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公民力量什么时候可以改变民主死水?


李龙辉 | 10年10月28日 中午12点04分
operasi lalang big thumbnail相对马来西亚在茅草行动过后公民醒觉逐渐提升,曾在新加坡光谱行动中被扣留的律师张素兰却指出,新国的公民意识仅有“丁点的进步”。
大马更勇敢提出权益诉求

然而,马来西亚在茅草行动后的演变,又是另一番景观。柯嘉逊指出,大马民间社会在茅草行动之后更加活跃地提出本身的权益诉求。

他举例,曾在1998年轰动全国,要求改朝换代的“烈火莫熄”运动、一群印裔同胞也在1999年提出本身族群的51项诉求,同年我国华团也在第10届全国大选前夕提出《马来西亚华团大选诉求》,及2007年的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及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所号召的万人大集会。

他也说,2000名原住民也在2010年,前往布城首相署抗议政府的土地政策。

第三势力促国阵民联进步


他认为,民间应该形成一个倾向社会主义第三势力,以推动国内两大政治阵营,即国阵及民联的进步。

“第三势力应该针对民联施压,确保他们不只是为了夺权的投机分子,确保他们能提出替代方案。”

也是前内安法令扣留者的柯嘉逊也重申,茅草行动的出现,是因为巫统为了转移人民对于党内派系斗争的视线,而刻意制造的白色恐怖。

评论

林季说…
这些只是“喂养”的动作把选民思考定位变成被制约。

如果我们选民无法经由自身集体利益做出发,选票就等同民意,长期处在如此的“我就是如此做,都是为了你好”。

这些的代议制度,直接变成代表政治,直接形成的是代表本身意见变主流,人民意见变次流,甚至不存在。

我们所谓的边缘化,在背后的意义是我们根本无法进入及陈述自己的声音,甚至属于大多数人的意见。
人民要上普世价值观的公民课,政治人物该上人民学。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