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6的博文

测试

bebas anwar
selamatkan Malaysia

黄潮反思——走出围城

图片
后505的政治讨论呈现的焦虑、懒散、疲弱、偏激、单元、本我,已经到了一种自我围堵的现象,有如钱钟书先生围城里一句名言:“城中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婚姻也罢、事业也罢,整个生活都似在一个围城之中,人永远逃不出这围城所给予的束缚。”我想说钱钟书先生书里的这个婚姻在后505现代意义而言,可能就是我们的信仰,特别是对公共或民主信念的寄望与幻灭。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绝望了,就不想振作,不想改变。反而我们应该好好反思、检讨我们的公共信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尊重历史脉络,寻思出路

我们需要认定一个事实,无论是308到505的对政治/公共的热情,都不是偶然发生的独立历史现象,也不是某个民族或种族付出最多,其他种族贡献很少这样既不科学也不客观的陈述。

认真检验我们的公共思想

我们必须严正的指出我们的盲点,特别是讲华语或中文书写的群众,基本上无法走出中文思考的格局与困局。甚至比《围城》里的人物的悟性更糟糕,我们就住在自己的城堡里不想出来。我们一直以我们华人已经做最大的牺牲与付出来拒绝一切客观、公平的检验过程。

我们如何建构公共想象力?

如果历史可以回头,我们能够如何更无害(no hurting)表现与表达我们救国爱国的语言与情感?我们能够书写与讨论之间更照顾同是马来西亚人的共同感受吗?我们能够尊重社会化过程带来长久以来的既定思维的沉淀与模式吗?

如果我们要解构这种种长久以来的不公共现象,首先我们要确实承认我们在“围城”里。我们如果走出来,我们必须先说服自己,为什么要走出来,走出来后要做什么?

如果我们的思想停留在“围城”里,我们不会发现自己的思想的局限,我们不会检讨我们的公共语言对其他族群甚至是其他公民组织的努力的伤害。

耗时费事的应付太多表面现象,导致撕裂全民改革热诚我们必须认清我们的语言(族群、宗教、文化、观念、公共等等)的局限与对其他族群认识的片面与对国家缺乏整合性或全面性的认知导致我们把一些极端的表面现象当成无法改变的事实。

反省我们的思考问题的方法与态度

或者更简单的说,我们的思想层面太过满足于小圈子思维,我们把自己的世界观建立在自己脸书上的一群朋友的自我满足、排外、吹嘘当中。我们不敢认真检讨,我们对跨族群、语言、宗教、文化的对话是否至少认真、尊重、进步与足够诚意?

就是在这样的现象世界里,我们对公共对国家的认识变成简单粗暴、变成埋怨、变成找别人的错误、标签别人、围堵自己的后505政治/公共疲…

谈祷告是什么?

图片
谈祷告是什么?

最近带小组特别和组员谈,祷告是什么?你认为什么是祷告?

基本上大家都提到基本或者是标准答案,就是祷告是和上帝说话,和上帝支取力量。

我说不要紧,大家可以深入一点思想,到底祷告还有什么层面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的?

我也提出有趣的什么时候与什么情况应该祷告的讨论。

大家看到这里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如果没有就让我说,停留在标准答案是不够的,甚至是不够全面的涵盖丰富的信仰内容的。

祷告最基本的对象是上帝,透过祷告我们越来越认识上帝,而且真正的祷告是认识到有圣灵引导的祷告,祷告其实更多是上帝和我们说话,多于我们对上帝说话。

所以,今天如果我们祷告没有力量,天天这样说今天我有祷告,昨天我忘记了祷告,我不能享受祷告等等……

我们应该从主耶稣的祷告榜样里反思几点:-

1. 祷告的对象是不是只是上帝,还是包括自己?没错,我是说对象,不是说内容。所以,如果我们的祷告对象是自己,我们的祷告就发生问题了,因为,我们可能对上帝存有可有可无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怎么能享受与上帝的美好关系呢?

