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2的博文

为何要无限放大伊斯兰法威胁论?

图片
为何要无限放大伊斯兰法威胁论? 黄建民2012年12月11日 下午1点17分 今天无论你打开主流媒体与网络媒体都被“伊斯兰化威胁论”污染我们的眼睛与思想。其实国家的大问题只有贪污滥权、朋党营私、公民意识低落、各政党无法以民为本。反而被大炒特炒的伊斯兰化威胁论,怎么都比不上因为以上公害导致的强制安装AES系统、边加兰、劳勿、关丹、砂拉越、百年老街被“发展”破坏等等。
今天国家公害连连、腐败贪污横行、政客大言不惭等等人祸,都是因为许多人成功被——可以讨论、可以深入探讨(而非升级为威胁论)的伊斯兰化、伊斯兰法执行问题转移了目标。
公害 vs. 虚无威胁论 不信你可以做一个分析报告,到底华人社会分别用了多少时间与精力去讨论伊斯兰法威胁论与民主公民建设、如何监督选举、如何确保选举干净、如何参与抵抗公害、如何防止贪污腐败?
关心政治讨论指数: 伊斯兰化、伊斯兰法、伊斯兰国 :?%
民主公民建设、监督选举、确保选举干净、参与抵抗公害、防止贪污腐败滥权 :?%
政治讨论不该本末倒置 为什么我要说华人社会呢?因为基本上华社自诩站在民主建设前线的。我说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华社自己却掉入避开讨论全民共同的民主建设课题? 我比喻说如果每个人都有100%的时间参与民主与公民建设的工作,我们大家花了多少的时间在民主建设的工作方面,而又花了太多时间与精力在泥潭里避开全民共同公害?
宗教与族群关系是生活态度 今天马华/国阵就是要大家把公害的焦点转移模糊。他们一直尝试把伊斯兰化的争议升级到公害程度。但是到底我们的社会用了多少的积极力量来反对公害,教育全民认识公害而不是陪着马华/国阵这些逃避政治的政客一起玩宗教与种族游戏? 我不想花太多时间去讨论宗教与种族关系,我认为宗教与种族关系是一种社会生活态度,如果只是反对没有理解,没有交流,没有对话,没有开放态度就是不负责任的,无论你是在朝还是在野,你都没有权利只有一种说法、只有自己的一个态度。
所以无论是蔡细历、马哈迪、纳吉、林吉祥、林冠英、哈迪、安华、聂阿兹等等都是一种参考意见。而对公害我们却不能有模棱两可的态度,否则我们会本末倒置了生存的尊严与意义。
公民思想不到家,如何改革腐败结构?
我想提醒大家无论是伊斯兰国、伊斯兰法、伊斯兰化问题都是被政客无限放大的威胁论,我们如果把某些团体、政党看为永远无法改变的定局。其实我们不是从政者,我们只是变相的暴君——我们要大家…

有信仰之人的两种心态

图片
【有信仰之人的两种心态】
马来西亚强调信奉上苍,我曾经是一个无神论者,觉得很假,因为许多所谓有信仰的人竟然容许贪污滥权、容许不公不义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国家与个人)。

后来耶稣十字架的大爱感召我后,我终于明白许多人是利用宗教来迷惑人民或者麻醉自己来避免公民责任。十字架的爱说明了上帝创造世界是必须有爱与公义并存。没有不需要公义的时代,但是人会因为自己的偏见与盲点,以为自己才是正义的化身,让许多受苦难的人民拜之为神,这样这些领袖就会不思长进,掌控人民以遂己利。

信仰与民主政治没有冲突
民主政治虽然不是完美的政治,但是容许人人平等、容许多元并存的空间,人民虽然不能都尽都满意。但是对于涉及基本人权、贪污滥权、朋党营私、制度腐败的严重问题是不能妥协的。

