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肮脏的?

朋友问起政治是什么的也有朋友告诉我政治是肮脏的,经过思考后,我一口气就把个人的想法写了出来。希望与大家共同交流与探讨。

政治是肮脏的?我想可以从不同的层面来剖析这命题的妄自菲薄。

当人类有了基本文明的时候,大家的关系只是互相合作所以有了物物交换的制度,但是后来发现有些人并不需要,或者不能满足在物物交换的制度,就开始发明钱币的制度。

有了钱币,人类的选择性多了,而权力也开始集中在中央了,人类的思想开始走向统一,形成了法律、契约等。


直到宗教被利用后,政权不断压迫与扭曲人性后,人类开始反省,有了启蒙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运动等。当然与此同时,宗教也被普遍地认为是导致人性扭曲与统治工具的根源。

所以我说文艺复兴带来的是从集体主义走向个人主义,许多人摆脱了教廷宗教的束缚后,以为可以按自己的本意看世界,结果许多哲学家、教育家、政治家、学者都不断提倡个人主义,或者是个人主义如何被他们编排到政治或社会理想国里的集体主义精神。

不错集体主义缺乏独立思考空间,不要忘了个人主义更加缺乏独立思考本能,要知道个人主义除了一些比较强的学术如尼采、叔本华、罗素等以外,更多的个人主义者是以既得利益与享乐主义为核心价值做考量的。

今天说政治是黑暗的、是肮脏的朋友,基本上是对政治失望的一群,他们可能心里有自己的理想政治,也可能完全没有理想,有可能介于两者之间,对政治的利用与认知只是停留在功利主义的思想框架里而不能把政治摆放在人类生存态度的认知上。

政治是肮脏的因为个人对政治缺乏基本掌握与参与。许多人把参加政党当着一种既得利益的获取/套现。不管你是有理想还是完全是个人主义的精神来投身政治,当你不自觉的把政治成为工具而不是一个可以分享的权利与理想;人类的贪婪、急功好利、好大喜功、打压别人抬高自己的原始人类的表现就自然的显露了。那是因为权力失衡与政治认识的错误导致的

对于这些权利斗争的争夺战,我们可以加于批判讨伐,但是不应该把政治活动当着政治。political is not politic!政治常态或政治意识形态并不是人类的政治理想,这点必须分辨明白,不能混淆。否则您在自命清高、不同流合污的、尝试置身度外、政治是肮脏的、肮脏的政治等等观念彻底的放弃了作为人类的尊严、共同生活、共生关系的尊严与合作精神

您不管政治,但是政治却统治、驾驭、监控、遥控、操弄、利用、践踏、教育(洗脑)、恭维您的无知、玩弄您的感情等等负面意义的对不管政治的人类的嘲笑与戏耍!

因为您把这些政治无形中变成了另一种对人类尊严扭曲与践踏的妥协与认命。您误以为“政治”是属于政治人物与政党的玩物,我们普通老百姓玩不起,所以不玩。

我可以这样形容我国的政治就如国阵拥有一支伪政治思想的球队,每一场比赛都用自己的裁判、司线员或收买与控制了执法机构。所以您要正当地赢得比赛是不可能的。因为球赛过程与结果完全就掌控在国阵手里。

什么是伪政治?就是能够妥协出卖人性尊严、可以打压公民、可以利用国家机器来操弄民意的手段,这些就是一般人所谓的“政治”。他们可以把没有证据当着只是道德的缺失与法律无关、把人命当着玩笑、把人民的财富当着私人财产、把国家法律与立法机构成为他们奴役人民的棋子等等。这些是对国家与人民的概念本末倒置的伪政治行为与手段。

如果我们认为反正球赛都是肮脏的,我就不要踢,我就不要参与我就杯葛它、我就放弃它。但是这些球赛却是决定国家人民命运的博弈,不是儿戏不是玩笑、也不是用政治是肮脏的可以为自己开脱的,更不是“我有投票啊”来买下心安理得的赎罪卷。

请问内安法令是好的吗,大专法令是好的吗,煽动法令是好的吗,选择性提供是正确的吗,司法的堕落是正常的吗,种族不能和谐是应该的吗,赵明福、蔡添强、安华、林冠英、黄朱强等等面对的政治迫害都是自讨苦吃吗?

如果您认为政治是肮脏的,是黑暗的,您还管明天还有没有希望吗?您还会有心思在上政治或哲学或教会里的主日学的时候思想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吗?

您不会,因为当您太过关心政治、太多参与活动您就玷污了自己的人格,您就是同流合污的人,您就是没有原则的人,您就是被一班朋友嘲笑为党工的自由主义者.....

但是您不明白您的观念只是对真正还政于民、管理人类平等、平权、还人类尊严的战役里孤军作战,甚至弃甲而逃!