2.祷告的内容应该是更加认识上帝希望我怎么做,而不是自己已经有了比上帝更加确定的答案。如果是这样,我们何必祷告,因为可能上帝只是我们一个附属品而不是主。

3. 祷告是听上帝说,想更了解上帝而不是以为上帝不认识你,整个祷告,由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说,上帝连插口的机会都没有,上帝怎么借着我们比较亲近他的祷告时间里向我们说话呢?这可能是许多基督徒,一直埋怨上帝不听祷告,却没有检讨是我们一直不给上帝说话的机会,也可能是上帝说话了,我们却听不见了。

我承认我不能好像属灵伟人那样跪着和上帝祷告几个小时,才开始一天的工作。但是我会争取自己还清醒的时候,时时刻刻聆听圣灵的声音,无论是公共的关系、国家问题、种族关系、个人修养、组员与牧者与上帝的关系、家庭关系、社会结构、上帝创造的大能,我都在祷告,思想,默写圣经怎么教导,圣经有什么原则,耶稣有什么榜样。

所以,有一次,我对组长与牧师坦诚分享,我和上帝对话的内容比我和弟兄姐妹说话或在公共里的谈话更加深入,更加大胆。因为我不怕伤害到上帝,上帝知道我有无知的地方。但是我却害怕,弟兄姐妹没有我想过的层面,直接误解与排斥而受到伤害。

这是我比较坦诚的分享我对祷告的经历与思想,如果你同意或不同意都欢迎大家一起学习。让上帝的国和义行在地上如同天上。

写不下去的感觉

图片
一段时间没有写,就写不下去了。
感觉,灵感好像突然间变得虚无缥缈。

其实已经有一题目想写,但是却感觉手指头如千金重。

Bersih5.0 救国救民就在今朝!

图片
Bersih 5.0 救国救民就在今朝!

原本以为十一月十九日的bersih5.0 大家一定会全力以赴,誓把公民抗争力量发挥到淋漓尽致,延续过往的无私抗争精神。但是在脸书上依然看到不少朋友,包括公民朋友对B5的冷嘲热讽,俨然成为个人排忧解困的笑资。

自暴自弃--不能无限期
笔者能够理解这些朋友的失望与沮丧,打从上届大选505换不了政府后,许多人开始自暴自弃,连民联也陷入大头症,搞各种分裂与山头主义,最后民联也被解散了。

许多公民朋友可能对民联与bersih等等公民组织期望太高,当民联不能执政后,又在民联分裂后,马哈迪介入公民宣言后开始感觉国家没有希望了,无论我们做什么好像保守力量都阴魂不散的啊!

不能把小孩从浴盆里倒掉
就因为如此,笔者认为需要简单梳理一下公共态度,是当下刻不容缓的事。只有我们认清大家的共同期望不应该太过情绪化与目标化,我们才不会倒洗澡水却把小孩也倒掉。

如此我们就必须整理出什么是脏水什么是小孩?以免我们本末倒置,自暴自弃,自毁长城了!

首先我们需要非常清晰的牢记公民运动不是平地一声雷,不是人民在浪漫与毫无目的的形成的。所以,如果我们要追溯我国甚至是独立前的抗殖民地运动、文化复兴运动、学潮等等;我们就必须实事求是地认识,每一场运动的参与者都不会也不能准确地号召多少人参与,能够改变怎么样的现况。如果大家有机会阅读一些公民抗争历史的书籍,应该会了解到一些所谓人民领袖,其实原本也是公务员、老师或一个普通工人。但是当他们能够认识到人人平等与解放殖民地的精神后,被殖民地政府追杀,而被迫走入森林,拿起武器对抗殖民地政府到底。

因此,如果我们只是希望一场bersih或者4场bersih运动就有立竿见影的结果,未免是太不切实际了,而且也因为我们的功利主义心态,导致大家越来越不尊重公民运动的渐进性与、科学性及人性化管理。这对公民运动的前景以致对国家民主的渐进过程绝对是不健康的思想行为。