作为基督徒我们除了祷告上帝的公义彰显,我们基督徒的公民责任就是在尽最大可能和平与理性的公民力量之下,一起为国家付出改革腐败的公民责任。

我想许多回教徒与其他有信仰的人/领袖,也经历信仰与个人舒服环境(有很多时候不改变,可以确保自己的利益或原本利益)的拉扯挣扎。但是当我们看到民间疾苦,看到国家失去公义、失去人性、失去人道精神、失去希望,我们还以自以为是的自我欺骗,拒绝改变拒绝理性与拒绝公民责任吗?这些的思想肯定是利用宗教来满足自己不需要改变的借口。

因为善的最基本就是行公义、好怜悯与创造及爱你的上帝一起负起地上的公民责任。所以我说没有信仰的朋友/领袖,或已经失去信仰反思的领袖与人民,必须明白信仰的公义要求不是为了个人容忍腐败贪污,而是承担公民责任,把腐败滥权透过和平与理性剔除改革!

学习尊重,才会共同努力改变现在
可能你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你要学习尊重有信仰者,以理性与和平的精神改革国家制度的腐败与滥权的权利。简单说我们要学习尊重伊斯兰党与其他有信仰者用善良与公义的精神来改革腐败滥权的政治权利。可能你认为一些有信仰者,不能照顾你的感受,但是我们是生活在一起的,我们有责任去了解,去明白这个被主流意识分割的扭曲现象,大家都有压力(巴士阿叔真实名言),贪污滥权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不要崇拜领袖
最简单的是不要崇拜领袖,要看原则,看全民的利益,做明智、理性与和平共存的反思。包括你崇拜的林冠英、林吉祥、纳吉、卡巴星、安华、蔡细历、廖仲莱、聂老、哈迪等等都必须在公平、民主与公民意识的评判之下,判断他们的言论是否负责任,是否有利国家民主与公民意识,或者只是作秀…

反公害长征:路还有多远?

图片
【反公害长征:路还有多远?】                                                      文 / 黄建民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15764

记得308后许多民联领袖仍然在讲座上高呼308是一个奇迹,后308的政治结构是人民强迫的结合。今天我一些参与绿色反公害百里苦行/长征的朋友,仍然告诉我说知道内情,明白绿色组织松散,内部矛盾分歧,认为这次从几十人开始到后来的数万人是一个奇迹。
群众的疑虑 其实真的那么多的奇迹吗,真的那么多强迫结合吗?在1125子夜时分,接到一位曾经在前线帮忙医疗的朋友给我长长的短讯,说知道我不同意他的看法,但是他认为这一次的绿色苦行,特别是去到独立广场是违法是暴力的,是违反环保最初意愿的。另外当我们在1125数万人上街后,与一位资深的政治领袖深谈,他提醒我们整个反公害长征里几乎清一色华人,他认为马来群众接收不到绿色运动的信息,可能语言太过深奥了。到底整个长征(我用长征就是要表明这个运动从建国至今,我们与公民运动都有一定的链接关系,但是为什么我们却不断把历史切割?)运动里,我们进步了多少?而有多少值得我们检讨与改进,以便公民运动不再一直因不同的领导,与不同的风格甚至不同的路线,而不断重复地被误会,不能吸引大多数人的关注?
可传达幅度 在思考那么多错综复杂的运动思维与群众心理,我们必须承认几个事实。长征的问题不是外在的如警方干扰、事后传召调查、不是苦行其实是享受与割耳朵论(彭州大臣语),也不是请用科学数据告诉我公害(我认为公害不是局限在稀土废料处理)如何危害人民等等外在的喊话。我们必须检讨的是在全民的共识里,经过网络资讯的传递功能的辅助之下,我们为什么不能达致更大的反公害共识?
寻找原因 记得在绿色长征还没有在关丹起行,我就呼吁大家以简单的心情响应这次长征(包括说不要问长征有没有用,要问到底我肯不肯走)。我们只需要从自己较熟悉的路段开始参与,到最后一定是成千上万。其实如果按照简单数学与净选盟1.0到3.0运动的增长率基本在5倍的激增,我们应该期待的绿色运动最后的结果应该是数百万人。当然可以因为各方意见不统一等等因素减至总数十万。但是为什么结果不是那样?我想这可能是几个原因,
第一,太频密的街头运动,让许多人感觉疲惫与期待其他人会去的。 第二,临近大选,许多原本参…

