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问题,责任属谁?

原本我认为华人公民社会能够轻松看待迦玛与华教的摩擦,看到网络上堆积许多情绪的宣泄,加上黄业华的“绑架言论自由的迦玛”,我觉得需要为言论自由与民主的注入一个正确的态度与概念。

推己及人,我们对民族文化的态度是什么?
首先我们看民间怎么谈论迦玛,很多形容他的粉丝迷恋迦玛的北京腔与流利的汉语。我想讲这样的话的人如果不是正面的看待人家的特殊条件,就是对迦玛的听众一种的智慧判断的侮辱与不敬。如果说迦玛能够洗脑,请问我们为什么能够让迦玛乘虚而入?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挺黄明志比挺一些华教伟人更厉害。你不能一句市场导向就把该负的教育、宣导、历史教育等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然后告诉华社,我们的敌人是迦玛?

科学、民主、国家精神何在?
我敢说华教数十年经营之下已经失去了林连玉精神的大格局,让多元文化大放异彩,让民主、科学、互重精神发扬光大。有吗?如果有为什么我们容不下言论自由平台之下的迦玛?更甚的是,您能确保华社都能够认同华教拓荒至今的贡献与辛劳?如果历史承接是正面积极的,为什么黄明志的凡事简单化、脱离历史、脱离政治的思想如此盛行?这难道不是华社自己的责任?难道让政府来帮忙?

文化传承工作,我们做了什么?
今天我们的言论自由是对我们有利的我们就对他通行无阻,如果是“反华教”的就不允许出现?这不是掩耳盗铃吗?我觉得今天诸位对迦玛的污蔑其实是对自己的文化失去信心,对华教路在何方,失去认同与认知的重心。我感激家庭教育教导我比华社教育的多了许多。虽然我没有机会接受华文独立中学的教育,但是从小父母教育我们的不是只是捍卫华教这样的口号,而是教育我们对人类的尊重对民族的认同对民主意识的灌输对历史的尊重。请问这些大骂迦玛的,您在家庭教育与华社文化工作上做了什么文化传承的工作?

如果我们真的真诚教育,用科学、民主、人文、尊重人人母语教育的概念,我想十个迦玛又如何?为什么今天很多人一定要千方百计打击迦玛,其实是否是要进行“拯救族群文化即食法”?我真的感觉不到,如果不认真思考民族与国家的关系民族与国家民主进程的关系,这些不能逃避的问题;可以形成遵从民主精神传承民族自身文化及与其他文化交流对话的良好机制。简单的说,如果我们习惯性以民族情绪、情感来捍卫民族权力,我们是不会检视我们是否以履行民主与科学法则的精神来进行文化交流与传承的。

合理化不用民主的行为?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感到言论自由必须对任何人都同等重要。但是当我们把迦玛或任何人定为文化破坏者、罪人等等,我们就可以合理化地剥夺了大家应该有同等的言论自由及学术自由的对话空间。当一切以民族情感而非民主精神来合理化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权利与我们的行为,因此乘虚而入的是焦点转移。转移什么,就是按社区人口需要公平及合理地建构各源流学校。根据观察,反而大力批评迦玛的竟然是数十年来不能符合人民最低教育诉求的马华,这就是我们华社根本不明白公民权利不是如马华说的:“我们向政府争取”。而是政府为什么不能履行公平政策,让社区学子可以自行选择自己的教育语言与教育环境?

华社可否认识,媒体受到控制的事实?
如果马华声讨迦玛的单一教育政策,请问数十年导致不公平政策的难道是迦玛?最令人气愤的是华社的判断能力竟然被一些主流媒体决定应该看怎么样的新闻。请问你在主流媒体可以看到完整的资讯吗?我想可能很多华人都没有这样的评估机会,因为他们还不能适应新媒体与人民媒体(面子书、博客资讯与社交网等)的更全面报道。既然我们的资讯不全面,如何来分辨是非对错?在新媒体时代里竟然可以继续以选择性报导来蒙骗读者,这显示出主流媒体业者的傲慢也显示主流媒体阅听人缺乏反省

一个带着隐议程却给了华社提醒的迦玛?
因此我认为纵然迦玛对华社有个人的隐议程,但是他对华教的批评还是相当一针见血的。如果他是一些人宣传的带着个人隐议程的坏人,那么他已经做了坏人不该做的事,告诉我们国阵政府分而治之的教育与文化政策。这些内容曾几何时在被控制后的主流媒体报导过?但是迦玛却在马华党产988“早点说马”里一再强调分而治之政治行为的可怕后果。今天认为迦玛一无是处的人是否应该尊重迦玛的听众,尊重他们有自己的智慧与判断能力?难道这些成年人都是可以轻易的被迦玛迷惑吗?如果真是那样华教工作者应该惭愧,为什么不在迦玛来之前,成功的引导华社认识华教的历史与文化传承与国家民主进程的关系?还是华教人士有许多在发梦什么时候可以升官发财(当然我不是说大部分,但是是否有这样的华教人士,表面很爱华教,但是面对不公平政策却需要看马华脸色呢?)?

我想与其花很大的功夫去毁灭、诋毁迦玛还不如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检讨我们怎么解决历史断层的问题,黄明志现象就是我们一个很大的警讯,我们还要以自由放纵的精神无视这些青年人的思想空洞、历史空白地失去民族认同与正确的民主与科学精神

我们该害怕谁,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我经常这样反思,为什么民主制度里政府不怕人民,反倒人民害怕政府?今天我们本末倒置的害怕一位迦玛却不害怕华社对华教历史的空白与不敬?您争取的是华社还是用迦玛的一时傲慢与对华教历史的无知(他本来就不在马来西亚华教环境长大)来继续思想散漫,继续让假争取真剥夺公民教育权利的政客误导华社与国家?到底我们的敌人是我们的无知,对族群文化的不信任还是骂了迦玛华教就团结了?如果是后者我只能说我们是自我催眠,自我毁灭,再提醒一次,如果你认为黄明志现象与华教甚至国家文化无关是一种罪恶。这现象就是我们不善经营文化种下的恶果,请面对现实吧,亲爱的热爱民族教育呼吁民主政治的同胞们。

敏感”的华教
华校改制谁之过?

评论

D · 琳说…
其实这类的新闻已经不是听到第一次了。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那些"大"人物先“失口”,然后才激起民众言论的反弹?无论是民族言论也罢。他们这么说有何目的?华教真那么轻易被他的一句话打败?还是受到刺激?

赞同你对黄明志的看法....
他们这些躲在大报和国家机器背后,一直不愿意走出族群的本位思考。他们宁愿和纳吉或阿都拉在千人宴、万人宴里表示忠诚,但是对国家民主、平等、等等被剥夺的自由噤声。

所以为什么不能批判,华教不是属于那些冒用华社的名字,继续玩弄华社在反民主、反自由、反平等的圈子里。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