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2009的博文

防止记忆褪色的保鲜方法

图片
再过一天我们将跨入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2009年带给国人惊心动魄的、悲愤与无奈交集的一年。但是我们该如何回应哲学家黑格尔的呼吁不要忘记历史的教训,不会将这惨痛的记忆伤口轻易地抹去?

记忆有颜色吗?朋友告诉我《当今大马》是反政府的媒体,我反问:“那你在主流媒体可以看到真正公平探求事件背后真相的报导吗?”他说:“说得的也是。”我追问:“那你认为公正的新闻平台重要吗?”他立即回答:“重要”。2009年我最感恐惧的不是没有新闻或没有评论而是面对众多新闻与评论后我们是否失去了方向地认为:“正常的、年年如此、政治就是如此现实的、忘记不开心的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吧、我麻木了、我不想追看新闻了......”

记忆的颜色是我们自己加上去的还是原本就是一种实体?上哲学课的时候读柏拉图有点困惑,一切知识不过是记忆而已,我们五官观察的世界只是真实世界的影子。但是今天就有一些人趁着所谓的没有逻辑与没有生命价值的自由思想(free thinking)可以把活生生的赵明福与古甘等人命看为非真实发生的事吗?如果我们错把记忆当着模糊的、可能不曾发生、也可能是另有政治目的的、可能一时错手呢......等等的自我诠释真的能够把记忆里的鲜血褪色为黑白无生命、过去式吗?

当回顾2009年许多匪夷所思的新闻片段(赵明福命案、霹雳州政变、雪兰莪州民联政府受到极端种族主义的挑衅、行动党领袖面对排山倒海的攻击而频频亮出煽动法令等应对、政府官员都说武吉公满、澳洲稀土矿商Lynas Corporation Ltd 在关丹格宾(GEBENG)工业区镧系元素(Lanthanides)提炼厂、万饶高压电等等对当地居民无害......)在我们脑海飞过之际,是否我们能够用生命的脐带设想不幸者与我们共同的命运?

 朋友给我新年的叮咛,让我在面子书(facebook)与博客上传一些喜庆的片段,但是环绕在我脑海里的还是武吉公满的命运、赵明福不应该不明不白的死去、古甘还有那些许多无名氏在扣留所消失的生命、为什么一个怜爱街头流浪狗的门将恩克要用死亡来解决问题、为什么“一个大马”的口号之下极端的种族主义思维竟然同时出现在同一个阵线的宣传里、为什么许多领袖可以把最可怕的开明领袖的奉承说话说得那么动听?这些“为什么”在2009年就解决了吗?所以我反思再反思一定要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明明不公平、歧视、法律不再人人平等会层出不穷,答案是我们要解决问题就必…

历史的意义......

来源:施化博客 (博讯 boxun.com)


大致上,爱动脑子的那一群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用思想的,一类是用计谋的。或者说,一类偏爱思想,一类擅长计谋。古往今来,一向如此。虽然两者不是不兼容,但很难平均用力。我们在历史上见过的天才人物,或者善用思想,或者善用计谋,很少兼而有之。

偏爱思想的这类人,比较缺乏审时度势,观颜察色。他们只是歪着脖子,把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过去未来,仔细反复地思考透彻,然后毫不顾计个人利害得失地说出来,引来一片嘘声。擅长计谋的这类人,可就乖巧多了。首先他们工于心计,知道现在的潮流是什么,公众的愿望是什么。所以一说出话来,就博得一片喝彩。这些人还有急智,能够随机应变,不顾自己先前的坚持,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坚持,随波逐流,借力打力。但得好处的多半是这类人。

可惜的是,中国民间一向以来,就大众心理而言,崇敬用计谋的多,羡慕用思想的少。这一价值取向,横贯了几千年。于是,到了今天,用计谋的人越来越多,用思想的人越来越少,因之构成了中国独有的“国情”。不论政治,商业还是学术,到处可见“斗智斗勇”。在这个国情下,几乎所有高智商的学者作家,都在忙着撰写怎样使自己快速致富,而使别人快速迷失的“指南”,“捷径”,“诀窍”,这类著作充斥着所有大中小城市购书中心的书架。旁观者清,想起美国公理会教士明恩溥(1845-1942)一部传世著作《中国人的素质》中提到这样一句,“但丁说过,搞清事情背后的缘由是一种快乐,但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却是自寻烦恼。 ”

诸葛亮是个善用计谋的大师,但是没有留下什么思想。所谓的“三分天下”不是什么思想,只是权宜之计。而“草船借箭”和“空城计”,却是地地道道的计谋,不是思想。由于善用计谋,诸葛亮活着的时候权倾一时。但由于没有留下思想,人一死,所有的“大业”都付诸东流。可是诸葛亮的后人从来不思考这种结果的根源是什么,却只迷恋他的技巧。

近代最善用权谋的无过于毛泽东。当很多人把充满权术的“毛泽东谋略”指鹿为马地称之为“毛泽东思想”的时候,就大致上知道中国人头脑中的“思想” 是一样什么东西。不论毛的著作是不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大量记述的都是不同时期的策略或战略,既没有对本国本民族本质的分析,也没有对人类未来的构想。全部的“思想”都可以归结为了夺取某个局部或全局的“胜利”。至于说这个胜利的含义是什么,要达到什么终极目的,一概不论…

警察怕什么?