参与反公害长征,为我们共同命运负责任

图片
《参与反公害长征,为我们共同命运负责任》 由黄建民于 2012年11月19日下午 11:46 · 发布 公开朋友朋友(不含点头之交)仅限自己自定义挚友angie查看所有清单⋯⋯要改变国家的不平等,就只有改变制度,要改变制度就必须让民联上台,完成第一次的两线制!先归纳推理,这是理论的积累阶段。再演绎推理,这是理论的应用阶段。对一个现象进行推理,就是在透过现象看本质。我的blog家人点头之交返回

文/黄建民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14592
从文德甲到兰增的反公害徒步回来后,感觉特别累,肯定是昨天走了半天的路程。虽然20多公里的路不是很长,但是就算驾车往回正常行驶,也不是20分钟能够到达的。可见20公里后遗症不是没有的事。
所以今天上班的时候特别的疲倦,我反思作为一个工作者,我应该在职好好的工作,不能被其他事情影响,但是我却因为看到路上不负责任的司机而破口大骂,我说你要死也不应该连累别人,连累家里的妻儿老少。我不能控制自己对这些漠视生命的公路杀手,虽然我真的不想他们有事,但是心里还是希望有一些意外惩罚能够让他们记住教训,他妈的,不负责任的家伙。
是的,这些不负责任的人,不可能是民主人权、公民独立思考的榜样,他们在公路上恶劣的行为,就如可能导致我们大家遭受环境公害大灾难所无法弥补的人为灾害。
我们对公害缺乏群体抗衡力量 没有咨询理会人民意见的lynas稀土厂、建在民宅附近的武吉公满山埃冶金厂、砂拉越炼铝厂、影响/毁灭原住民生计与文化历史的水坝工程、破坏海洋生态与百年土地的边加兰石化工程......贪污滥权无法被监督制衡的反民主公民的恶霸行径等等,都是凸显我们马来西亚民主状况里,缺乏整体公民意识与人人为我的公共精神的真实面貌。
参与民主与公民运动,需要太多考虑吗? 要说苦行或说步行长征也好,从关丹走向国会本来就不是大家应该考虑太多的一种公共参与。我不愿意说谁不参与就不对,但是我想走在公路上告诉全马人民包括无良的政府,我们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健康家园、我们要为未来负责任,不是一件应该考虑太多的决定。
我们满足别人为我们走? 如果今天,我们仍然怀有期望别人为我们争取民主与公民权利的心态的,我们真的需要检讨。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政治参与是不是只是票箱民主而已?但是历史告诉我们无论是反对内安法令、反对选举不公、反对滥权贪污的公民运动里都…

我们都无法与公害切割!

图片
【记文德甲到联增反公害长征】
一路上我们看到来自四面八方斗志高昂的步行者,我不用苦行,因为沿途中,我们获得热心群众的物资茶水点心等等照顾,已经减轻了大家许多痛苦与艰辛。随行小站里还有中医等等的推拿甚至针灸的照顾,这些志愿军的自动自发精神,对每一个步行者都是一种深深的有情社会的感动,也是我们这些外地过去参与长征者的一种很想留下来一直走到国会去的冲动。但现实里,工作者不能如此,所以在假?期的时间里与到国会的那一天,我们都会倾巢而出,我们都会为反全国公害献上我们最基本的双脚。让我们用双脚联合(前方后方大联盟)广大群众的支助的积极反应来告诉国人,反对公害人人有责。

谁可以与公害切割?
公害不是地方的课题,公害灾难也不是城镇老死不相来往,而不需要挺身而出的借口。人都活在一个流动的社会,自私的说关丹Gebeng、边加兰、劳勿武吉公满、砂拉越水坝、砂拉越铝害与等等的人为环境及各类公害,都不是可以与任何马来西亚人民面对的实实在在的公共灾难/害(public disasters)切割。

