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看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

我必须承认在期待刘晓波获奖的那一刻,我流泪了。我回想曾经向往的社会主义生活,人人平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没有国界与族群隔阂的新世界,但是破灭了。刘晓波却以真诚与非暴力力抗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打压、迫害、监禁、莫须有的言论罪名数次无怨无悔地进出监狱与劳教所。这样一个人没有害怕逃跑,一直紧紧地守在国家的土地上做一个不折不扣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与榜样。

世界肯定了刘晓波奉献的精神
是李xiaobo,似乎听到是这个发音,心想这不是奥斯卡颁奖礼不需要隆重的回顾与星光熠熠的简介,应该是刘晓波了。果然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继续宣布里多次听到刘晓波、天安门、被囚禁11年,肯定是刘晓波了。马上搜索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发现--2010诺贝尔和平奖 Liu xiaobo.其实这时候心情复杂,在中国监狱里和平奖是不是一个对中国国家的讽刺,我们值得高兴吗?这是给刘晓波先生的奖吗?还有很多记者都几乎问同样的问题--你们不怕中国不接受这奖项吗,你们不怕与中国的关系破裂吗、你们是不是要对中国提醒什么的?面对排山倒海的询问,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德不亢不卑地以人权、刘晓波为民主斗争了20年、刘晓波被囚禁11年、中国崛起必须更关注人权等等来回答。



世界公民在关注中国人权
今天我根据观察与反思提出这样的问题,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昨天有感而发的第一时间把个人感言及一些如零八宪章等等网上消息都放在自己的博客上面,马上博客的到访者络绎不绝,我尝试以一些免费统计工具整理到有亚洲国家如新加坡、中国、台湾、香港、菲律宾、澳洲、日本、印度、新加坡、印尼等,欧美国家包括--法国、美国、英国、德国、挪威、瑞典、西班牙、加拿大等等国家。

马来西亚49 38.0% 
 美国16 12.4% 
 境外未知5.4% 
 澳大利亚5.4% 
 新加坡3.9% 
 香港3.1% 
 北京市3.1% 
 北美地区2.3% 
 加拿大2.3% 
 日本2.3% 
 上海市2.3% 
 江苏省苏州市1.6% 
 印度尼西亚1.6% 
 英国1.6% 
 德国1.6% 
 菲律宾0.8% 
 广东省广州市0.8% 
 广东省深圳市0.8% 
 广西0.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0.8% 
 江苏省0.8% 
 江苏省南京市0.8% 
 江苏省南通市0.8% 
 美国/加拿大0.8% 
 挪威0.8% 
 欧洲和中东地区0.8% 
 印度0.8% 
 瑞典0.8% 
 陕西省西安市0.8% 
 四川省成都市0.8% 
 四川省绵阳市0.8% 
 西班牙0.8% 

我一小小博客能够吸引到那么多为搜索liu xiaobo,nobel peace prize,等钥字的为支持刘晓波而来的朋友,让我非常感动。

我国的政治人,冷对待
但是反观我国政治领袖反应冷淡、博客几乎都没有为刘晓波写什么,当然我们一些民权朋友还是在第一时间有一些在面书上留言的。让我这样反思的是有关心才会关注,如果没有关注怎么会为刘晓波的获奖有所感动呢,怎么会为那些为民主、人权、人人平等而斗争的人欢呼呢?

如果这样的思路是正确的,可见那些所谓要政治转型、关心人权、关心民主、以民为本、还政于民的政治人都是想什么呢?我想这些值得我们深思,这可能就是我经常提倡的人民/公民必须比政治人物做多一些与想远一些,不要太被动。

刘晓波的无敌人、无仇恨精神
在网上我看到有些人看了刘晓波在去年被判刑前写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质问刘晓波为什么变了,他们指控刘美化中共的监狱、美化中共的残暴,有些人甚至写公开信给诺贝尔奖委员会要求他们不要颁奖给刘晓波。在面书上我推崇刘晓波的没有敌人与没有仇恨的精神,有些人说我太过理想主义有些人则揶揄说可以去提名了。

我想值得思考的是我们今天怎么思想,我们是否对刘晓波20年对自己的信念与言语负责、并且一直都留在国内无畏无惧地推广自己对中国的热爱对维权工作的坚持?我简单的说,刘晓波不是为了诺贝尔和平奖而这样做的。他只是以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参与公共事务的热诚与智慧身体力行地坚持做对的事。

无论怎么评价刘晓波,我们都无法代替他的囚禁与受苦,无论怎么怀疑他的大爱精神都无法明白刘晓波相信只有化解仇恨才会改变过去的错误与悲剧。

对我们马来西亚人无论你看待或评论政治的态度,是否都必须制造紧张、制造仇恨与仇视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或美好的理想?

我们怎么看待公民与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
作为一个网络使用者与言论责任者,我们怎么看待一个手无寸铁、没有兵权、没有国家决策权、没有舒适环境、甚至没有公平公开的言论自由的中国继续20年不断的工作?请看刘霞女士写给捷克前总统的信怎么三言两语地形容他们的遭遇--如果打开中国出版的任何一张报纸、一本书,公民刘晓波是不存在的,他在这里已经被封杀了二十年。然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监听、监视、跟踪、骚扰又是无处不在的,晓波和我在家里经常会对我们的荒诞生活说“完全卡夫卡”。


马来西亚的公民在哪?
我很兴奋刘晓波能够获奖,因为他是以意志及同时代表世界开始关心崛起的中国更应该达到言论自由与结社自由等等的基本人权。零八宪章要在欧美国家发布根本不是什么新闻,因为他们的生活就是/展露自由的精神。但是如果在中国能够发布,能够有人签名站出来为自己的言论负责,这应该套用中国人说的是很伟大的壮举。我但愿更多人思考一个依靠网络发言的公民能够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我们这在相对比较自由的国家里,我们是否能够发挥更大、更积极及有意义的民主工作?是否我们需要思考更大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有国家领袖问我我认为怎么样的方式可以公平、有效、民主地治理国家,我们有没有确实的答案?如果有,我们身边的朋友有吗?我们的社区有吗?如果没有请问,我们怎么可以说人民是老板,人民是国家政府的裁判人?请问我们与公共知识分子的差距在哪里,我们应该更具体讨论一些什么样可以促进民主、廉政、公平、自由的政策?



我们这一代的荣耀——献给某位今天得奖的朋友


我们能否成为终结的一代,为鸦片战争以来的140年画上句号
         这个历史只有这一代人来承受,
         而我们在经历着资本主义的折磨
         W吹口琴时,我为他拍了一张手机照
         他头上方的顶灯就像他信仰的上帝之光一样
         从1980年代直到上帝之路,你的获奖激起很多人的复杂情绪
         你的名字成为手机屏蔽词,这个崛起的国家居然还怕这三个字
         我把你的消息写成纸条,又拍成照片,才以影像的方式告诉了更多的人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Liu Xiaobo: I Have No Enemies: My Final Statement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