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认为迦玛没有自由写华社不能接受的文章?

哇,迦玛写的一系列争议性文章你有看咩,但是如果不同意,为什么不反驳他。你认为不能让不同的思想流传,还是华社经不去迦玛单元语言政策的系列文章的考验?

至少我认为言论自由就必须尊重不同的声音,除非你立法说,什么的言论不能讲?尊重不等于认同,你还可以反驳的。

今天华社干嘛什么都大喊大叫的,不能理性反驳吗?据我所知,除了陈老师以外,好像都没有人反驳迦玛的文章吧/

这样当然不能说迦玛的文章很有市场或没有市场,我只是觉得我们读书认识知识难道不是为了了解更多不懂的事物吗?如果我们肯定自己的看法,为什么不写?如果我们焦虑为什么不想办法?

是否我们潜意识里这样说:叫他去死啦,乱乱讲。人家乱乱讲都可以写十多篇,为什么我们自己不检讨我们认真的写可以写多少?

对不起,因为我的确资料匮乏,而且我也没有太大兴趣去了解他讲的虚实,因为必须要有一些历史的基本功的,所以我关心其他的。到今天我不知道迦玛写了什么,人家反驳他的看了几篇。我要说的是只有言论自由才可以促进理解。如果迦玛真的要摧毁华教,人家也是以文字工具,不是叫人打你或威胁你什么的。所以我们可以做的是以文字教育我们自己认为正确的道理与历史等等来反驳。这样大家心平气和的在学术上交流、交锋。难道这点的自信我们都没有吗?

对不起,我读书少,我知道很多人很讨厌我写的东西,因为他们有大学的逻辑课程,思想方法。我是半路出家,尽量的表达我比较关心焦虑的事情。

迦玛的问题我觉得华教的过度保守与排外情绪导致的自我封闭,所以一开始就不想对话。等到人家上电台“洗脑”的时候仇恨更加深了。这是我们的态度问题。

看官我不是说你,我是在分析与探讨问题。简单的问题,我们用民族大义来变得包袱沉重,所以自然我们对人是敌意重重的。

评论

林季说…
迦玛的问题越热,停留在不知道他是谁的人,会问他是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会好奇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我想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或许比他本人更有争议性价值与需要关注。所以,后续发展如何我不多想,我想如果很多人想知道,988与言论自由的直接关系。不需要太复杂,答案很简单。
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简单,是公民社会对言论自由的定义出现矛盾。但是我的立场是言论自由是好坏同台,不能有所偏颇。因为真理不站在任何一方。
匿名说…
用我们的智慧去看待吧!目前为止,我认为发表那些反单元教育的,就只是那一些人。

有谁愿意的去民间探讨想要的是什么?
从我国独立到现在,一直以为他们代表华人的华团,是不是都是那些有权有利的人啊?如果是,他们就不能代表华人。

也许得了老年痴呆症,或者口袋进了些油水而把我们给出卖了。
对不起,我也是反单元教育的。我也会在听到迦玛说:“不对,国小不是马来学校,”我会不爽。

但是我认为他有自由要表达他的声音,不是我听他,甚至同台演讲我就是完全听他摆布。但是不爽不一定要人身攻击,其实是不应该,但是我许多朋友不顾自己华教出身就是要表达最大的愤怒,所以言论自由就变狗屁了。

华教团体,能否承担民族教育甚至于国家及国际接轨,我想不是单单团体的责任,你我都有责任。我的读者来自世界各地,他们也用方块字与英语等和我谈一些关心的课题。

我是批判不对的也会尽量告诉大家我们的问题出现在对民族教育失去了重心,没有好好教导历史与华教精神。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