只有国阵领袖们不以人性、人权及人格思考看待--大众被人为公害威胁健康、安全、家园的事实危机的思想行为,让一些不知情者觉得我们都活在一个与公害隔绝的真空世界里。

如果还没有理解公害危机,没有明白为什么现今仍然有几百人坚持用双脚走向国都的朋友,应该过来参与任何一段的反公害路程,如果您来了,就算不走,也会感受到这才是真正有情,有爱的人性的社会,一个为未来担心,也为未来制造希望的反公害公民责任运动。

加油战友们,到了我们可以挤出的时间,我们还会再大汇合,可能到时候大家互相不认识,但是我们在同一个爱国,爱家园,爱马来西亚的精神里彼此是深深认识,深深拥抱的。

*图片容后奉上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4304791376349.2158253.1183705141&type=3

反对公害,不想付出就真没有用!

图片
我从来不想300里苦行/长征是否有用,我只是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就没有用。如果我天天like 人家,share人家走(苦行)的,其实自己是可以一起走的却不做,我觉得很假的。所以我现在考虑下个星期天走Sentul 以外,还想星期一请假(26/11/2012),这样是否可以鼓励更多人一起站出来反对国家公害? 你觉得有用或无用,自己走出来就不会问了。我只是鼓励,没有强迫,也不说谁冷漠,我们需要更多人自我醒觉,不要感觉为难,这个国家是我们的,不是国阵的!

Sweden vs England 4-2 Ibrahimovic AMAZING 30 METERS BICYCLE GOAL!!! 14-1...

图片

Berjalan kaki dari kuantan ke parlimen (hari pertama) PART 1

图片

green walk 反公害300里长征

图片
其实开始我对苦行这个词汇不太...所以我用长征更加有象征意义。但是当我想如何找到一个统和的名称,特别是我想找更加完整的反 lynas 公害的长征路线图的时候,到底用什么keyword?
当我搜索“苦行”的时候,竟然发现“千里苦行”,可见民主之路是人民共同走出来的。虽然今天台湾已经可说相当民主,但是还是面对公害的大问题。今天我们只是走数百里,我们的民主路还是很长啊。如果台湾民主选举公投都比我们好,还需要千里苦行,我们民主比人家落后的,没有理由对苦行或长征说不的,不是吗?
核四專文 www.southnews.com.tw

不要乱,投民联!

图片
不要乱,投民联! 黄建民2012年10月22日 上午11点23分 我常跟朋友说,如果你要批评民联任何问题,你也应该用同样的标准批评国阵。而在对双方做比较后,你必须以公正、认真、公平、民主地作出结论,而不是只是说国阵贪污滥权,民联也一样的。

最近我们发现国阵领袖不断攻击民联、净选盟、人民之声等等公民与人民选择的政治或公民团体,但同时却高调地说深信支持国阵的选票已经回流,国阵治理的日子并不坏,纳吉带领转型之下,国家的未来将更好。

其实如果选举干净、选举公平,没有舞弊滥权;那么国阵应该信心满满地举行大选,以便人民可以给国阵——这个统治了国家50多年的执政党一个了结。因为在选举投票里,只有人民说了算。

我个人是相当反对选举必须由政党决定的,所以我的文章里也不会把宣布新的选举的决定权交给政党。我的意思是既然你要以选举不公、掌握选举时间来偷步,那么我就鼓吹马来西亚人民,天天做好准备明天就是国会解散日。这样至少我们不会失去,可能马上进行的大选的警觉性。

既然国阵不断以谎言来打肿脸皮充胖子,告诉人民他们要获得人民绝大多数的支持,以便可以不要乱,要稳定。那么我简单的说:“不要乱,投民联!”我相信这也是许多反对公害、反对贪污滥权、反对国家被少数人愚弄之人民心声。

既然国阵不要乱,要稳定,我们希望他们真的不要乱,要稳定。因为无论你做什么首先应该先要求自己而不是要求别人,更何况选举快到了,为什么人民要听你吩咐?而不是你来告诉人民,你国阵如何不要乱,如何稳定已经腐败滥权的国家机关?