图片
这世道越来越不安全了,走在大街上害怕被掠夺匪伤害,走在大路上害怕被路霸加害,国防部管辖的战机引擎与零件也会失窃,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连出门都要(为了安全起见)磨蹭半个小时以上呢!有人说天地之间天理因循,一物降一物,因此才会有自然界的和谐。


好人怕坏人!
如果好人害怕坏人,所以我们出门要小心门户、在街道上不要钱财外露、汽车上不要留下贵重的物品被坏人看见、在道路上驾驶要注意附近有没有流氓、不要单身只影在黑暗的小道行走、遇到可疑的陌生人靠近必须尽快走到安全处。


坏人怕警察,警察该怕谁?
坏人应该怕警察吧,那警察应该怕什么呢?有人会说警察还要怕啥的,都是纪律部队,肯定奉公守法,为人民服务,人民的公仆呀!可是问题是今天好人怕警察怎么办,坏人怕警察是正常的,好人也怕警察应该吗?全国有2700万人口,如果坏人占10%就有270万的人要害怕警察。但是如果马来西亚有2400多万人也害怕警察,这还是民主国家该有风范吗

我们警方领导总说,误会啦、事情解决了、非常少数的警察人员滥权等等,但是根据内政部自设的民调都显示多达90%以上的网民对警方的服务不满

为了民主与国家信誉,设立警队监管机构刻不容缓!
为了要维持国家的信誉,不让扣捕外国硕士生李俊杰长达8天的事件重演、古甘在扣留所死亡事件等等重演;国家急需成立一个独立公正的警察纪律委员会接受人民对害群之马的警察提出检控同时提高警队纪律、专业及查案效率多管齐下地端正警队的形象。 试想如果普通人民面对警察滥权却投诉无门或投诉不被正视处理,人民肯定对警察的信心大打折扣!如果良民不但要提防坏人,还要提防警察里的坏人,这情何以堪啊? 希望执政的国阵成员党领袖,不要为这类频频发生的警察滥权的事件发发文告、做过样子发声抗议,执政党必须要负起更大改革警队纪律的责任,在国会里主动提呈成立一个独立公正的警察纪律委员会!
当今大马
注:作者部落格
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贴心提示:只要对滑鼠 right click and copy shortcut 就可以让更多读者更加明白事故典故了,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之?

后国阵时代的独立思考

图片
如果80年代就关心政治的我们要经过20多年才等到后马哈迪时代,再经过不到5年就过了后阿都拉时代,而308政治大海啸后基本上已经来到后国阵时代了。

后国阵时代的特征
不关心政治的人们开始关心政治,热议政治的各样课题,他们不再只听官方消息,他们开始独立思考。最新的热议课题肯定就是如何保卫森严之下,我们的2台F-5E战斗机的引擎失窃。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老板问为什么迟到可以说汽车的引擎被盗了,也有人说我不敢睡觉以免我家里汽车的引擎被盗。

种族主义消失了吗?
最近参加一个青年工作营,期间我们一起观赏一部电影“Gadoh”。剧情类似日常生活里族群间的误解导致的冲突,虽然以华巫印学生代表不同的文化背景与种族 思想,但是熟悉国情的都知道,这是一部分人不愿意打破族群迷思,而导致渔翁得利的生活常态。故事里这些不同族群的学生参与一个剧场组(Club Theater)在一个反对种族主义的戏剧工作者的指导之下解决了种族间的紧张关系。

看完电影导演与我们交流,现场的青年人提出各种不同的看法。对于种族主义是否过时的看法,各有不同的见解,有些人认为如果不听不回应那些种族主义的谩骂与挑衅就减少冲突。有些则认为种族主义是很落伍的(racist is so yesterday)的思想,有些人认为不能掩盖仍然存在种族主义思想的问题,并且当场指出看戏的小孩当中言行举止之间以一个自我中心,排斥其他族群的思想自居及自豪。

可见种族主义的种子并不会因为时代进步了就消失,要根绝这种族主义思想就必须在国家制度上平等对待各族群同时多交流,更多提倡民主、人权、互相尊重等等价值观。

不满现状激发独立思考
相信大部分经过308政治大海啸洗礼的人民都走过了后马哈迪时代,思想上逐渐摆脱巫统(马哈迪)主义家长式的管理。可能我们民联的许多领袖(其实这些领袖可能也是第一次上阵所以对政治潮流的认知一般比较迟钝)不断重复,他们根本意想不到会有308这样的政治潮流。

但是大家不要惊讶,如果你经过了后马哈迪时代应该清楚当国阵的政治宣传(propaganda)已经成为许多人厌恶及反感而导致的群体反思,这独立思考的运动已经开始发酵。在回教堂、在家里、在网上在工作场所,在学府里思想的革命已经开始。

Reformasi不但是一句响彻云天的口号,更加是反抗政治的新颖符号。以前不敢接近的族群藩篱,经过一些进步的非政府组织(NGO)的牵引之下,大家开始踏破各自…

留在国阵的选项:

留在国阵可以纠正国阵还是为国阵辩护?


留在国阵继续瓜分人民财产获取既得利益?

留在国阵做一个内应准备推翻国阵?

留在国阵期待民联倒台,然后继续重复不需要制度化尊重全民的政策,只是在被人民压力后改一点的机会主义政客?

留在国阵是非不分,为许多自以为是的伪中立、伪命题沾沾自喜?…… 查看更多


简单的回答,一直挖安华过去的人是没有未来的人,他的思想极其灰暗,他认为只要抱住安华的过去、回教党个别领袖的嚣张就可以变得突然正义。




这些鼠辈,不敢正视如何制度化地解决国家面对的问题,只会在人民追求民主、法治与自由的当前,拖后腿、搞小动作!



因为他们思想里面还是那么地封建、保守与机会主义,他们在人民抗议大游行的时候抢一些宣传,面对国阵巫统与警察施压的时候就说一些:奉公守法的话



面对许多实际上的政治霸权与贪污舞弊及结构腐败的问题只是让你们这些自以为正义的小党员当一下英雄,自爽!如果说你们没有参鱼肉百姓,贪污舞弊至少腐败政治、打压民主、不务正业(实际上是逃避政治)等等同谋与帮凶完全是恬不知耻!



