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1的博文

蔡细历打算与何组织划清界线?

图片
蔡细历打算与何组织划清界线? 求真
2011年8月30日
晚上 11点32分 分享9 根据蔡细历的开斋节献词,抨击造乱组织,情词愤慨,但是不客气的说却是言不由衷。请问蔡总所谓造乱组织是在朝的还是在野的政党组织?

谁是造乱组织?


请问蔡细历与马华,甚至国阵领袖们在众多造乱事件中扮演何种角色?让我提醒一下,阿拉用字事件、赵明福事件、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关丹稀土事件、净选盟被压迫事件、社会主义党无故被压迫事件、709警察暴力事件、所谓叛教宴会、所谓基督国课题……等等。还是那句话,马华乃至国阵扮演何等角色?

捡面包屑的理性论政:回应叶庆华

图片
捡面包屑的理性论政:回应叶庆华 求真
2011年8月29日
晚上 10点26分 分享29 本文回应马青总团资讯工艺局主任叶庆华的理性论政。无可厚非,在相对开放、自由与民主的国家里,理性论政应该被大力提倡。当然本文并不是否认理性论政的重要性,只是必须提醒大家不要在丘光耀众多演讲内容里只挑吃面包屑。更何况当理性化成为僵化(ossified)与异化(alienation)人民谋求公正、民主与法治的社会(国家)时,理性就成为一个工具而不是自我要求公正、民主、自由的一个标准。

沙登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的政治醒觉!

图片
沙登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的政治醒觉! 求真
2011年8月27日
晚上 11点56分 分享
沙登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的政治醒觉! 由 Thepplway Jian Min 于 2011年8月27日14:46 发布 最近我与一班喜爱哲学思考的好友一起读后现代哲学。必须承认以前我对后现代的思想都是相当负面的,虽然我有机会读一些后现代哲学大师福柯的监狱与医院的研究,但是刻板印象还是有的。主要就是不了解这些知识分子如何积极反思法国人在1968年面对戴高乐与法国共产党联合对付大学生与工人的政治历史背景。
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解构马华的伪民主与伪公民政治 如果我们尝试用解构法来重新阅读“马华沙登支部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的行为,其实他们却比许多马华领袖如蔡细历、廖中莱、翁诗杰等领袖强调不要政治化赵明福事件是比较有人情味也比较符合公共政治理念的。所以我是认同净选盟认为无论巫青团还是土权会都有和平示威的宪赋权利。

后709,我在想什么?

图片
后709,我在想什么? 求真
2011年8月19日
傍晚 7点28分 分享 709后我做了两个选择,当大家都一窝蜂参加赵明福调查报告讲座的时候,我选择参加Sebelum dan selepas 709的座谈会。会上我也以马来语发表了我对一些年轻公民组织者对政治无知的担忧。

政治浪漫主义的危机

会上,许多青年学子激情四溢地述说他们对709的感想与对政党政治介入净选盟(Bersih2.0)的不屑。其中主讲人举例,反对党与执政党在国会里不能合作,他不屑党鞭对政治自由的牵绊等等,获得不少的掌声。

还有人说,安华认为净选盟运动提高了民联改朝换代的胜算很bull shit。

我认为真正有问题的不是民联领袖的布城的梦想,而是许多人缺乏整体政治意识麻醉在政治思维的浪漫主义,他们抹杀历史的事实,包括国阵滥用及霸权国家机器围剿反对党与公民运动的事实(the fact)。

会上为了讲得更清楚,我说净选盟原本就是一个政治改革运动,不要一厢情愿地认为净选盟无关政治,也不要以为没有政党政治,政治就清白干净的。真正的问题是,政治为谁服务,公共政治里公正、民主、公民的思维在哪?今天你难道可以说只有民联的,我们才要求他们必须公正与民主吗,国阵的成员党就不需要?问题是净选盟原本就邀请各方政党、组织等等参与,甚至也认同他们有反对的自由,可是这些事实,这些年轻的公民组织领袖却看不到。

反思教会参与国家公义

图片
生活在一个不以圣经真理公义为生活原则的国家里,我能够理解为什么教会对国家公义如此之抗拒。但是总需要有人走在前面。这是很自然的,如果你参加过许多讲座、座谈会后一定会发觉,经常发问或参与对话的都是一般熟悉的脸孔。我希望以后针对国家与社会公义的课题,大家都能够踊跃地表达看法,也迫切地为国家公义祷告,更加因为祷告里寻找到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要我们基督徒成为世界的光与盐的使命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