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朝向民主的马来西亚

十多年前我们是一班喜欢阅读和思考的年轻人,我们对国家各种的贪污腐败风气,种族间的猜疑关系一起思想及探讨出路。因为我们不甘于只是纸上谈兵,所以我们也参加各类的政治讲座,当时候正值林冠英事件与后来巫统分裂产生的安华事件。


独立思考激发参与民主运动
如果没有思考与学习独立思考,我们可能就是多愁善感,却对国家前途无能为力的一群。但是我们相信真理,在我们读书会里可以容纳各种不同的宗教、信仰、科学、哲学等思想的交锋与辩思。因为思想的冲击与交流激发,我们以行动来证明我们的思路是可行的,所以我们曾经主办讲座、编写认识回教党的书籍,当然我们没有缺席1998年920安华在被捕前最后一天的烈火莫熄街头运动。根据估计,当天在吉隆坡市中心至少有十万人涌现。在这场街头运动中,我们认识到我们思想上的愿景原来可以在捍卫国家公正、正义的尊严的名下,大家不分彼此的期待国家实现改变

国阵不等于国家
虽然过后有许多人利用,或靠向主流媒体与国阵掌握的国家机器来描黑这场运动,但是一个是非分明,追求民主与法治的人民一定不会放弃心中的“理想国”。可能有些人中途掉队,可能有些人尝试把群众运动转化为为个人斗争的抹黑与扭曲,但是试问谁可以忘怀,虽然在可能面对警方的镇压与驱散的压力之下,我们大家心里的祥和与和谐,竟然不是国阵政府宣传的示威造成国家治安不好、造成经济损失、政治不稳定与威胁国家安全。其实,这只是那些不得民心的统治阶层扭曲了国家应当成为人民的骄傲与实现理想的意义。大家只要把国家改为国阵就可以清楚明白,所谓的不安是国阵政权的摇动、所谓的经济利益受损是那些依着党国政商勾结无往不利的财团与政阀害怕一旦人民平等后,失去了霸权与垄断市场的“优势”!

运动催化了国家民主
虽然一场街头抗争,带来了大逮捕、有些群众不幸的头破血流、有些人面对更大的政治迫害,但是我们却朝民主马来西亚迈进了一步。不久马哈迪政府不得不委任自己多年的政治对手前副首相Musa Hitam为国家人权委员会(SUHAKAM)的主要负责人。这委员会虽然不能大幅度的改善国家民主与实质性的为人民讨回公道;但是因为这是国家的机关,不但要对人民负责更需要对国际人权组织负责,所以其作用还是能够让更多的国人了解一些侵犯人权的暴政行为。

虽然在1999年大选马华在悲情政治的诉求下,成功的在人民普遍要求国阵倒台的声浪中突破重围,重挫了代表人民反对暴政的行动党,但是烈火莫熄的声音与步伐却没有停止在民间发酵。这运动的精神与打破种族猜疑的力量已经潜伏在年轻人的心里,许多人因此投身于政党或公民组织当中,这也催化了党内民主与打破了僵化的主流评论的一言堂

坚信运动与反对运动的分野
今天许多人已经清楚定位烈火莫熄是为人民改革国家经济与政治结构响亮口号,只有那些否定症候群的人士才掩耳盗铃地把这运动归纳为为了安华的私人议程。所以思考是很关键的,独立思考更是能够根治国人迷信威权政治,害怕民主自由的最重要的理念检验器。这场民主改革的运动如果参杂了个人私利与个人政治议程将会是失败的,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当年站在最前线的抛弃了原先的理想与斗争,去找升官发财的路了。今天一些评论人与关心政治的国人也发现,一些民联团队里仍然潜伏着这类在人民面前义正言辞,但是在背后却陷国家人民与民主不义的个人目的,如果这些投机分子不被揭发与剔除对这场改革运动将是毒瘤!

我们的进步受到质疑者的肯定
今天有人质疑,为什么国阵要学习民联或公民组织一些动作。比如柔佛州政府准备仿效民联雪兰莪州政府提供人民免费若干立方米的自来水供应,马华党员在总部穿黑衣抗议民主死亡却没有受到警方干预等等。其实,参与改革的人民应该感到高兴,因为终于有人开始重视民联与公民组织的言论与政治符号。您如果认为,国阵可以抄袭,然后永远执政的想法就是错了。我们应该积极的思想,如果我们好的地方被别人抄袭了证明了我们的方法有效可以利民

另外,我们不能失去独立思考的辨识能力,如果抄袭能够成功,是否说明在街道上摆卖翻版DVD的都可以开拍耗资几亿的大电影了?如果国阵还是继续贪污腐败他们抄袭民联的利民政策但是贪污腐败的事情还是会露馅的。因为国阵的腐败不是只是少数失控的官员禁不住自己贪婪的习性而是其政治架构已经在保护滥权不被制裁与护短的机制

民联必须不遗余力地落实还政于民的政策
我们人民不要对一些大案紧追不放,却失去对全国无数无头公案的失去关注。这些包括上千宗扣留所离奇毙命、各类贪污滥权投诉、塌楼塌桥死人等等一系列的人祸都是因为人民失去监控与制衡国家机器的能力

就如雪兰莪州政权移交之前,有许多人奉命销毁各类证据,但是在议长邓章钦的领导之下把当年当州反对党领袖的阳光法案的提案提升为一个州政府治理州的透明政策,不断解密前朝政府如何残民自肥的不当行为与证据。可能有许多人只想到结果是否可以成功提控真正的元凶?但是最重要的,其实是整个审核过程是否真的透明,是否有抓人顶罪的疑点?如果过程是透明的,是提升政府公信力的,证明了人民选择民联是可以开发知情权,让人民的冤枉钱与各类腐败手段可以暴露在人民面前及让人民来检视一旦失去有效制衡与监督的政府是可以如此腐败的。