不要因为我搞人身攻击,我是批判国阵那些帮凶与机会主义者,他们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不但没有挺身而出,而且还不断落井下石!请问是否支持贪污舞弊、滥权、打压民主、一直缅怀民联个别领袖的过去才是国家朝向民主与法治的正确道路?如果如此简单的问题都不敢回答,还是继续做一个是非不分,精神与人格分裂的人吧?

看到谁错误就批评谁是最基本的政治认识,这些只是一般政治基础浅薄的人的直接反应,不要在沾沾自喜,也不要本末倒置了!




能够看到大方向,如何分析人民力量,减少暴力但是支持民主、法治、尊重人权、尊重平等,面对国家机器无理与野蛮镇压仍然能够站稳立场的人或团体才是有担当的!



如果只能批评Bersih、Hindraf、律师游行、反对英语教数理、反对内安法令等等恶法的抗议行动,却无法支持及加入声援的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热爱民主与和平?警方为了国阵政府发射了900+枚催泪弹及逮捕了1000+和平抗议者,这些严重侵害人权与结社自由的行为,你们站在哪???…… 查看更多



你以为政治工作是玩泥沙?只是玩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批评民联的领袖很难吗?问题是如何能够有建设的批评?难道叫我们批评国阵的时候也认同国阵打压、政治迫害、霸权、违法行为与文化等等?



说真的就算谁坐在国阵领袖的位置上就只能尽量的不犯错、不同流合污、不失去做人的基本尊…

团圆必须有透明的输送系统

图片
冬至了,一年的岁末将至,新一年的岁首也将临,祝福大家新的一年里更加团圆在真理与正义里。

祝愿面对资本主义官商勾结而抗争的勇敢人民早日实现公民权利,团结更多有正义感的社群,结合公民社会的力量让真理说话。

System delivery must be clean,safety,transparency,and fair to all then the best wish not just a joke or idealism but not realistic!We civil society must do something to correct it !Salam reformasi to all believe equality!

我比纳吉更早提出独立思考

我比纳吉更早提出独立思考

找google寻找求真thepplway +独立思考=x

回看以前撰文探讨的独立思考还真是蛮充实的,今后撰文会更多注重抢夺“独立思考”的诠释权。

这篇文章特别介绍探讨次文化如何成为当今政府异化人民的思想的工具

转载:这是中国现今的文化水平也是马来西亚的现实

这篇文章与论坛对答早在2007年,可见求真的思路发展一直保持高度批判的水平,呵呵。

特别把全篇文章与对答都paste过来。

周董拼贏姚明 成深圳少年最愛


話國外

2007-11-19 20:07



周董成為深圳少年最愛



(香港訊)由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就香港、深圳初中生最崇拜偶像調查發現,周傑倫(周董)竟贏過已故知名畫家達文西、微軟主席比爾蓋茲(Bill Gates)與體壇風雲人物貝克漢(David Beckham)與姚明,蟬聯第1名。



這項票選可發現最多受訪香港學生選擇偶像的首要條件竟是相貌好,其次才是是否待人真誠與才華,偶像歌手鄧麗欣、Twins與飛輪海因此獲高票。



深圳初中生則重視才華,崇拜的偶像包括商業鉅子、體壇明星及歷史人物等。該票選兩年前的冠軍也是周董。



周董正在中國拍攝達利食品洋芋片廣告,聽聞票選結果露出很爽的表情,他透過宣傳人員表示:“我會繼續扮演好周傑倫的角色,謝謝大家支持。”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深具影響力、有教育作用,他會繼續做對的事。



http://ent.sinchew-i.com/node/3331


如果你遇上周杰伦迷你会怎么说?


贴者: thepplway求真 @ 3524 on 十一月 20, 2007 01:33 下午

如果你遇上周杰伦迷你会怎么说?


hi,您好,你认识周杰伦多久了?


你喜欢他什么歌?


你知道他最近讲了什么话吗?



Re: 如果你遇上周杰伦迷你会怎么说?

贴者: 高层人士 @ 7038 on 十一月 20, 2007 01:43 下午

快使用双截棍!喝!喝!哈!嘻!




Re(1): 如果你遇上周杰伦迷你会怎么说?

贴者: thepplway求真 @ 3524 on 十一月 20, 2007 05:24 下午

我做了一下功课:牛仔很忙是周杰伦的新歌单曲.


我会问周迷:你认为你和周杰伦比谁厉害?



Re(2): 如果你遇上周杰伦迷你会怎么说?

贴者: 高层人士 @ 7038 on 十一月 20, 2007 06:53 下午

哈哈哈,

我只是喜欢双…

如此独立思考的部长?

图片
纳吉在自己约束自己的网络守则里要求自己独立思考勇于认错


众所周知一个领袖提出了守则的,他自己应该以身作则

今天我们看见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特别善意提醒民联领袖,有关安华其实也在国家干训局里教育学生狭隘的种族主义。但是尊贵的部长几乎忘了,这是上一个世纪的事了。反而希山举剑却在21世纪发生。

不知道是我们尊贵的部长没有谨记首相先生的独立思考呼吁,还是YB特别能够诠释独立思考为,我们只要记住安华在1990年代在BTN的狭隘教导,其他的如21世纪的现在BTN里有没有传授狭隘种族主义并不重要?


如果纳吉先生有勇气写下要勇于认错,那么为什么希山能够指着1990年代安华的尘年往事向民联提出忠告,却看不到在21世纪就是2000后的现代BTN课程里仍然盛行他们指控安华90年代的那套呢?

我们是否可以请教首相先生,独立思考与勇于认错只限于部落客守则,或者更应该成为监督由上而下的部长们是否能够贯彻“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又或者独立思考与勇于认错的精神在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检查/验之下,我们的许多吃人民俸禄的部长及各机构官僚来说都是一个伪命题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当今大马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人权是人人的问题!

