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明志认识的“中国”新年歌?



据我所知(我没有去过中国)中国在开放唱这类新年歌曲前马来西亚已经唱了至少40年了,到底是现在的中国抄以前的马来西亚(一成不变)还是马来西亚抄中国的新年歌?

穿红衣就想到红卫兵,可见黄明志的思想除了全盘接受台湾那套把共产党最黑暗的当着共产党的标签,了无新意以外,没有什么新的思想跨越。但是华人新年穿红衣不是要赶年兽吗?

如果要把放鞭炮穿红衣的习俗去掉叫着localized,那新年源自哪里,心里对音乐的包容与跨越,对文化的认知与传承去了哪呢?是否说我们现在已经是马来西亚华人就不需要新年了?那么过新年是一种虚伪的过节吗?

我想最重要的文化冲突不是放鞭炮违法,而是现代音乐根本没有文化底蕴来传承文化的内涵与民族色彩。如果各位认为人家有春夏秋冬才有那么长的春节庆祝,那么我们是否要节约一下马来西亚的农历新年假日呢?这样才比较localized啊!

今天许多人对事物的批判流于表面,只在乎个人感受的表达,但是是否伤害到更多人的感受似乎毫不在乎。我个人不鼓励一成不变,我也希望新年歌曲能够创新,能够有本土化,不要只是应景但是是否有人能够写出更多除了好大喜功以外的歌词能否多激励的,多劝勉的,多提民族节俭、宽容、历史感等内涵?

我特别喜欢一首赵丹 - 春天里 【電影 (十字街头) 片中插曲】


如果觉得没有时代感可以听费玉清唱的


看看本土对政治对国家在新年的反思:我不是寄居也不是流浪肯定了公民的定位也没有抹去先贤对民族文化的贡献。的确在建国前我们可以有不同的思想但是在建国后就应该以国家作为主体,那些把种族主义喊得最叫嚣的其实正是对自己所认识的民族定位的迷失。怎么能不迷失呢,如果您天天过着纸醉金迷、过着肉酒池林的生活,心里还有民主与法治制衡吗?就如一个花天酒地的父亲或一个不理家务的妻子怎么会记挂孩子是否有没有学坏呢?如果自己都管不住,有什么资格管其他人呢?

种族主义除了制造既得利益,其最大的心理表征就是对自己失去自信,以为霸占别人的就表示自己站起来了(马哈迪说站在箱子上面的也是巨人,哈哈!)!从思想根源来说这类人物是进化论与物竞天择的笃信者,我们完全可以怀疑他们对信仰的认知!


最后说,如果反叛就是真理,红卫兵已经做得够灾难性的了,黄明志等算得了什么?看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我不是提倡保守主义的,但是我觉得对民族与文化的尊重是作为有根民族最基本的涵养,不然为什么我们对林连玉先生他们尊重,为什么我批判沈慕羽先生对国阵的憧憬已经失去了新民族性里追求民主与人权、民主与科学的那种更高层的思考呢(沈老先生的政治认识可以从每回大选要求国阵对华人好一点的期盼里可以窥探,这也是华团对国阵特别关爱甚至可以典当国家公义与民主、法治的前提)。

评论

cindy说…
求真,你好。
谢谢分享你的见解。
比较喜欢费玉清的《春天里》。
(请问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对不起,冒昧了。。。)
Cindy,
不客气,谢谢到访与留言交流。
(我是男生。)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