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顺为什么逃避辩论?

马汉顺挑战倪可汉辩论霹雳州民联执政的弊端的公开挑战是否会不了了之?为了厘清事情来龙去脉,我特别在网上搜索相关新闻,特别排列出新闻时间顺序,以供读者审视。

本年十月九日:《当今大马》报载马汉顺挑战倪可汉辩论施政。声称民联在执政霹雳的11月期间出现许多弊端,因此他希望与倪可汉展开一场辩论。马在马青全国代表大会上总结时,声称民联在执政霹雳的11月期间出现许多弊端,因此他希望与倪可汉展开一场辩论。

十月十日: 针对独中养校新村地契课题 倪可敏接受马汉顺辩论挑战
十月十一日:倪可敏:马临阵退缩不辩论 马汉顺:可敏何须过敏
十月十二日:派遣倪可敏与马汉顺辩论 倪可汉否认因胆怯而避战



同日下午五时许 马华中央干訓局執行秘書長林聰明在面书这样写道:第一次看到在野党领袖不敢面对在朝党论政挑战,火箭真是让全世界开了眼界。

因为马华要高调使用新媒体来赢得所谓华人的支持所以我认为以下林秘书长的话,不可以不好好的解读:

林回应我关于什么是政治辩论,这样回答:
何必弯的硬要掰成直的?倪可汉在党是州主席、在政是高级行政议员、在家里还是倪可敏堂兄,除非他自认不敢面对马汉顺,否则岂有临阵换将之理?其实倪可敏要挑战也行,先叫倪可汉认输了,结束了第一回合,倪可敏再来挑战不就得了?? 两人都是口若悬河的堂堂大律师,难道还怕辩输给一个心脏科医生?

我想以公民的身份对于这场应该以政见及证据见高低的政治辩论提出个人的期盼与分析。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什么是政治辩论

什么是政治辩论?
我想我们可以简单的问几个问题,政治辩论是为了口才还是事实?政治辩论是为了满足人民的知情权或是满足某些政党的政治议程已达到羞辱或扭曲事实?政治辩论的裁决者政党领袖还是人民

以上简单的问题就可以窥探,那些公开摆设擂台却又以其他理由搪塞及临阵脱逃的真面目。到底辩论霹雳州民联施政,说有许多弊端的是马汉顺,被指名道姓被挑战的是倪可汉。但是不要忘记民联政府不是个人政治,这点可能蔡细历必须好好教育林聪明吧?民联的政治政策都是分别由公正党、行动党与回教党一起商讨,然后决定。马汉顺的政治意念可能是人民的事我说了算,但是我们人民在2008年的308里清楚告诉国阵政府与其领袖,人民的事,人民说了算。

如果林聪明认为大吹大擂--倪氏逃避与认输是比人民的利益重要,我想蔡细历的新媒体战,第一课应该是学习什么是人民的定义,可能需要学一些概论吧?

马华领袖仍然眼里没有人民?
我姑且相信倪可汉个人不敢/或没有意愿应战又如何?这难道就说明民联不敢应战还是倪可汉不敢应战(这可能是国阵特别是马华的特别理解吧)?倪可敏已经第一时间回应辩论,不管是他代兄或代霹雳州主席应战都没有错,因为他辩论的内容是人民的利益。

如果有人认为倪可敏赢了是因为口才了的,而不是因为把许多被扭曲的事实与数据透过政治辩论陈述清楚,我想真正有问题是不认识什么是公共事务的人,这也难怪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以公共知识分子自我要求的时候,我们马来西亚许多高谈阔论民主的朋友不感冒了。

我想我有必要再次引用刘晓波先生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里这一段话彼此对照--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严


马华还要继续逃避政治?
如果我们明白我们对公共事务的看重是以民为本,我想马华特别是要所谓重新赢得华人支持的负责新媒体相关领袖,不但要促成马汉顺对民联在霹雳州执政十一个月的弊端揭秘政治辩论会,还需要派精锐的摄影队到现场把这辩论会由头到尾一字不漏的录制然后分派全国。作为秘书长的林先生不应该让我来指明工作吧?



李伟伦 | 10年10月12日 上午11点53分
ngeh koo ham国会报道 针对马汉顺点名挑战辩论,倪可汉否认本身因胆怯而避战,其理由是霹州民联已委派倪可敏迎战。

评论

Peter说…
阁下的确好“辩才”。

很简单的一个事实,倪可汗不敢接受辩论,阁下却可以扯出一大堆有的没的来模糊焦点。

阁下不去当个政棍,的确浪费阁下的“大才”。
谢谢夸奖,我只是认为公民看问题更具体,如果阁下认为我需要什么.......

ok,我向公共知识分子看齐,学习以学理、道德、涵养、担当、公民责任、公民权利来为文。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