十二月份,我代表武吉公满反对山埃委员会参与了两个人权提名与颁奖礼及Kota Damansara的社区人权嘉年华。

杨映波先生的演辞的几个重点让我非常共鸣,他说我们人权运动要影响的不是已经参与人权工作的朋友而应该去教育去推广“未得之民”,他也提醒会众不要让政客的假开放动作得逞,我们人权工作面对的困难可能比以往更艰巨。

我个人也认为如果赤裸裸的剥削与打压容易引起民愤与透视,但是如果是包装后的假开放与伪人权却是不易被一般群众辨识的。

如何教育群众认识人权的正确符号?

因此,我们必须在这个后现代解构思潮之下的把真理撕得支离破碎的时代里,在一般人对伪道德与伪政治迷恋之际,我们必须有一套简浅易懂的生活语言能够带动群众反思真实的处境

首先,必须确立的是,人权不是一个课题,而是属于人人的生命关联的生活里的一大部分。许多抱着两个极端看待人权;一是深受其害的人才会关心人权运动,二是关心人权的都是生活上过得去的(中产阶级)的人或专业知识分子的专项,一般人搞不懂。

我想,如果我们的理解方向变得如此一般,将造成人权沦为一小部分人可以关心的课题。

今天的人们特别喜爱某些支离破碎的想法,比如不要将事情政治化、不要只会骂国阵、不要老谈历史、一直要求民联的领袖为过去道歉或抨击却没有严正地看待国阵领袖与官僚今日的行为等等。因此,人权参与者必须思考如何有效地教育群众正确认识人权,包括如何把说服群众把对人权的认知,从关心个人利益转化为关心公共的利益?如何在要求别人尊重我们的个人人权,同时我们同等看待别人的人权?其实这些“如何”(How)都是探测我们的社会如何看待人权的真正意义。

真相:必须认真地探寻
当我在和一些关心武吉公满生态危机的朋友交流间发现,我们可能都会带着自己的一个既定想法。比如朋友认为土地就是一切,怎么可以让这样破坏土质与生活环境的事情发生、也有人认为我们太政治化了,“可能”有关当局真的已经做好一切防范措施等等。而我的想法是,怎么接受不同的思想与关心的角度,来让人们知道真相与如何让更多人关心自己的人权

我想最简单不过的就是,亲自到武吉公满去一趟,自己可以给自己想多美丽的理由,比如关心人权、到劳勿观光、想了解真相、怀疑我们抗毒委员会是否言过其实或被政客利用——探求真相、看看一群可爱的孩子……我想没有一个理由是不好的,主要是我们如何付诸行动亲身到武吉公满探个究竟?毕竟住在西马的朋友不需要花费很多…

“抗议”与“示威”大不同

图片
不知道曾几何时,我们的新闻无论是文字或声音或是影像,都必须把抗议活动标签刻画为“示威”。其实翻看英文报章或各样媒体报导基本都会使用protest或demonstration。无论protest或demonstration两者之间离开示威还是很有距离。根据牛津词典为:

protest

- noun
1 a statement or action expressing disapproval or objection.
2 an organized public demonstration objecting to an official policy or course of action.

- verb
1 express an objection to what someone has said or done.
2 take part in a public protest.
3 state emphatically in response to an accusation or criticism: she protested her innocence.

简单的中文解释就是:

名词:
1. 一份声明或一项行动表达抗议或异议
2.一个有组织公开抗议或反对一项政策或做法。

动词
1.表达一项抗议与反对
2.参与公众抗议活动
3.对某些迫害或指责提出强烈的抗议与反对。
何谓抗议,何谓示威?
许多中文与马来媒体舍“抗议”一词不用,而不断采用一个比较贬义词的“示威”(tunjuk perasaan)一词已经对人类尊严预设判断而且是负面的贬义词。试想如果我们的新闻编写如下:

“警方一共发射了973枚催泪弹 以阻止人民参与抗议内安法令运动

请问示威比较有内涵还是抗议比较有内容?我个人倾向于“示威”为没有组织没有纪律,更加没有诉求议程的,对国家社会体制失去尊重的群体活动,比如抛掷石头、毁坏公物、挑衅军警人员等等。

话说我们媒体对“抗议”活动根深蒂固的成见与贬义的价值判断,导致真正抗议活动的故事与精神没有办法公平地展现在阅听人面前。为什么我认为使用抗议(protest)比较正确呢,首先抗议是有内容的,抗议什么?但是当新闻工作者强调“示威”的字眼后,一切的抗议活动都蒙上了灰色或鄙视法律或与国家执法单位对着干的意味。有人形容抗争运动是弱势对国家机关或某种官方地位的…

爱国不要悄悄说!

图片
著名的学者C.S.Lewis写过一本《四种爱》(The Four Loves)根据希腊语研究出这四种不同层次的爱。这分别为家庭之情Affection (storge, στοργή),朋友之情Friendship (philia, φιλία) ,爱人之情Eros (ἔρως) ,博爱Charity (agapē, ἀγάπη)。

最近民联青年团揭露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有一套秘密训练课程准备给一班申请奖学金与公务员的课程。过后雪州民联政府正式下令旗下官联大学与公务员立刻停止参加这类洗脑课程。

国家领袖贵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不但否认这类课程还认为雪州政府无权干涉学员参加中央政府制定的课程,并且认为人民有自由选择要参加什么样的课程。

爱国可是公众之事?
按照C.S.Lewis的说法,参加国家国民团结课程应该属于公众的事物,没有博爱(charity/agape)的层次至少也应该是友爱(friendship/philia),不可能是家庭之爱(affection/storge)更不可能是关起门做爱(Eros)。

但是我们奇怪的是这类课程并没有公开地让全国人民参加,而且有关当局也不许可以把爱国课程的笔记或录音、录像等带里会场。可见这如果这课程称为“爱”国课程应该是属于三/A级片,必须关起门悄悄做爱的传授。

试想如果国家领袖与机关对应该公开大胆爱国的行为与教育悄悄地进行,不是自私做爱(Eros)行为就是这所谓的爱国行为/教育见不得光,按共产党的说法地下工作呗!

