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有效的旧文--在山埃采金上展现政治问责


前言:

这篇文章已经写了很久,最近朋友问我反山埃等于反政府吗?对我而言,在民主国家政府是人民选出来为人民做事的。如果政府的政策违反了人民的意愿特别是基本人权与宪法保障的民主诉求,这已经不是人民在反政府,而是政府在反人民。

去政治化就能解决民生问题?
经常听到政治人物指民众反政府与反对党喜欢政治化课题。白小的时候我们听说过无数次,20年前我们也听许多政府官员与部长等称红泥山居民政治化抗毒课题,最近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也有部长级与州行政长官以反对党与一小部份村民政治化了原本没有毒害的山埃采金工作。
似 乎对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只要“去政治化”任何问题都解决了。请问原白小校园白白的丢荒了8年之久,红泥山居民患血癌与畸形婴儿的诞生与武吉公满村民的 怒吼、哀求、惊恐都很浪漫主义的吗?难道不讲政治派几个委员会领袖与高官吃一顿饭就能解救受害人的危机吗?如果是如此简单为什么红泥山要拖了十年之久、白 小也要经过八年抗争而武吉公满新村又需要多少个八年、十年来解决呢?

将心比心,如果高官们住在现在的武吉公满...

作为《抗山埃保家园》在网络宣教(宣传教育)的一员,我们可以看到村民从无助到重新振作;我们也看到网络上透过youtube的实地拍摄、facebook 上大家的鼓励与打气、部落格里的留言已经开始引起马华特别是马青的一些领袖的关注,而且他们也能突破反毒工委会数年来无法逾越的厂房大门听取厂房千篇一律的山埃采金很安全、很专业的泛泛之词。

试问如果村民不表态反对山埃采金在住家门口不到二米进行以及诚实的反映自己深受其害的医药数据证明,我们一般市民能够开始关心问题的这严重性吗?因为村民的痛苦经历与心理失去安全感的心理压力已经引起各方的关注。简单的说,一场运动的崛起一定是感觉利益受损、公民意识的开始加强与真相分享的基本过程。

而要求一个健康与安全的家园只是人类文明权利中最基本的诉求,这道理太简单不过了。如果还有人想用“政治化”或“煽动人民阻挠发展”等罪名强加以居民身上,我们反问:“如果有人把山埃采金的作业与近距离采金的实况搬到这些高官显赫的民房或豪宅门前,难道他们就不会反对吗?”

如果没有山埃采金...
在马来西亚当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事情就可能当着法律了,而政府的不负责任言论(如不要政治化)与群众对公民权利的模糊概念,导致大家经常对于不平等的事情不敢据理力争更不会追根究底地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做价值判断。我们访问村民后得知,一些所谓的村委对当地积极支援反对山埃采金的村民动辄警察会抓人与会被内安法令扣留等恐吓之语。

为什么不能公开证明采金符合国际安全标准?
透过现象看本质,在武吉公满如果反对山埃采金只是一小撮人被反对党唆使的反政府行为,为什么当地报章(东海岸版)不断的出现一小撮人站出来说明山埃采金是多么安全而反对的只是一小撮人?所谓谣言止于智者,难道反对山埃采金的所谓的“一小撮人”可以影响什么吗?我国是民主国家应该尊重言论自由与法制精神,如果反山埃村民所说的可以对那些经常见报与其幕后的“热心、爱心发展新村”的财团造成损害,为什么有关当局没有认真、专业与透明度地与那些认为自己受害的村民对话?为什么要态度强硬到放出:“我一寸土地都不会退让的”的狠话?

不能说真话的公共场合
相信有些没有到过武吉公满的阅听人可能无法想象,在这里有一个潜规则就是在一切的公众实施如民众会堂、学校、观音堂等不能公开谈论反对山埃采金。在雪华堂我们可以毫无拘束地使用场所,但是如果要在武吉公满甚至是劳勿街上(室内)开讲解大会请问我们可以使用什么“公有”场地?这难道不是政治势力在阻挠人民行使公民权利吗?请问这不叫政治化吗?

