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很危险,因为我们的敌人会伪装言论自由来伤害/毁灭我们。但是没有言论自由更危险,我们的战友不但无法了解我们的斗争理念,更加无法了解敌人的阴谋!




言论自由是什么,今天这里不谈大逻辑思考,也不谈言论自由的定义,我会举出生活上的例子说明只有贯彻言论自由的精神,才能带给社会及国家积极正面与进步的思想行为。

迦玛与华教的争议性关系
迦玛曾经在《东方日报》写了十多篇系列华人文化历史的文章,但是碍于东方日报网站找不到旧文,只好请求有渠道的朋友让我们能够有机会重温迦玛旧文。我与迦玛对谈的时候迦玛这样的回应:
Jamal,迦玛
Thepplway Jian Min,谢谢你的直言。我想问,你听过我的演讲吗?你去youtube search一下就能找出许多。我何时说过要“一语政策”?这就是世华媒体垄断舆论和绑架华社思维的佐证。


我不十分明白你说的“私人议程”所指是什么?是不是说我到底想干什么?如果这样,就应该说每个人都有“私人议程”。或者我们不应该有私人议程,我们只可以有公共议程,或者干脆每个人都不可以有任何议程。




我感谢你的批评,也在思索和准备接受你的批评。在我接受之前,我希望你指点我上面的两个问题。


祝大家言论自由,谢谢。

而他是回应我这样的问题:

Thepplway Jian Min
jamal兄,如果你坚持要一语政策真的触到华社的神经线,因为这里有着惨痛的经验。不是三言两语的问题,这是必须尊重的事实。

当然华人母语教育已经走向不同群体了,只是起步的比较慢,但是不能不考虑政治因素,污统主导的生杀大权不是玩的。

ok,谈一下你给我们华社基本的印象,其实朋友说你曾经威胁他有语言暴力。还有你的态度,从批评马华到进入马华党产机构做事,无论如何给人一种有私人议程的感觉。


其实我这样写还是不能完全说尊重你的为人还是怎么样,总之你讲话做事的态度的确是不让人觉得很稳重、很可信赖的。希望你真心接纳这样的一个批评,有则改过、无则劝勉。

继续看对话:我问:还有你说的私人议程不是我要说的我是说你在公共空间是否
怀着私有议程所谓的一语政策,许多人都比喻你是马哈迪的人,哈哈。

Jamal,迦玛 Jian Min: 关于教育,只要有人愿意跟我讨论,我的门永远是敞开的。“朋友对你的10多篇有议程的单元教育政策”,它们在哪里?如果你看到了,请公布在这里,我们一起讨论。如果你找不到,就请你的朋友们帮着找,好吗?为什么我是马哈迪的人,而马哈迪不是我的人呢?是否与马哈迪有相同观点的人都是马哈迪的人呢?


看来要理解言论自由的真谛颇不容易。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我喜欢听的你就有言论的自由;我不喜欢听的,你就没有言论的自由了。

迦玛坚持他没有讲,对我来说可以评价历史的是事实与佐证,如果迦玛没有这样做过我们所质疑的,那么要还迦玛清白。如果他有做过,掩饰也没有用。因为东方日报的确刊载了十多篇迦玛的系列文章,只是我个人当时候只是稍微过目没有认真阅读,所以不能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评价。

言论自由,揭示真相
我要谈的是言论自由才能够让我们知道事情真相,如果媒体有意扭曲,我们看到的是另一面的迦玛。到目前真的扑朔迷离,连林连玉基金的黄业华已经公开批评迦玛绑架言论自由,但是我个人强调的是言论自由才是解决问题与矛盾的关键

我必须继续强调主流世华媒体扭曲迦玛或其他评论人的言论才是绑架言论自由。我们这些透过报殇后的观察已经看穿了主流媒体的选择性报导及抹黑事实真相的作风,就不应该与这些被主流媒体蒙蔽的华社领袖持着相同的格调。如果唐南发、黄进发、邓章钦、郭素沁与迦玛同台就是完全认同迦玛的言论?这让我再次强调我们太需要言论自由与公正报导的媒体。如果有公正的媒体或者youtube上没有特意裁剪的演讲片段,我们自己可以去审查,是否大家都支持“一语政策”?民联的领袖或华社领袖与公民社会的时评人是否不能确定自己的独立思考是坚持“多元教育政策”?