为什么要减少车祸不是要教育人民,应该研究如何疏通交通,如何改善交通系统,如何改善人民必须靠警察监督而不能自我监督?为什么428,709没有抄牌的交通警察,人民在马路上可以自我管理,不会乱?为什么交通部却简单粗暴地拒绝任何改善交通意外问题的献议,而只是外包给私人公司装巨额电眼罚款来解决问题?既然国阵那么强横霸道,那么不讲理,请问国阵如何体现不要乱、要稳定呢?

自己都不能不乱要稳定,能要求人民啥呢?所以我们的结论是,国阵你已经很乱来,所以搞到国家大乱,你自己都不能稳定的,怎么可以要求人民稳定?

国阵不要乱,投民联吧!我这句话国阵一定会当着傻话,但是全国人民却一定会在来届大选这样告诉国阵:“不要乱,投民联!”
订阅者发表评论 (3)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12335

博特拉基督教会文告:《保护百年文化遗产,人人有责》

图片
《保护百年文化遗产,人人有责》 马来西亚日的早晨,我们教会一行30余人经过百年老街–苏丹街与茨厂街,看到已经不复存在的先贤叶亚来创办的积善堂遗址、已经改为停车场的中华戏院、已经失去了百年文化特色的茨厂街(茨厂街原本是生产茨粉厂的街道)以及许多百年建筑物因为长期失去国家文化保护的照顾而没落的百年老街。当我们匆匆走过这趟历史文化之旅,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是否允许如积善堂废墟的命运再次发生在吉隆坡福音堂、陈氏书院、人镜慈善白话剧社、与其他的百年建筑物? 苏丹街百年老街承载着先贤们开埠的历史记忆,而百年老街的建筑更是比建国更早的历史建筑。这些建筑物不但见证了国家独立前的历史,也见证了独立至今的历史点滴。无论是过去的历史或历史中宏伟的建筑物,我们都无法重头再建,我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是如何保护这些历史文化遗产,用科学与人文关怀的精神来保护这些见证国家历史的百年老街。 令人疑惑的是,虽然首相在电视与各媒体信誓旦旦说保证保护苏丹街的每一砖一瓦,但土地局与MRT公司却矛盾的一方要求业主签署临时合约否则就会被征用土地,一方则告诉业主从来不曾要求征用土地。这些机关的种种的草率与不专业动作,让人感觉政府缺乏决心与诚意保护百年老街。 1.为此我们博特拉基督教会呼吁MRT公司、土地局与相关历史文物保护单位,听取民意,保护百年老街,马上停止任何破坏百年历史的文化遗产的行为。特别是首相纳吉必须马上兑现保护百年老街的承诺,确保百年老街不再受到任何破坏。 2.我们呼吁更多教会、社会团体、商家、个人等等,关心百年老街将面临拆毁的命运,以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为己任,参与更多积极有力的联署,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出钱出力,俾唤醒更多人民关注百年苏丹街与茨厂街面临以“发展”为名的历史毁坏。 3.我们吁请更多个人与社会团体挑起教育人民关心与保护历史古迹的重担,让更多人能够因此而醒觉,因此而加入声援阻止百年老街将会被破坏的命运。 我们博特拉基督教会,以上帝赐给我们的信心、希望与爱心,起草此文告,希望借此激发大家同心保护百年老街,共同保卫建国前历史与文化遗产。

踩踏相片的剩余价值

图片
踩踏相片的剩余价值名家2012年9月9日 作者: 黄建民
栏名: 八方论见 By A Web Design

自从830网络上有相片显示有人对著首相与夫人的相片脱裤子与踩踏后,马上就引来「仇恨政治」的政治谈资。

到底什么是剩余价值,发明这名词的的马克思说,工人往往在自己的工资里获得少于市场价值最低的利益,而剩余价值都成为资本家的利益,这就是简单的剩余价值说。

今天我们从踩踏相片的评论里探討这些剩余价值的合理性有多少,而如果这样的说法的逻辑是成立的话,是不是我们应该从踩踏相片想到「仇恨政治」,而从公害、腐败等等就应该想到比仇恨更大的剩余价值?