确保人民在健康与安全的住所很难吗?
其实在民主国家里宪赋权利人民有言论及集会自由,更何况村民谈论与宣传的内容完全是符合国家卫生安全标准的。有谁可以告诉我们我们要求居所保持安全与卫生是犯法的是很政治化的,应该被扣留应该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将心比心,谁愿意我们的国家有一天真的明文禁止谈论/讨论居住安全与健康的?

政治领袖应该以身作则
作为国家领袖如廖忠来卫生部长与黄燕燕旅游部长应该比任何人都需要站在保卫武吉公满新村的最前线。如果村民有意见有健康与安全受到威胁的压力,作为彭亨州国会议员的卫生部长应该亲自的到访村民、如果村民是瞎猜造谣应该与厂方配合提供该地山埃采金的真实与安全的数据而不是以不要政治化来代替会见村民解除疑虑的最佳途径。作为当地国会议员,黄燕燕部长非常有必要的帮助宣传武吉公满新村的家乡美食,相信没有人会说黄部长为武吉公满宣传是以权谋私的。当然如果在许多时候为了证明猪肉无毒而大吃肉骨茶的部长们也应该以身作则在武吉公满新村住上一段时间(住几天是不够科学的,村民闻到的异味与许多症状都是需要经过一些时候才发生的)。本人在该村小住一晚,发现其宽频速度也与市内相差无几,而且政府办公综合大夏正在武吉公满邻近的劳勿医院毗邻,根本不会影响决策工作。而且劳勿新村空气清新,说不定我们的政治大忙人可能会小住一段日子后有更多灵感来反击反对党,就如廖忠来说,反对党以政治化来夺取都赖区州议席,那么,廖部长更应该以事实证明他不是只会说反对党政治化其实还有更多反击反对党的数据的。

本人不是信口开河,请前马青团长(廖忠莱)到我们《抗山埃保家园》的网站看看现马青领袖怎么形容他们现在在这起事件的难处

“CJ Loh阿俊 said...
BCY,昨天我也出席了讲座,和我一齐出席的三人包括一位劳勿出生的化工专家,他给了我不少宝贵的意见。他也加入了马青专案小组。还有几位专才也从旁协助。Anonymous,当地马青也是居民,也是受害者。至於村委,他们也很无奈。希望您能諒解!阿土伯,
谢谢您为小组打气,不管圧力多大,我们都会尽力协助,谢谢!”

到底他们有什么难处,难道部长们对同志的难处见死不救?我这样说又很政治化了吗?难道要阿俊他们不来我们网站才能够贯彻马华大官的“不要把问题政治化”的政治“信念”?

请尊重人民的生命与尊严--还政于民
简单的说当人民失去了安全与健康的保障才会诉诸政治与法律等集体途径来解决困难。如果没有问题,没有人会傻傻的听什么反对党的摆布,年过半百还要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赶赴国会与讲座会等等做一般人不愿做的政治诉求工作。请大家好好思想政治是不是真的只属于政治人物的玩物还是普罗大众共有的公民权利?

~求真~

评论

eddieliow说…
求真,我国的政治气氛又别于其它民主国家,这里的政客(尤其是执政党代表)太过自私自利,软弱怕事(怕向他们的联盟老大摊牌),官官相护,。。。总之可以用上代表不好的形容词都可用上。坦白讲,如果还是现在这个政府班底,情况还是会保持一样,马照跑,舞照跳。我们如果想改变,选择和决定权还是在我们的手上,只是我们需要一点时间去等候时机。别犹豫了,等下一个机会到来时,敢敢的做出你自己的选择吧。
eddieliow说…
现在已经没有几个马华代表可以像罗秋俊那么要正义感的咯。
谢谢Eddie兄的交流。
我想政治结构与既得利益已经决定了国阵的政治素养。

我说的是国阵不止是马华,到现在他们思考的还是如何增加自己的财富或者是如果确保赚来的财富不会失去,这就是既得利益者的终极关怀了!
eddieliow说…
为了自己和孩子的将来,我们一定不能灰心,一定要做得比以前多,比以前好。加油!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