避免被媒体扭曲,人人当做媒体人
从新媒体时代走入人人/人民/自媒体(we the media)时代,我看见的是时评人竟然还保留在报章/平面媒体的心态来看待言论自由可能被扭曲的窘境。我不厌其烦的说,今天的公民社会、时评人、民联领袖等等都必须有自己架设的新闻中心(就是自己blog)。然后借助免费的博客与打印功能等举手之劳的技术,攻破主流平面媒体的谎言世界吧!

看到我以上不厌其烦的建议大家如何晋升人人媒体技术,其实就是强调言论自由是我们必须有的基本意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迦玛与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及其他被主流媒体封杀的评论人与公民社会分子的言论只能透过网络独立媒体刊载。

贯彻言论自由精神,让受众决定是与非
我再延伸探讨言论自由如何帮助我们贴近真相。我还是举例争议性评论人迦玛,如果大家认为迦玛的言论有损自由价值(如黄业华说的绑架言论自由,行其”一语政策“的议程),为什么不让其在讲座上曝光,然后痛批之?我不是说人身攻击我是说就事论事,迦玛还是我们的朋友,只是教育观点上不是同道人(前提是,如果迦玛是笃信”一语政策“)。我们可能害怕不同调会损害争取言论自由的形象,但是我说就是有这样不同意见都能够同台表述,才是显示出言论自由的可贵。群众可能不明白,因此负责任的媒体工作者要做一些得体与富公民教育的阐述。再者,尊重言论自由不是表示我们是没有立场的人,反之借着言论自由的精神,我们各抒己见,让听众与阅听人自己去做价值判断。作为评论人或演讲者,我们只是在自己的知识与认知的范围内表达意见,但是受众才是裁决者,他们可以因为我们讲得太闷不听,也可能太过庸俗听/看不进去。

窥探媒体扭曲,捅穿心虚议程
我要说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就是必须强调人人平等的观念与价值。如果人人平等,那么我们就不需要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而裁剪当事人的谈话内容,甚至扭曲原意。比如迦玛强调世华媒体打压他的言论自由,封杀他的文告等等。作为负责任的新闻从业员必须据实报道,这报导能够教育阅听人明白失去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可怕;同时也敞露这些媒体业者的心虚,不敢给予当事人公平报导。

贯彻言论自由精神,改变世界面貌
所以简单的说言论自由是可以让我们充分表达我们个人的意愿,同时也让我们窥探各种人物、机构、组织等等的心态与真面目。如果大家有读我写的《感谢土权会》就会明白只有公平、公正的报导才会将问题敞开。是非善恶、优胜劣汰大家心里必须有一把价值判断的尺,当然多接触尊重言论自由的媒体、评论文章、自媒体我们会越来越清楚,我们人人都是媒体人。我们怎么把真相再次透过文章、留言、短评、短讯、交谈传达出去,这样的一个过程就是一般媒体不能做到的。我想我们应该用新的视野与视角来看待身边许多不公平的事,透过我们对社会、社区、国家、国际的关心来做一个有爱心及正面意义能够改变世界(change the world)的新人类!

特别感谢此文对话内容经得迦玛本人同意转载(Jamal,迦玛 :不介意,你尽量发挥吧,多些交流总是好的。)另外请大家留意主流媒体不但是在平面媒体尽显本事封杀被黑名单(blacklist)的言者的言论同时还假借网络媒体抹黑公民社会与网络媒体的形象,这自相矛盾的作为,大家应该明白我们更应该大力追求与贯彻言论自由,只有自由才能揭示真相,放上一些链接让读者们自行评价,谢谢。


媒体个人英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oYNkWRfeGU

常青台:指迦玛言论煽动性 兴汉社要报警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