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教会为何对社会公义保持沉默?



其实我这问题的确有问题的,我们没有统计到底国内有多少的基督教会是对政治冷漠,对公义呼求闭言的。

不过的确,当传言为基督徒的领袖不但缺席公共论坛反而频密地出现在与国家恶法、国家不公义有直接关系的党政机构,给人不但没有中立的榜样,而且还让基督信仰里的公义、圣洁、怜悯不能彰显上帝的真貌。

认识历史才能引导人
不过个人看法是教会的历史发展与华教的历史发展有相同的困境。当国家语言改制后,学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特别许多教会学校也从英语的媒介语改为马来语。在这种的改制之下,原本不在主流的教会、学校、教会机构等等也必须适应新的环境与思量如何继续经营。

看来信仰在面对环境的变迁之下,许多教会领袖对国家与政府的诠释出现了等同观。我们只会为国家领袖代祷却很少把国家与政党的截然不同分开来分析与代祷。政府做错了事,做了不公义的行为,我们很少会为受害者伸冤更别说声援了。

教会以保护教会的完整性为考量,当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以信仰的纯全来比较,根本我们应该做的是先求祂的国和义,其他的需要,上帝会按时候应许我们。

可是所谓政教分离的看法其实也很像华社在教育上尽量不以政治挂钩,其实在明在暗都与执政党马华等关系密不可分。教会在政党特别是执政党眼里只是福利团体,更甚的是为统一爱国思想的机构,所以如果我们要求基督徒都明白国家的结构才爱国爱公义,也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我信仰与政治的见证
笔者曾经在教会的主日讲台上引经据典谈论国家的公义需求,有些信徒认为他们很需要这类信息;当然也有某些教会领袖认为,这类信息只能在团契分享,不适合在主日讲台讲道。

不过因为我个人一直都关心信仰与世界的关系,我肯定人必须在政治范畴追求公义与改变落后的思想等等。所以对我来说反而是一个上帝的祝福,因为“怜悯人的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怜悯。”我在讲台上传讲上帝的公义离不开我们的认知与行动回应,很符合初期教会或耶稣传道的时代里的福音使命。

教会也需要主内肢体的怜悯,而结伴前行
用上面一段分享个人对教会与政治的结缘,目的是要告诉那些批评教会假冒伪善或政治冷感的评论人:希望不是没有的。上帝所感动的人不能拿开,我们深信需要更多的谅解、认识与体谅个别教会的难处与渊久的不谈政治的错误思想需要更多破冰之旅,而不只是停留在没有怜悯的宣教。

我相信世界需要基督的怜悯,教会的不足也需要满有上帝感动的群众的怜悯与一起成长。

阅毕文章有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