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种族主义的真貌!

种族主义与宗教极端绝对不是为政治而政治的。国阵的种族政治目的是要分化人民团结,以便在政治上减弱反对党对政府的制衡力量(逐个击破)。


掌握了政治的霸权他们就可以翻云覆雨一手遮天,没有什么制衡,没有什么监督机制,更加不需要幻想有什么透明化。

反对党对种族与宗教的依赖与捍卫当然是先保住基本盘,因为没有了本钱就没有了谈判的价码,至少和国阵比较弱势的如马华、民政党、进步党等或反对党比较弱势的如人民党等都有一个基本盘的架势。但是当这些基本盘用多了就掉入国阵的分而治之的陷阱了。你反对党如果不能团结再怎么强也是一个党赢得20多席,但是还要和其他反对党争来的。对国阵来说根本动摇不了他们的2/3优势。当然308后,格局完全改变了,民联能够在国阵的几次布局中沉稳应战就可以看到他们内部个别可能非常多矛盾与问题,但是共识还是挺强的。阿拉事件没有导致内安法令等老马招牌出台就可以看见民联的灵活与一致性应该是国家民主的一大进步!

所以我期待更多人捅破那些所谓害怕种族主义、宗教极端的政治阴谋,其实他们越出这样低俗的招数越显示他们的既得利益高过一切法治、民主、公正、自由、透明度等等民主国家必备条件。

简单的说对一个执政党而言祭出种族与狭隘宗教论述目的不是要团结人民,当然也不是要团结某个民族,这是必然的。大家可以考察马华在提出啥种族论述、捍卫种族论述后我们华人是否就获得公平、尊重,同样的马来人也不会因为所谓大团结就因此生活素质都能提高。真正得益的只是那些朋党与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

反之我们迎合他们的调调,怕骚乱、怕被打压所以不敢提出公民诉求、不敢争取公民权益才是助长这些营私舞弊的勾当。试问国家丰富的资源、资金都去了哪?许多无头公案都什么时候可以伸张正义?

简单的说,你越相信种族论述就自讨苦吃而且说不好听是自己送上门的傻瓜。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