爱国精神必须分种族与肤色?
希望全国2700万人民多利用理性思考/独立思考,如果一个合法政府要用地下式的方法来传授爱国意识,那这是怎么的一个国家?舍弃光明正大的渠道不用,不但让人民充满怀疑及担忧,并且有违“一个马来西亚”之国家有难、人人有责的基本爱国精神。

最后笔者呼吁全国人民认真思考,国家独立50余年,但是爱国的思想意识在传授与考核的过程中必须分开“指导”,并且课程的教导偏向某个族群同时指责其他族群。这类有意义的做“爱”(国)活动,是否应该继续花费7400万令吉的拨款来“热爱”国家及造福(“爱”)人民?

参考资料:The Four Loves
当今大马:爱国不要悄悄说!
boycott BTN

求真的思考博客,欢迎交流:-)
my blog:  http://2thepplwaywp.blogspot…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今》稳健前行

图片
可能若干年前,我们只有听领袖演讲的份而没有机会在公众面前表达自己的思想。可能有人怀着一个笑虐的心态说,只有傻瓜才相信网络文章能够改变国家的命运。但是《当今大马》大马十年走来,告诉我们要将群众的怀疑变成可为的事实。


透过《当今大马》的新闻、专栏、独家采访、新闻分析与读者来函我们能够窥探同样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思维或独到、或偏见、或成见、或固执、或保守甚至封建的思想都可以在一个《当今大马》的新闻网站上让人一一品尝与反思

有使命的新闻观鼓励正面的知并行
如果您是《当今》的读者,只看一个专栏作者的文章,只有一种思考方向,那实在可惜。对笔者而言,“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只是网络新闻的一部分功能,如果能够说不出门也能关心天下之事,并且透过网络互动思想来一场久违的思想激荡与黑格尔式的辩证法那可真是充实了每一天的生活意义

我们常说取长补短,但是在这个价值纷乱,众说纷纭的时代里,已经很少人能够坚持真理与人人平等的信仰了。网络媒体开展的不止是新闻与挖掘新闻,更重要的是对人文价值与人类生命价值的挖掘。在主流媒体里碍于权势与官方既定思维,没有一个最好的编辑或记者不能不被卷入指鹿为马,鹿马难辨的“伪心论”漩涡。

《当今》记者与编辑高度的纪律不但没有减少人民的知情权而且还带领各媒体良心工作者或媒体牟利者(有时候一些独家只是为了销量),不断冲撞所谓的保守势力的新闻封锁防线。我国的新闻发展趋势告诉大家其实我们可以多走一步,再往前走一步。笔者也有如此体验,当初对某些认为敏感的课题做一些批判后总害怕害惨了《当今》,但是发现后来越来越多更激烈的评论都被刊登后,我们心里认为该有的防卫线就被逐个击破。《当今》的新闻工作者秉持着一贯的负责任,报导真相与实事求是的评论精神已经成为一个新闻报导与新闻评论的正面楷模。

《当今》应该继续做公信力媒体的品牌
一石激起千层浪,十年前《当今》小团队透过网络突破主流媒体的经营模式渐渐得到社会的认同,许多网络媒体也纷纷的加入这片媒体荒地。个人认为只要目标正确,心态正确,新增的网络新闻竞争者越发确立了《当今》在网络媒体里的公信力与新闻方向。如果保守势力尝试利用金钱来扭曲新闻与事实只是一种自取其辱与自欺欺人的无知行为。所以公信力在媒体上很重要,当许多部长与政府高官都接受《当今》专访后,那些保守的破坏份子的杯葛与描黑只会带来反效果。恭贺《当今》成功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与媒体公信力,希望你们…

"The real is the rational, the rational is the real."

"The real is the rational, the rational is the real." --Hegal


真实存在的应该是理性的,理性的是应该存在的。

看看我们的世界乌烟瘴气,怎么能够用理性来规范这世界呢?怎么让人相信必须用理性来整理紊乱的世界呢?

世界可能太大--》国家--》社会——》社区--》家庭---》个人。总有一个是我们必须关心必须调整的环节。但是个人都无法以理性理解自己与世界的关系,还遑论如何改变社会与国家呢?

研究黑格尔

写给朝向民主的马来西亚

十多年前我们是一班喜欢阅读和思考的年轻人,我们对国家各种的贪污腐败风气,种族间的猜疑关系一起思想及探讨出路。因为我们不甘于只是纸上谈兵,所以我们也参加各类的政治讲座,当时候正值林冠英事件与后来巫统分裂产生的安华事件。


独立思考激发参与民主运动
如果没有思考与学习独立思考,我们可能就是多愁善感,却对国家前途无能为力的一群。但是我们相信真理,在我们读书会里可以容纳各种不同的宗教、信仰、科学、哲学等思想的交锋与辩思。因为思想的冲击与交流激发,我们以行动来证明我们的思路是可行的,所以我们曾经主办讲座、编写认识回教党的书籍,当然我们没有缺席1998年920安华在被捕前最后一天的烈火莫熄街头运动。根据估计,当天在吉隆坡市中心至少有十万人涌现。在这场街头运动中,我们认识到我们思想上的愿景原来可以在捍卫国家公正、正义的尊严的名下,大家不分彼此的期待国家实现改变

国阵不等于国家
虽然过后有许多人利用,或靠向主流媒体与国阵掌握的国家机器来描黑这场运动,但是一个是非分明,追求民主与法治的人民一定不会放弃心中的“理想国”。可能有些人中途掉队,可能有些人尝试把群众运动转化为为个人斗争的抹黑与扭曲,但是试问谁可以忘怀,虽然在可能面对警方的镇压与驱散的压力之下,我们大家心里的祥和与和谐,竟然不是国阵政府宣传的示威造成国家治安不好、造成经济损失、政治不稳定与威胁国家安全。其实,这只是那些不得民心的统治阶层扭曲了国家应当成为人民的骄傲与实现理想的意义。大家只要把国家改为国阵就可以清楚明白,所谓的不安是国阵政权的摇动、所谓的经济利益受损是那些依着党国政商勾结无往不利的财团与政阀害怕一旦人民平等后,失去了霸权与垄断市场的“优势”!

