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016的博文

测试

bebas anwar
selamatkan Malaysia

黄潮反思——走出围城

图片
后505的政治讨论呈现的焦虑、懒散、疲弱、偏激、单元、本我,已经到了一种自我围堵的现象,有如钱钟书先生围城里一句名言:“城中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婚姻也罢、事业也罢,整个生活都似在一个围城之中,人永远逃不出这围城所给予的束缚。”我想说钱钟书先生书里的这个婚姻在后505现代意义而言,可能就是我们的信仰,特别是对公共或民主信念的寄望与幻灭。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绝望了,就不想振作,不想改变。反而我们应该好好反思、检讨我们的公共信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尊重历史脉络,寻思出路

我们需要认定一个事实,无论是308到505的对政治/公共的热情,都不是偶然发生的独立历史现象,也不是某个民族或种族付出最多,其他种族贡献很少这样既不科学也不客观的陈述。

认真检验我们的公共思想

我们必须严正的指出我们的盲点,特别是讲华语或中文书写的群众,基本上无法走出中文思考的格局与困局。甚至比《围城》里的人物的悟性更糟糕,我们就住在自己的城堡里不想出来。我们一直以我们华人已经做最大的牺牲与付出来拒绝一切客观、公平的检验过程。

我们如何建构公共想象力?

如果历史可以回头,我们能够如何更无害(no hurting)表现与表达我们救国爱国的语言与情感?我们能够书写与讨论之间更照顾同是马来西亚人的共同感受吗?我们能够尊重社会化过程带来长久以来的既定思维的沉淀与模式吗?

如果我们要解构这种种长久以来的不公共现象,首先我们要确实承认我们在“围城”里。我们如果走出来,我们必须先说服自己,为什么要走出来,走出来后要做什么?

如果我们的思想停留在“围城”里,我们不会发现自己的思想的局限,我们不会检讨我们的公共语言对其他族群甚至是其他公民组织的努力的伤害。

耗时费事的应付太多表面现象,导致撕裂全民改革热诚我们必须认清我们的语言(族群、宗教、文化、观念、公共等等)的局限与对其他族群认识的片面与对国家缺乏整合性或全面性的认知导致我们把一些极端的表面现象当成无法改变的事实。

反省我们的思考问题的方法与态度

或者更简单的说,我们的思想层面太过满足于小圈子思维,我们把自己的世界观建立在自己脸书上的一群朋友的自我满足、排外、吹嘘当中。我们不敢认真检讨,我们对跨族群、语言、宗教、文化的对话是否至少认真、尊重、进步与足够诚意?

就是在这样的现象世界里,我们对公共对国家的认识变成简单粗暴、变成埋怨、变成找别人的错误、标签别人、围堵自己的后505政治/公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