试想到底一个青少年为什么要那么「仇恨」他们的领袖,我不想合理化他们的行为。但是我们却应该按仇恨文化的逻辑来思考,为什么他们如此做,除了因为「仇恨文化」的旁人说白,难道不值得我们去深思我们的资讯是怎么来的?

到底为什么设计净选盟暴力的广告,为什么要以几个人的行为来代表整个净选盟3.0里的25万人呢?这是不是一种製造仇恨行为,是不是一种以偏概全的抹黑手段?

所以到底谁才是真正製造仇恨呢?我想大家需要公平客观地討论、对话与探討。至少我们必须认真与公平地询问参与集会的25万人,因此也应该询问参与830国庆日倒数集会的2万多人,而不是以几个人的行为来断章取义地概括整体。

而且如果要从警方的上手銬动作,来对比更大的案件,为了一张相片而把青年人看成大敌,似乎造成了群眾错误印象以为相片就是首相与夫人本尊了。

而其实从上手銬的剩余价值看来,似乎不会给首相带来亲民的印象,反而造成小题大做与打压行为艺术的谈论(gossip).而那些把这些踩踏相片事件无限上纲上线的行为无论是马华、民政、巫统等等资深领袖的「仇恨文化」更加让有识之士感觉是他们自降身份,指鹿为马,虚偽装作。

简单的说如果一张相片的剩余价值是那么经不起理性、民主、公民意识与体恤民意的价值对比,其实这是说明了我们的社会只是活在一个想像力丰富却无法自我反省的状况。

或许我们可以说从这相片被侮辱看到眾生相,也可以看到大家对稀土、山埃、铝害、高压电、石化工业等等的环境(政治)公害以及贪污滥权等等的政治公害,是否成为大部分人认为的剩余价值呢?

(注:仇恨文化与仇恨政治在830踩踏相片事件里多次被国阵高层领袖引喻,因此本文是借用国阵领袖的形容来与大家一起反思,为什么仇恨是那么片面也可以同时对公害等等视而不见?)

902 反公害绿色大联盟

图片
3年前,我们几位劳勿的朋友曾经多次一起坐下来谈如何帮助在武吉公满的家人、朋友。他们力量单薄无法对抗霸级财团。这个叫RAGM虽然是劳勿人领导的公司,但是却完全没有知会村民之下,直接把山埃等等化学药物带到与村民毗邻的金矿公司。至今造成许多人面对皮肤病与其他种种的影响健康的苦难。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伤害,但是在国阵长期以愚民政策、恐吓政策、不要政治化政策来误导及统治人民,所以知道真相的人很少。

要拒绝伊刑法就要全力支持伊斯兰党

图片
要拒绝伊刑法就要全力支持伊斯兰党
黄建民2012年8月31日 晚上10点20分 当电台电视台播着国阵领袖的国庆日谈话我选择不看不听,这不是我不民主,而是我认为民主是公共的不是国阵垄断的。垄断的还叫民主吗?当我们人民要在独立广场庆祝国家独立日,还必须申请,而且还被称违法,请问这有尊重公共意愿吗?

改朝换代不能单靠非马来人

我们谈谈最近因主流媒体闹到沸沸扬扬,大家都好像很有理由害怕的伊刑法(对不起我们的社会太过迷信文字,所以我要在大家的语境里帮大家解读)。如果大家怕伊刑法,大家选择性认同行动党的反贪污滥权与反回教法,但是政治现实是行动党与公正党联合起来都无法组织联合政府。那么你要让数十年来无法制衡贪污滥权的马华民政等加入行动党与公正党来组织联合政府?(谈到马华民政的问题,对不起如果行动党与公正党强,马华民政也相对的弱了)。

既然行动党与公正党不能组成联合政府,那么如果华人社会还固执己见把伊斯兰党看成极端政党,那么最有可能变成回教国的是当巫统与伊斯兰党组织联合政府。当然这是最没有理性,最缺乏基本政治分析(大家必须充分理解,为何几十年来伊斯兰党不能与巫统合作的原因)能力的人民才会这样两极化看问题。