运动催化了国家民主
虽然一场街头抗争,带来了大逮捕、有些群众不幸的头破血流、有些人面对更大的政治迫害,但是我们却朝民主马来西亚迈进了一步。不久马哈迪政府不得不委任自己多年的政治对手前副首相Musa Hitam为国家人权委员会(SUHAKAM)的主要负责人。这委员会虽然不能大幅度的改善国家民主与实质性的为人民讨回公道;但是因为这是国家的机关,不但要对人民负责更需要对国际人权组织负责,所以其作用还是能够让更多的国人了解一些侵犯人权的暴政行为。

虽然在1999年大选马华在悲情政治的诉求下,成功的在人民普遍要求国阵倒台的声浪中突破重围,重挫了代表人民反对暴政的行动党,但是烈火莫熄的声音…

批判当引史为鉴

我看许多人在批判华教不能走向多元的思路不同皆因认知的差异,他们之间可以成为真理的探索与思辨吗?

他们之间有需要正义至上吗?(康德的思想不是星洲日报的口号)

他们之间的对话流畅吗?(历史与历史之间能够坦诚对话吗?1950年代的历史必须被华教批评者干掉吗)

如果历史是公平的我们不需要一部华教史
我们必须考虑历史的应然关系,是历史中的文化与语言禁忌造成的闭塞与自我隔离。这分而治之的模式不但是一种直接伤害,比如对华社的语言与文化的压迫与打压;同时也把这种后来华社的自我保护主义对民族教育的保护抗争转化到对施压政策族群及其他族群的不满与愤怒。


如果把别人种下的祸因要受压迫者完全承担历史责任是非常不公平的。这之间(批判华教不能走向多元与被批判的华社思想)失去认知层面是历史的认知与反思

不在历史(请问现今有多少华人认识华教与施压集团在历史当中的关系?)当中的华社可以重读历史,没有文化根基如非在民族文化成长的是否(如邱家金类)?不在历史当中的是否能够感受当初制定保护文化教育政策是非常被动的,也是缺乏完全独立或可否有能力团结大多数力量的历史条件?如果历史是公平的我们不需要一部华教史。我们只需要说什么年代华社参与了什么运动,但是请问如果华教当年不能记录自己的历史,现今的教科书里甚至是主流媒体上可以看到历史的真实面吗?

华教运动与政治发展不能脱离关系
必须认真看待的是自林连玉先生同人在建国前(一个英殖民地政府与巫统、马华联盟政府的交涉与斗争)一批执着民族教育与公民教育的先辈,以后跟随的都是在强大的国阵种族主义政策之下苦苦挣扎的华教运动。

而华教运动在后期经过马华党政的收编与影响之下,华教运动一直都“假假地”以超越政党(但是却不超越马华),不超越政治的口号进行另类的种族隔离政策,就是华教必须透过马华向教育部传达诉求。这政治姿态也不时与捍卫民主主义的行动党起冲突,无形中马华利用董教总等机构成为一个削弱行动党的代表性与公信力的政治工具

这些历史因素是现在年轻人或一些评论人不能解读的真实片段。可能还有不少评论人用“悲情诉求”来批判华教围城的心态。但是不知因如何评判果。这是否欠缺公平与合理?


当然我们不能停留在守的姿态,也应该伸出友谊的双手去和其他族群合作,相信特别是教总与林连玉基金会近期做了不少如与一些少数民族教育者进行对话观摩讲座等。可是这些工作一直都缺少新闻的报导与被关注,所以许多人指责…

转载:自然科學的方法與極限

自然科學的方法與極限




清大 彭明輝



壹、前言



假如說今天的人生哲學課題是要能夠在「應然」與「實然」間找到安立人生的位置,而過去兩千年來所有的「應然」都經常忽略了「實然」,那麼,我們要用什麼方式去瞭解人性的「實然」?



從人生哲學的角度出發,這問題又可以分成兩個密切相關的子題:(1)什麼是人的本性?(2)我們如何確定自己的(或別人給的)答案是正確的?也就是,我們如何分辨有關人性論述的真和假?或者真理與謬見?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回答這兩個有關「實然」的問題?人文科學 1的方法?還是自然科學的方法?



經常有人企圖用「科學的方法」去改造人文學科,或者用「科學」的「證據」去支持自己有關人生哲學或生命教育的立場,卻不知道這些都是對科學方法的誤解以及對人文精神的嚴重扭曲。



譬如說:有人想用實驗證明靈魂不存在,用不嚴謹的實驗設計或統計分析過程去主張(或反對)同性戀與基因的關係,或者用動物的觀察與實驗去論斷人性與愛情以致於混淆了人與動物的分際。這些所謂的「科學方法」或「科學證據」,不但對於釐清事實往往毫無助益,甚至嚴重混淆問題與事實。但是這些論述不但對閱聽大眾擁有壓倒性的影響力,更使得有關人生哲學的討論被糾纏在種種似是而非的成見之中。



最嚴重的效應可能是:想要用科學方法去論證人文議題的已經不再只是一群對人文精神瞭解不夠深的科學家了,許多人文或社會學者先後效尤地想用自然科學的方法「證明」自己的人文或社會學觀點。這種現象彰顯了當代人對自然科學嚴重的誤解與迷戀,已經幾近乎是迷信的程度了。



