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掉脏水还是小孩?



分析空想主义家对政治的片面认识:

他们片面的思想允许把历史与真实发生的滥权、暴政、恶性宣传等事件(events)当着随意切割的事情(things)。

他们可能是一班既得利益者,极力维护国阵(保守与维护个别集团利益)的政权合法与完整性。

他们也可能是完全没有政治架构蓝图的空想主义者,他们的政治理想是民联如果是好的政党就不能有人跳槽、不能有议员贪污、不能有许月凤这号人物、民联如果曾经答应什么就必须什么都做到,这样才不是国阵。

他们完全没有分析与考虑,那些议员为什么会变节?最终的利益属谁?谁在背后或明处策划变节?这些变节如果成功你的空想理想是否更加让你否定政治应该走向民主、透明化、法治等概念?

如果小孩在浴缸里洗澡,你是把脏水倒掉还是把小孩也一同倒掉?如果你个人议程是要无限放大民联与国阵毫无两样,如果你的议程里是要证明国阵与民联上台都一样只是证明你是一个权利狂者!因为你迷信权利,因此你根本不相信民主政治应该有考验领袖或个人政治利益倾向的过程与其可能性!

因此你不能分辨,这些议员的变节的局势对民主政治的嘲弄,而接受他们变节的政治理论是否站得住脚?那些要求别人投废票的是否考虑到这些是绝望主义者对民主政治的破坏?

说穿了,既得利益者是不择手段保护保守政权,合理化他们308的失势只是暂时的!而那些空想主义或绝望主义者因为对民主政治没有一个整全(whole pictures/complete)的概念,不能接受民主政治必须经过利益斗争与政治选边的游戏后才会暴露的政治立场!前者是为了真实的钱权政治利益而后者则是没有把政治斗争看为从暴政走向民主必须接受政治人物变节的过程来界分这些政治人物是为了个人利益还是人民的利益?

如果你认为倒掉孩子没有什么,请这样看待,你倒掉孩子的动作就是要承认倒掉的是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权利、公民的权利、社会应该走向善政、民主的轨道等等!

评论

沙崙说…
就让他们的失势,从他们理想中的“暂时”,成为下届投票后的“历史性”事实。
加一句:求真跟思问的手笔、语气、愤世嫉俗的感染力....很像。
能够触觉感染力完全是一个正常人对公民事务的关心与担心而并存的。

如果不能明白人民的痛苦与哀伤,我们如何感染也是不能有任何效益。

主耶稣对世人的悲悯不是只是知识上的认知而是生命的体认,所以祂知道人的需要。

我们从祂哪得生命,更应该将上帝的公义、慈爱、恩典等让痛苦忧伤的人可以体尝,说不定他们将因此得到上帝永恒的恩典。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