伊斯兰党比其他政党的压力更大


因为现在的政治格局是历史演变造成的,基本上行动党必须靠大多数华人与不反感行动党的其他选民支持;公正党比行动党多要求多些必须有华人支持,而且没有行动党人扯后腿,还要基本上一些马来选民的支持,因为华人安全区基本不会给公正党的;伊斯兰党面对的竞争更大,他们要与标榜种族政治与马来人特色的巫统,而且巫统的作风犹如财神爷那样,在选区拨款或以发展之名笼络选民的派势;而伊斯兰党无论在发动人力物力等等都比长期执政与经济资源雄厚的巫统相差十万八千里。如此困难重重之下,伊斯兰党在选民与选区结构之下属于民联三党里数面临最大挑战--他们几乎要单挑财雄势厚的巫统。

改变是从独立思考开始

要重建一个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的国家,我们的选择不多;简单的说大家的选择是要巫统还是伊斯兰党。要一个不能控制朋党滥权,不能允许人民自由使用独立广场,不能接受人民在网络上批评政府(巫统国阵);还是要大家以爱心包容来熔化伊斯兰党里,一些大家比较不能接受的极端(如果有)。当然如果伊斯兰党有极端,华人社会就没有自己的极端吗?动不动就误会人家宗教生活、搞不懂人家的信仰就嘲笑就制造恐慌的小动作,难道我们自己不需…

国庆日感言: 我们认识马来西亚吗?

图片
<这篇是写给全马人民--包括看不懂马来西亚的被主流思想者>


因为国阵包括联盟(国阵前身)垄断了媒体,制造愚民政策,导致今天我们人民竟然互相指责,互相责骂对方不讲理,不爱国,不为大众著想。

我们被主流媒体蒙骗了
到底是我们人民的问题还是切断了的资讯媒体导致我们对真相认知与真理的追求竟然是如此支离破碎?至今 没有人敢说自己的资讯甚至知识是准确无误,就如简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也要经过政党政治的喊话,才进入到所谓求存同异的方案。而对真理的笃信我们更加是莫衷一是,有人说公义是属于大家的,也有人说为了社会稳定,没有人人平等的可能。

817 建民与你谈媒体自由

图片
817 建民与你谈媒体自由



http://www.durianfm.com/index.php        网站

http://www.durianfm.com/player-popup.php  电台

814马来西亚不上网24小时

图片
Page ini akan menggantung seluruh kegiatan dalam talian selama 24 jam selepas tengah malam 14 Ogos bagi menyokong kempen oleh Pusat Kewartawanan Bebas (CIJ) sebagai bantahan kepada pindaan terbaru skeysen 114A ke atas Akta Keterangan 2012 yang didakwa mengekang kebebasan di Internet.

【马来西亚不上网24小时】 文 / 黄建民 . 马来西亚

为814 黑屏抗议日壮行!

自从网络成为21世纪趋向人人平等的工具后,网民们开始感受到新资讯--特别是没有经过删减内容的新闻资讯里暴露了许多被控制媒体(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主流媒体都受到亲政府的党朋集团严控)看不到的真相。更甚的是,当智慧型手机越来越普及后,就算不用电脑也可以一机在手,世界动态尽在弹指之间。

试问在这样的大环境里许多的政治腐败、滥权、暴政等等实情怎么可能逃过人民(透过新媒体传达)的雪亮的眼睛?当然除了两个可能,一是乡区偏远地方,网络资讯不普及,二就是政府控制与限制网络流通或者立法阻吓人民在网络上批评政府或利益集团。

根据马来西亚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披露,马来西亚《2012年证据法令(第二)修正案》是在20
12年4月国会会议匆忙通过,并且在7月31日纳入宪报。该修正案制定新的114A条文,阐明任何人的名字、照片或化名出现在任何网上刊物,显示他是该刊物的拥有者、编辑、管理人,就自动假定为该刊物的刊登者或转载者,除非他能够提出反驳的证据。