另一方面,有些人文學者明明對自然科學一無所知,卻又堅持要對自然科學進行各種無釐頭的批判,卻完全不知道自然科學內部早已積蓄了許多更為精確,也更為深刻的自我批判與自我反省。假如人文學者沒有能力對自然科學有足夠的方法性瞭解,恐怕這些人文學界的亂象是很難被釐清的。



因此,在討論人生哲學之前,我們必須要先釐清一些濫用自然科學的成見。這一章的目的就是要說明:為什麼人性的問題與人生意義的問題都不可以用自然科學的方法去回答。擴而廣之,所有人文的問題都不該用自然科學的方法去回答。



嚴格的自然科學包括數學、物理學、化學和生物科學。但是數學與客觀世界無關,化學與生物科學的純粹度、系統化程度都不如物理學,因此物理學可以說是當代實證科學最耀眼的代表。因此,本文的討論將以物理學為論述對象。



壹、自然科學的方法結構



自然科學所以…

政治是肮脏的?

朋友问起政治是什么的也有朋友告诉我政治是肮脏的,经过思考后,我一口气就把个人的想法写了出来。希望与大家共同交流与探讨。

政治是肮脏的?我想可以从不同的层面来剖析这命题的妄自菲薄。

当人类有了基本文明的时候,大家的关系只是互相合作所以有了物物交换的制度,但是后来发现有些人并不需要,或者不能满足在物物交换的制度,就开始发明钱币的制度。

有了钱币,人类的选择性多了,而权力也开始集中在中央了,人类的思想开始走向统一,形成了法律、契约等。

转载:国会采访

拿你的椅子笑不死算你命大!

no evidence!

回教党研讨会的正面意义

其实我想写一篇从回教党举办研讨会来看回教党的处境,但是我只想点到为止。

比如Hadi虽然贵为主席但是也必须接受长老会领袖的批评,在政治路线上受到监督与制衡。

可能大家迫切期待回教党开完研讨会就把Hadi与亲巫统派系清除,但是聂老高瞻远瞩:

Demi “tajdid” kita perlu buat Mesyuarat Agong Luarbiasa ini. Bila Mesyuarat Agong tak mahu tukar Presiden, misalnya maka tidak mengapalah. Kita pakat-pakat belalah. Begitu juga dengan isu-isu disekitar Hassan Ali atau Mustafa Ali yang tak habis-habis dengan nak bekerjasama PAS dengan Umno ke arah kerajaan Perpaduan atau UG. Tenggelam-tenggelam, timbul, kemudian dihidupkan. Kemudian dimatikan pula bila nampak orang marah. Apa ni?

请认真研读聂老在个人部落格里的呼吁
可见回教党的领袖虽然以厘清政治路线为主来开研讨会,但是他们的心是开放的,如果要换领袖就换,如果不能换也有机会探讨党内路线问题。

我们外人没有了解他们的内部机制以党的基础与路线为根基,不会因为个别领袖的言论或举动影响党的整体。

所以可能有人期待他们能够大刀阔斧的清理党内路线,但是可以成功开办研讨会,接受资深政治评论人对他们的批评已经是民主议政的一个很好的典范了。

我想,我们尊重聂老并不应该在停留他的形象(icon)上,更应该认识他的为人,他与巫统领袖的差异,他的高瞻远瞩,他对公民社会与民主建制的尊重与捍卫。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moment of glory

若能实现国家民主,天天大选又如何?

图片
若能实现国家民主,天天大选又如何?
最近我们看到媒体都排山倒海的追踪报导反贪污委员会一口气提控了国阵与民联的领袖,然后我们也看到纳吉对组成马来西亚的东马释放善意 把916列为马来西亚日与公共假期,当然还有首相纳吉宣布,中央政府将从明年开始,给予吉兰丹州特别辅助金作 为相关石油税的替补。这种种迹象都预示着来届大选很快来临。我们太熟悉国阵声东击西的选举玩法了,记得在2008年当 媒体追问阿都拉会否在安华获得参选资格前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他说他忘记了安华了,但是不久就宣布解散国会。以国阵每回补选都以为派自己家里的糖果给选民的姿态,不难看出纳吉所谓的“政改”不会与大选临近无关。

天天大选又何妨?
不管大选在今年举行或在明年举行,笔者要纠正一些人所谓进行补选预测大选是浪费时间、争权夺 利、值得愤怒、失望与伤心的。笔者反而认为如果可以,应该天天补选、甚至天天大选。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补选与大选的意义是什么,对执政党来说延续他们的执政权,但是对人民来说是还政于民,让人民评估及审判所谓人民代议士的政治责任与表现(绩效)。因此虽然我们不能天天举行大选或补选,但是却应该提醒或警告朝野议员不要以为大选或补选不会在近期举行,所以对人民的诉求视若无睹甚至践踏民意,我们人民会记住你的的政治立场及所作所为。

在面子书(facebook)上,一些愤怒的选民已经留言:“解散霹雳州议会,或者失去中央政权”因此我们可以相信霹雳州人民、全国人民都等待着对许多国阵领袖如何“诠释”民主政治的这些政绩里做出自己的评价与裁决,因此我也看不出要求失去民心的议员辞职补选、要求尽快大选就会对国家人民有任何损失。除非那些议员以为自己是老板,时间没到不能评估他们的政治表现?在学校里或学习里一些比较尽责的老师会给学生“突袭考试”,目的是要检测学生是否不断学习还是为了考试而考试。同理我们希望议员们也不是为了选举要来才交差而是无时无刻都能以民为本!我想如果大家记忆不差,应该知道每回补选或大选国阵都能够动用国家机器把自己打扮成圣诞老人或天使一般的善良与爱民如子,到时候不但可以观赏各民族舞蹈还可以观赏辣舞助选。