温故才能知新
我们似乎忘了大家是怎么经过bersih1.0的,我当年2007年十一月,我原本想下班后就赶去的,结果看到政府提前封锁快铁站与用强硬的手段驱赶群众,结果还是凝聚了至少一万人,也成功把bersih选举改革的请愿书呈交给国家皇宫。

Bersih2.0 的时候,我们一班朋友提早潜伏在吉隆坡,但是还是在示威当天面对催泪弹、在慌乱中接到教友被镇暴队毒打的简讯、许多回教徒挺身而出让华人示威者先躲避催泪…

bersih 5.0 救国救民

图片
bersih 5.0
全国一心
批腐抗贪
穿乡入城
救国救民

多元主义、造神、人与神的关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55482

许多人都说,如果没有神,我们就不需要面对多元主义的困境,言下之意宗教是拦阻多元主义的罪魁祸首。因此,今天许多对宗教没有好感甚至是某宗教信徒也认为,是某些野蛮的宗教导致世界不和平、退步、落后,如果没有宗教世界就和平了。但是我们需要好好思考,要理性与负责任的思想,是否人相信的宗教都是被造出来的神祗?

根据adherent.com在2012年的预测报告里,全球70多亿的人口里,只有11亿左右或者是15.35%的人没有宗教信仰,如此说来在一个多元社会里,无论我们如何讨厌宗教、认为宗教保守、落后或者其他贬义的想法,我们也必须尊重超过80%人的宗教信仰,否则我们所谓尊重多元主义是自欺欺人的。

因此,我们今天探讨这样一个宗教对世界与国家的影响的课题里,我们必须理性、尊重与客观地看待宗教存在的客观条件,我们要探讨宗教带来的恐慌与误解也必须在以上的原则里做探讨。

造神的面向

造神在人类历史悲剧里不断发生,如政治领袖透过领袖魅力、铁腕手段与种种的权力集中控制人民的思想包括要相信怎么样的宗教甚至是无神论等等。

本文只是略略谈论几个影响人类历史的造神运动的面向。

第一个是利用宗教权力来控制人心,一般上造神者自己并不会依照神的要求体现信仰生活,当然那些以自己为神的,更是完全控制人民的宗教思想,以自己为宗教/思想最高标准。

第二是,利用原有的宗教来达到自己在宗教或政治权力里的利益,这些人一般会特别推崇某个宗教,然后会用各种的手段威迫利诱要信众根据他立下的宗教诠释假言是上苍的启示,不可违逆。

第三是,选择性的相信某个信仰里的教义,然后利用造神的方法麻醉自己逃避原宗教的要求。比如今天许多基督徒避而不谈上帝创造的世界与人类健康、幸福与大自然的关系。他们会特别强调上帝要人不要讲骗话、不要不去教堂、不要不祷告等等。

这一类造神运动遍及全球,只要信徒或领袖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命态度,他们就可以自欺欺人地制造种种上帝的形象,特别是逃避他们对公共的责任。所以我们很少看到基督徒去为以色列攻击巴勒斯坦人认真地忏悔与祷告世界和平。我们也很少看到基督徒会反省美国与联军反击塔利班攻击美国世贸后,对许多无辜妇女与孩子造成的生灵涂炭包括被派上战场送死的军人等等是不公义的举动。

反而我们看到许多基督徒缺乏上帝的怜悯与公义,为美国与联军投下的武器与杀害欢呼。其实上帝需要…

救国态度决定一切

对不起,借图一用

如果我们那个一笑置之或者更宽容看待这些事,我们早就是国家的主人了。

我是说,我们可能不是做政府,但是政府怕人民,人民不高兴,政府就下台。

但是今天我们怎么不高兴,也是生自己的气,我们的气根本不能影响政府。

因为我们许多人根本不想改变。什么叫改变? 根本就是烈火莫熄,就是从一种既定思维改变成为能够宽容接纳所有人,同时照顾弱势的群体。

如果我们的目标只是打击几个被嘉玛一起做戏的小女孩,我们的确不能改变国家任何命运的!