为了反抗这剥夺网民与网络自由的法案,一些马来西亚公民组织已经发动八月14日为24小时黑屏日抗议日。本文不会阐述这些内容,相信关心网络自由的读者应该会自行阅读更多相关资讯。

黑屏日可否制衡恶法?
笔者在面子书上等社交媒体发现上,除了许多人响应这黑屏日,也有不少人在问这样有效吗?我想从几个方面来反思这样的提问。首先从大部分人的既定思维里总是认为抗议行动一定要被看见,而且最好能够引起轰动。否则没有意义,他们的解释是,你不上网谁会在乎,政府不但没有损失,而且你不上网不能发表与阅读新闻与评论等,应该是网民自己的损失才对!

抗议的合理…

internet blackout

图片

关于独立新闻在线将熄灯,我说两句

关于独立新闻在线将熄灯,我说两句

其实如果你住在吉隆坡附近也参加一些座谈会就会发现当《今大马》与《独立新闻在线》记者们的踪影,反而很多时候重要讲座连其他平面媒体都缺席,反之,还可能发现到《独立》的老总也在现场采访或拍摄。

这画面告诉我们办媒体不需一定要有几百几千员工才可以,也不需要分工太仔细,反而我们看到分工太仔细的《星洲日报》最近面对抄袭指控的时候排版工作者的或某某主笔面对切割。

《独立》的熄灯是短暂的还是长期的其实在乎大家如何看待其价值。好的方面我不想赘言,但是建议方面我提出几点,希望看到的读者可以一起思考,不要只是留下惋惜的遗憾而已。

一、 《独立》急需一大笔经费来调整复原/复原。如果要重新开启《独立》的工作,最重要的不是资金而是如果能够确保它不变质,而且还会越做越好?

二、 成立一个透明化、民主、公民价值的监督与营运团体,确保《独立》仍然不受政治、立场等等干预而职员又在可保障的待遇之下继续为新闻、言论独立奋斗。

三、 以二的原则做蓝本,检验与纳入符合资格的资金与团体入资《独立》,设立以公众十元或百元的股东资(我不懂这些,只是觉得如果大家是股东就会关心,就会尽量注资,哪怕是一点一滴的也可以积沙成塔,主要是看管理层如何调度与筹集资金)。

四、 《独立》可以尝试加插音、影元素在采访或评论里,或者尝试制作座谈会录音等等,比如可以把这些影视的材料编成mp3,大家可以下载放在车上或电脑收听,可以以会员制方式提供下载便利,比如下载速度与会员制的不同级别的福利等等。这是提供给在繁忙与无法上网的读者有就会透过移动硬碟(USB 硬碟)把最新的资讯传给家人及朋友。

五、 《独立》如果得不到社会大众足够的支持,是否可以考虑暂时与《当今大马》合拼,这样可以保持《独立》的资源也可以保留《独立》的优秀新闻职员。

最后以上的建议只是希望《独立》没有完结而是更加在新闻与言论自由与独立里继续建构。其实我希望民联与公民社会能够动员入资《独立》而条件是不能干预《独立》的新闻与言论工作。我想不到民联与有能力的公民团体,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这样的想法,除非大家没有信心可以让《独立》继续《独立》了!

不要政治化=逃避政治=侮辱政治

有一天菜cd与众国阵领袖与民对话,问大家有什么药对国阵感恩的。我说,赵明福、武吉公满新村,关丹人民,边佳兰人民你们有对他们感恩吗?
cd: 年轻人,不要政治化,不要那么容易被煽动
我打断问道: 那么请问没有政治你们怎么被选的?
cd: 人民选我们啊,我们国阵做得好
我: 是吗,你刚才说不要政治化,那么不懂政治的人民怎么会投票选人的?
cd: 
我: 我告诉你答案好吗?
cd: 你说说看
我:因为你们根本不在乎选票,不在乎人民不懂政治
cd: 我都说了,年轻人不要太冲动,不要政治化
我: 对了因为你天天不要政治化,所以才必须要有bersih,因为你根本不懂政治,让人民来教育你们,这就是政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