今天许多人质疑博客在改变国家政治方向的能力,质疑人民在传统政权与政治权利虎视眈眈之下如何要有效地进行政治抗争。这些是方法论的问题,还是认识论的问题?我想大专生必须自我反省,如果是方法错了,还可以进行改良与纠正;但是如果是认识错误了,那就会不停的原地踏步、妄自菲薄、置身度外、自命清高、隔离自己与受苦群众之外、无法解读还政于民的运动是全民的运动不是政党政治的特权!

说到底,对于政治认识的教育与自我教育其实就是个人的世界观,您的世界里能够容纳上帝的公义为什么却不能容纳改革社会的勇气与谋略呢?

不清楚认识自己在国家的定位,永远无法认识自己是国家主人与人民是老板的道理。这定位非常重要,不但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孤芳自赏,否则您就对真实世界里的压迫、逼害、打压、剥削、侮辱、镇压、贪污、滥权、霸权等等恶行无动于衷,自艾自怜与自暴自弃

评论

风满楼说…
消化了你这篇大作,仿佛上一堂政治课,当真难能可贵,获益不浅。向来读书不求甚解,自然对于政治这玩意儿不甚了了,然而作为 Malaysia Boleh 的纳税人,长年累月耳濡目染之下,政治似乎专为工程合约服务。
chchoo说…
Politic itself is not dirty, it's the people. There are great politicians as well.
谢谢风老师的到访,写这文章就是要学习苏格拉底喜欢对话的追求真理的方式。

政治是什么开始我也只能说是管理众人的事,后来自己研究发展为管理众人之前必须先管理好自己。

直到上政治哲学课程,才有机会真正的透过讲师接触城邦民主。也不断思考真正的政治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与智慧,不是那些勾心斗角的伪政治行为。

朱先生,群众需要正确的政治教育,可能更大的困境能够让人更加团结的寻找政治的愿景。
Freud说…
当您了解政治的同时也必须懂得2方面。。。

人民和政府,一个国家兴衰除了一半是依赖政府的运作,另一半则就是人民的素质。

人民的素质除了包括所谓的“政治意识”,最重要的就是是否能够“奉公守法”。
Freud,

谢谢交流,但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高官都可以以没有证据来继续贪污滥权,您想聪明的老百姓会守身如玉吗?

但是我却是半夜红灯也不闯的,我不知道马来西亚有多少这样的傻人。

警察要我给咖啡我还可以调侃他说食堂在哪,我们一起去...

但是如果有法律,却没有守法的领袖,底层的如何,可想而知。
Freud说…
上梁不正下梁歪,知道了上梁错也不代表下梁也要follow,很显然的人民不理解自己的责任所在,对民主、对人权的认识很薄弱。

往往很多人就是喜欢官民合作、警民合作,但我们不能怪他们,人就是喜欢跑漏洞,走方便,然后就随随便便。人民的愚蠢造就了腐败的政府。

不能把责任完全往政府身上推,因为人民自己也没做好自己的责任,人民也要承担那另一半的责任,而不是由政府替人民承担。这也是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其实说到驾车,冲红灯还是小事,如果遇见塞车的情况,马来西亚人喜欢插位,插位必须排队,而排队的车还要继续排队,交通不瘫痪是假的。城市中3条路,其中1条是拿来给人泊车,而停车场有1/3的位子都是空的。其次马来西亚人行驶态度也是国际出了名粗暴的。

马来西亚人民除了“政治意识”要加强外,最要紧的我认为是“公民意识”如何做一个好公民,比如和生产100个精英重要。

我个人认为(可能有一点偏激)如果人民的公民意识低弱,谈什么民主、人权都是假的。。。不然就如同民国初期有其名而无其实的“民主政治”。
上梁不正下梁歪谈的不是个人如何衡量利害关系,而是国家制度已经饱受国阵巫统的腐败政治摧残。

试想,一点小事(赵明福2400零级)可能了解一下就好,更多的大案(百万上亿)必须卯足全力去缉捕真凶。

如果上梁是腐败的权力架构,下梁如何奉公守法。

要人民奉公守法就必须根治国阵政治文化的严重腐败本质,要根治就必须回到法治。

一个贪官贪污腐败的可能是一个普通百姓十年百年的平均收入。所以上梁不正能够要求只是贪小便宜的市井小民吗?

一个有有权有势的上梁可以扭曲法律与社会价值观,但是老百姓想扭正确被政治迫害,包括把人民该得的拨款分赃了。

我说的上梁虽然不多,可能只有成千上万,但是按比率计算,一个不正的上梁只要因贪污滥权所得的款项可能是一般人民贪小便宜的10倍到百倍、千倍,请计算国家的损失有多大?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