马华、民政党等等可以改写历史

图片
我不知道马华巫统这样的真吵谁是谁非,但是至少我认为只有人民力量,足够公共公民思维,这些政客的吵架才会越来越真。

换言之,他们不是在耍花腔,他们是因为感觉困局而走不出既定思维模式,所以,以为物竞天择,弱肉强食就可以代表一切。

简单的说,如果人民没有足够改革国家的力量,马华不会式微,巫统也不会让人感觉到越来越保守与霸权。

这场困局巫统是无能为力的,只有马华等等被巫统认为累赘的政党领袖或党员,勇敢的对巫统说不,与巫统切断关系,马华、民政、国大党等等才有转机。

就算马华、民政等等政党不能被人民认可,也应该脱离长期被巫统圈置而乞求既得利益的附属党,摆脱长期成为反民主、长腐败的帮凶。

马华、民政、国大党与其他长期被巫统欺压的党啊! 现在就看你们有没有魄力做一个有尊严有公共素养的政党了?

多元主义、造神、人与神的关系

图片
多元主义、造神、人与神的关系        
 文/ 黄建民


许多人都说,如果没有神,我们就不需要面对多元主义的困境,言下之意宗教是拦阻多元主义的罪魁祸首。因此,今天许多对宗教没有好感甚至是某宗教信徒也认为是某些野蛮的宗教导致世界不和平、退步、落后,如果没有宗教世界就和平了。

但是我们需要好好思考,要理性与负责任的思想,是否人相信的宗教都是被造出来的神祗。

根据adherent.com在2012年的预测报告里,全球70多亿的人口里,只有11亿左右或者是15.35%的人没有宗教信仰,如此说在一个多元社会里,无论我们如何讨厌宗教、认为宗教保守、落后或者其他贬义的想法,我们也必须尊重超过80%人的宗教信仰,否则我们所谓尊重多元主义是自欺欺人的。

因此,我们今天探讨这样一个宗教对世界与国家的影响的课题里,我们必须理性、尊重与客观地看待宗教存在的客观条件,我们要探讨宗教带来的恐慌与误解也必须在以上的原则里做探讨。

造神的面向

造神在人类历史悲剧里不断发生,如政治领袖透过领袖魅力、铁腕手段与种种的权力集中控制人民的思想包括要相信怎么样的宗教甚至是无神论等等。

本文只是略略谈论几个影响人类历史的造神运动的面向。


第一个是利用宗教权力来控制人心,一般上造神者自己并不会依照神的要求体现信仰生活,当然那些以自己为神的更是完全控制人民的宗教思想,以自己为宗教/思想最高标准。

第二是,利用原有的宗教来达到自己在宗教或政治权力里的利益,这些人一般会特别推崇某个宗教,然后会用各种的手段威迫利诱要信众根据他立下的宗教诠释假言是上苍的启示,不可违逆。

第三是,选择性的相信某个信仰里的教义,然后利用造神的方法麻醉自己逃避原宗教的要求。比如今天许多基督徒避而不谈上帝创造的世界与人类健康、幸福与大自然的关系。他们会特别强调上帝要人不要讲骗话、不要不去教堂、不要不祷告等等。这一类造神运动遍及全球,只要信徒或领袖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命态度,他们就可以自欺欺人地制造种种上帝的形象,特别是逃避他们对公共的责任。所以我们很少看到基督徒去为以色列攻击巴勒斯坦人认真地忏悔与祷告世界和平。我们也很少看到基督徒会反省美国与联军反击塔利班攻击美国世贸后对许多无辜妇女与孩子造成的生灵涂炭包括被派上战场送死的军人等等是不公义的举动。反而我们看到许多基督徒缺乏上帝的怜悯与公义为美国与联军投下的武器与杀害欢呼。其实上帝需要我们这样的欢呼吗?因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