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谈不可”--千万不要把KPI变为模糊人民的工具!

人们总有一个倾向,特别是接受教育比较多的,很难不会当被别人问起KPI是什么?KPI精神是什么?KPI有什么项目?等等问题可能对答如流

但是怎么把KPI的要求联系在安华第二次因鸡奸被审、赵明福案件的KPI、警察对示威(没有和平目的)与抗议(有政治诉求一般比较平和及有备忘录、诉求等等)的KPI、林甘司法丑闻的KPI、新闻自由的KPI、言论自由的KPI、网络博客等等的KPI等等连贯在一般追求素质与问责文化里呢?

如果我们不能把人类最基本的权利与义务贯穿在问责与监督制衡上,就算有100个项目的KPI也不能测量得出真正的KPI是必须独立、专业及符合大众利益的!

所以我们应该说308后,一些人民的声音已经逐渐被听见,特别是113%的总警长的超标KPI的故事已经引起民众热烈讨论与不满。如果不满没有原因我们应该检讨我们的政治教育是否没有到位,反之能够提出不满的理由比如,在透明化、专业化、独立性、可检验性等等的关键绩效指标的最基本的科学要求,那么我们可以相信308的政治醒觉只是一个开始,群众的对国是的求知欲与政治参与已经逐渐成熟。

因为如此,不管是国阵抛出“一个大马”、“绩效关键指标”、“人民冠军”或民联的“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废除内安法令”等等都必须得通过全民的检验与评。并且那些政党政纲等等面对批评的时候是以什么态度(接纳或嗤之以鼻),是否这类批评被消音等等都是大家(公民社会)都必须去维护的权利与揭露的!

别让绩效关键指标成为障眼法!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