要恢复国家民主,不能切断历史
最近看到一些讨论认为国阵在纳吉领导下已经不断改革着,有很大进步的空间,他们还说为了两线制,人民应该接受国阵大力支持国阵。我想问题是这些人对政治的分析是停留在片面与随意切割的政治诠释。他们可以闭着眼睛看不到花…

马基亚维利主义与其徒子徒孙们

图片
深受文艺复兴时代影响的马基雅维利生在佛罗伦斯的乱世当中,他一生经历了数次佛罗伦斯的政权更替。在1494年,統治佛羅倫斯長達六十年的美第奇家族被推翻,共和国接著成立。1498年马基亚维利出任佛罗伦萨共和国第二国务厅的长官,兼任共和国执政委员会秘书,出使外国。
 1512年8月美第奇家族卷土重来,攻占了佛罗伦斯瓦解了佛罗伦斯共和国。1513年马基雅维利被因阴谋叛变的罪名被投入监狱受尽严刑拷打。后来被释放后他着手写了两本名著,所谓“讨好”美第奇政权的君主论与另一本维护共和国的论李维。这是两本截然不同对象与思想的书。
巩固政权权术的《君主论》 君主论政治思想被誉为现代政治哲学的先驱,它抛弃了以道德、真理、上帝与一切德行治理国家而以目的论或现实主义来指导帝王如何统治管理国家,强调强权如狮子狡猾如狐狸的治理国家手段。他不断强调世襲君主要做的只是小心維持其既有的制度,但新君主為了維持其奪取的土地,要建構一套新的而恆久的權力架構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為了穩定政權,君主在公眾上必須保持完美的名聲,但在私底下則必須採取許多本質邪惡的政治手段。传说马基雅维利禁止好友阅读此书。
走向共和国的《论李维》 但是想当然君主论可能在当时没有受到重视但是在后世直到现今我们看到许多国家领袖简直就无师自通自然产生了满足《君主论》帝王权术之指导要求。 可能是现代人早有择恶弃善的心理条件,所以对历史也是如此选择性认识。其实马基雅维利同时也写了一本《论李维》来阐述一个成功君主的典范。《論李維》一書便是馬基維利用以替共和國政體辯護的著作。《論李維》中提出了一系列的歷史教訓,描述共和國應該如何成立、架構,也包括了對權力的制衡與分立、政治權力分立的好處、以及共和國比君主國優秀之處。 当马基雅维利写这书的时候可能就是心中的共和国一个已经被美第奇家族坏灭的共和国仍然深藏在他思想的底层里。可能他也想不到一个强大的美第奇家族竟然在1527年倒台。佛罗伦萨恢复共和制,马基亚维利想继续为共和国效力,但因为他曾效力于美第奇家族,不被共和国起用,郁悒成疾,58岁即去世。

我们能够公平与客观对待历史吗? 其实当人们对一个思想家他们的思想产生怀疑的时候,很容易就被许多表面的印象所蒙蔽。就如国阵动用国家机器与主流新闻媒体,不断制造自己如何亲民爱民如子,同时利用媒体与国家机器试图唤起民间对民联与质疑与反对国阵政府的声音。但是能够看破其利用国家机器与媒体宣…

不要迷信权利!

图片
要求成员党尽快解决内部问题
纳吉:你们到底还在等什么?

王德齐 | 11月1日 中午1点14分


民政党大会 纳吉明显对一些国阵成员党特别是马华,日益尖锐的内部矛盾感到不耐烦,并要求他们尽快解决问题。他甚至语气激昂地敦促,“你们到底还在等什么?解决你们的问题!” 详文


“不能只是有火车头启动”

翁诗杰缺席民政开幕仪式

王茀明:周二前发通知书




如果马华的党争,国阵成员党的党争,包括巫统里的派系斗争可以靠纳吉一个主席与“一个大马”的首相就解决,还烦他喊话吗?难道他认为有党争才显示出他治理纷争的威望与手腕?这些所谓的内斗都是做戏?

我们有些人到今天还很天真,我把他们的思想概括为“虚拟思想”,他们认为只要首相或国阵主席出面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们一定会团结的,后308的民联一定会成为历史的。

“只要首相......”,说白一点那是迷恋权利能够给你平乱,说粗一点是睡不醒的人们自淫,认为权利是最好的春药,可以催化人解决问题的欲望。

那是因为迷恋权利导致的思想闭塞,不能权衡这些所谓的斗争、党争、派系之分都不是一种利益得不到平衡、里面还有更多的心理与权力关系的考量。那些人可能表面上“必须”认同最高领导的训话,但是是否说明他们要的权利就得到了,或者说他们需要的安抚与安全感能够被满足了?难道他们不怕新的权利架构里把他们的利益切割了,难道他们没有考虑转换码头的心里不平衡?这些岂是一句话“大家解决内部问题”的命令就可以迎刃而解的?

先如今还有许多人说马华乱了对华社不好,说不定以后不能代表华社了,但是你让谁代表华社呢?现在公开指责马华最高领导人品有问题的,他们就道德高尚吗?我不是要您对号入座或做两面开弓,我希望大家熟悉马华领袖在国家政治历史里的作为,看看所谓马华元老为国家民主带来什么好榜样吗?

他们今天突然正义,要不要以他们以前至今所收受的既得利益与许多勾结权贵打击民主的事实一起清算?如果不需要,如果民主问责的检验应该与马华斗争无关,那您还着什么急马华党争会让华社失去啥?我们要失去的还少吗?我们被他们打压的还都忘记了吗

今天“突然正义”的声音或表现如果可以获得您的青睐只能说这是对民主诉求的无知与自讨苦吃。我们的华社受到了华人社会太多的呵护了,思想一直停留在获取既得利益与保障族群利益的角度思考问题也太久了。如果后308还不能唤醒您对权力迷恋的消化不良症,那真的还有倾家荡产(典当国家民主、法治与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