯”罗织一个“煽动颠覆国家”的罪名;但是在一些所谓民主国家如马来西亚及新加坡却以内安法令无审讯扣留来对待所谓“煽动”人士。这对比中似乎没有明显地说明在不同的政治制度里煽动法令或内安法令那个比较符合法治精神及人人平等

“民主”人士也酷爱“煽动法令”?
更让人困惑的是所谓代表民主政治潮流的我国在野党领袖虽然无数次面对内安法令、煽动法令、警察法令等(被开明人士称为恶法或存在扼杀自由与人权的法令)却也多次情绪化或有目的性的被反对党人士(当然应该还是少数,但愿更少)用来调查“煽动”种族主义、威胁个人或地方政府威信等等的行为。甚至煽动法令还被民联地方政府领袖多次高调地援引为调查涉嫌“煽动”的媒体与个人如林甘等人。

个人不是学术精英,无法以法律精…

新年@感恩

图片
图片凸显属灵与不属灵的结合?对不起,我不是二元论者。这是非常充实的2010元旦日。

早上第一次踏足原来已经10年的PCC教会,喜欢与知识份子对话的可以到这来,哈哈。当然最重要的是再遇生命之主,回到教会唱熟悉的诗歌,听那些素未谋面的基督徒弟兄姐妹淳朴的分享,真的很感恩,看见上帝在每一位弟兄姐妹们身上的引领,因为耶稣基督就是他们的领航人!

最重要的是可以和陈传道倾谈自己对信仰与文化的感叹与理想,让我对伟大的上帝他奇妙的作为赞叹不已!

下午赴约Time Squre 主要是马华博客的交流,特别喜欢侠客的交流,哈哈。不过马华博客给我的感觉还是对应该建立一套新的制度没有安全感,他们说害怕民联执政后很像陈水扁,比国阵更糟糕。心想还没有执政就已经如此消极思想,难道国阵现在做的大家都可以接受?所以抛出一个赵明福的问题,他们也同意国阵必须倒一次来一次两线制的轮替这样才会改变许多病入膏肓的制度上的弊端。

但愿他们能够分得清什么是公民权利什么是个人利益或既得利益。




昨晚在facebook上受到陈传道的邀请。2010年第一件事到教会敬拜。这是一年的读经计划,心得已经写在facebook上。



多年没有shopping之后,走在五光十色的街道上竟然分不清LOT 10 和Time Square是不同的建筑物,过后在回家途中拍下夜景。



不用介绍了,忘记和老板收广告费~~哈哈

Happy New Year and salam reforma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