所以笔者要很鄙视对那些短视的政客说,揭发前朝弊端不是放弃发展人民的福利而是还政于民!如果这些政客认为,自己问心无愧就不需要诸般阻拦民联政府还政于民的政策,反之应该大力配合民联政府的行动洗清自己与党共犯同谋的嫌疑也可以还自己的清白。因为被贪污滥权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人民的血汗钱,那些坐在办公室的政客可能无法想象人民在汗流浃背的工作还要面对贪官污吏的剥削及失去作为纳税人对掌管人民钱财的立法、司法与政法机构的问责

我们都需要不断革新自我
总的来说,以一个参与国家改革建言者的身份,我想奉劝民联领袖不要再沉迷与陶醉“308不小心获得的政权”(发现许多民联领袖还是这样的表示)。其实这是人民要求改变的信号与赋权民联(民联是否能够赋权还政于民呢?),如果民联能够做得更透明更有诚意更专业,相信人民会如920那天一样的轻看族群对立的关系,认真努力改革

民联要继续改革自己的许多不足,包括领导国家的大格局视野、自信与公正态度等,人民也必须学习放弃个人的私利,为了国家的未来一起打造一个民主、法治与互相尊重减少猜疑的大环境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评论

csl说…
一般市井小民都受到“乌桶”和其成员党的误导,认为:

国阵=政府=国家,
不支持国阵=不支持政府=不爱国家,
罪莫大焉!

如何教育普罗大众,则有待求真、奶茶、凌国文、许国伟、唐南发、黄进发等有志之士撰文启发。
csl说…
打错字,不是启发,是启迪,启迪民智!
抱歉!
谢谢姐姐抬爱,我一定尽力而为。
弗洛伊德常說:'真民主并不存在'。 我們此時的糾紛與矛盾,其實就是人類在前意識與邏輯,專政與民主,和獸性與人性之間的徘徊。
弗洛伊德的理论应该从心理与精神分析,但是如果把人分析为欲望的动物,他接下来的立论已经是离开了人的社会责任与人的理性本能,人与禽兽的分野。

如果人与世界、动物、等等没有一个清楚的分界人或者就是纵欲就好了,细想一下,这可能吗?

如果是那样我们的基本法律、教育、道德都是一种虚伪的东西,你再往下推论,会发现,其实人比动物可怜。

但是民主真的是那么可怕吗?对谁来说是可怕的?
不單只是從心理學上能看出'民主'是個虛假的概念,重自然學界, 結構學界的角度來看,它的存在已能被預測。人類與禽獸其實原自相同的生物,進化在物理上分隔了他們,但沒在心理與本能上跨分。人類所自稱的理性,道德和社會觀,與其將'他'與'它'偏振分化,在結構論里,已早被視為不理智和自相矛盾的了,這是所有群體類生物自我中心的本性。看清了這些客觀主意的分析,我相信我們能看透何為民主,何為人類。
我想最可怜的理论是必须相信进化论一个根本没有科学验证的假设来成为人类价值判断的基础。

创造论虽然没有科学验证的空间,因为创造原本就比空间大。创造的源头是超越时间空间的,但是自然律也是在人类历史里有一定的轨迹,至少比进化论那些推理更科学一些。

我们看不见风,但是我们知道有风,我们看不见爱,但是我们感受爱的欢愉与失去爱的痛苦,我们看不到正义、民主的实体,但是我们知道没有了正义感,人类就是行尸走肉。

所以与其去辩证民主是否存在不如思想民主的真实价值与途径。
創造既然連給科學驗證的小空間都沒有,哪又如何比空間大?既你所推論,我們不能'相信'進化論哪'沒科學根據'的設想,哪為什么又該'相信'宗教對人類創造那'沒科學根據'的設想呢?這是基于我們被后者的洗腦和意識比前者更悠久的原因嗎?哪為什么全世界所有物生理學的扩展及冲洗,大多都是根基于達爾文的大發現?

此外,'最可憐' 和'根本沒科學驗證' 你的這些用語在心理學與結構學的分析上都屬于高度情緒化與自我防御的特征。你不覺得忽視其他學界,只站在宗教信条和学说的基礎來對人類價值做推理,也是一種'可憐'和'封閉'的盲目保衛嗎?

我視'正義'存在與兩個互相矛盾的理念之間,當中若一者被壓迫,在另一者橫行的大環境下,'正義'為人類一種自我钦仰和膨脹的特性, 將會自然地出現。我們應該明確地肯定民主的存在,認確他的價值,才能于其保衛。但如今我們所意識到的民主, 其實基于怎么樣的價值,還是未知數,舉例,連美國克林頓和英國布萊爾的上任與連任選舉,都是全盤依靠專家獨裁性的心理學陷阱圈套來誘惑人民選票的,政治家其后的自我榮譽與膨脹是所有政治的源头。就連這些所謂'民主'的典范國度和發源地,都如此悲哀,何況是三流的大馬?

我想真正的民主首先該遺忘現有的'民主',然后人民該摸清當今'民主'下各政客的心理陰謀,了解他們在'民主'面具下的對我們施于的各個心理圈套,才用判斷力投下正確的票碼。那些看不清,不誠認自己為'政治家'的政治家,才是真正為人民的代议士。

正如柏拉图所論,國家最高領袖,需要的是一位哲學家!

思想快乐...!!!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