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欲开放党籍的历史昭示之回顾与反思

最新:重新编辑与加亮加厚重点文字(highlights&bold)
当国阵主席纳吉提出开放党籍给亲国阵的非党派人士,意味变相的承认种族政治在大马开始走向穷途末路。他们几十年高喊的友党关系合作无间、虽为种族政党却能兼顾多元、国阵是最好政党联盟、国阵是国家唯一最有效服务人民的政治结构等等的政治口号都成为历史的大话


面对后308的政治多元、思想独立、民主诉求等等的政治思潮的冲击,国阵的种族政治的真实面貌终于现行了。

政治分析流于人物化
先别说成员党间的合作关系如何,国阵个别的政党从巫统、马华、民政党、国大党、进步党等等政党都面对不同程度的党争利益纠纷。与此同时,让也让我们分析一下,所谓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与巫统鹰派的大马来人主义是否没有冲突?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是否已经获得他所领导的国家大党--巫统的多数程度的支持,而在成员党里是否有获得完全的支持?这些问题似乎很少人过问,因为我们国人对政治的分析还是离不开对政治人物的闲言碎语(gossip)而非政策上的分析。

正因为数十年的“主流”政治思考模式导致鲜少人过问这些所谓领袖提出政纲的动机是什么,是否与他们政党的政纲有冲突、有分歧?无论在执政党的国阵与反对党或在野党民联或其前身都围绕在,领袖讲什么而不是各种各样的政策如何影响国家前景。这类既定思想也影响了人民对民联个别领袖的期待,过于对他们提出的政策是否可以实行。比如一般人思考如果安华不能领导民联,民联是否会式微而不是检讨华事件2对国家民主、人权、法治等等的冲击。

国阵的霸权政治
国阵呢,数十年来不但不能提出一套全民平等的政纲,而且还能有效地利用种族课题、宗教敏感、一党独大(国阵)是国家发展的基石等等怪诞言论保持从来不用轮替的政治怪象。当然很大程度上内安法令、出版及印刷法令、大专法令、警察法令等等有效地牵制着人民独立思考与政策批判的民主问政及问责空间。正当在野政治力量对国家各类课题争论不休之际,国家机器却工具性的塑造他们(在野集团)以种族争取或非种族政治理想政治进行自我分化,制造在野党缺乏执政经验的形象。这类不合作、不能合作、不可能可以合作的印象已经成为一些不能相信历史主导政治的一般群众一种认识的原罪。他们宁可相信国阵成员党虽然理念不同、争取对象不同但是却可以提供个别种族的需求;因为经过白色恐怖制造的许多“敏感”课题已经导致人民不敢站在更开放的政策性思考国家的未来。这就如我询问一位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关于新加坡人对政治探讨的氛围如何,她说没有人敢公开谈,因为怕被抓。这就是所谓大家向往的民主国家、所谓什么都一流的国家,竟然是政治禁地。

在野力量的零散
所以举一反三,国阵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不是因为他们的治国政策如何地大公无私、惩恶除贪、人人平等,恰好这些基本的公民诉求在国阵的表现都是不及格,问题在哪?为什么一个无法满足全民诉求的政治联体竟然可以如此获得数十年不倒的政治“委托”权?我想真正主要的问题是国内政治在白色恐怖笼罩之下,已经失去对历史、全面的政治理念与独立思考的广泛探讨与深入研讨及分析。在野党在所谓小党自觉意识(缺乏政治资源与多元支持力量),焦虑在如何挣扎求存,所以多次在民主政治十字路口都错过了持续合作深化合作的契机。

失去了民主政治“人人平等”核心思想的诠释与缺少政治动员(宣传教育、探讨、交流、联合声明、求同存异)的政治运动,多次地把民主理想如“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争取大开放”、“全民公正”(烈火莫熄)等沦为政治口号。这失去政治诠释权的窘境不但不能把政治教育在全党或民主雏形政治联体里自我教育更莫说在全民中推动政治教育及政治动员了。

过分追求“平民化”政治的代价
简单的说国阵与联盟对在野力量的围剿成功除了白色恐怖的国家机器“居功至伟”,而那些失去公平政治管道的人民对民主政治失去政治主权(选民为什么投票:窥探各党政治口号与政治宣传就可以理解,太深奥或概念式的政治理想不适宜在国阵霸权里开展)。我们可以这样分析,当人民的选择相对的少或贫乏,他们的选择就不可能是多元、全民化的政治夙愿。而因为在野力量太过单薄,无法团结大多数人民与民主力量(反对霸权),导致政治宣传偏向讲自己支持者爱听的话及国阵支持者听得懂的政治语言。撇开政治迫害的现实不谈,在野力量不断的在争取支持中窄化了其政治理想,导致了大家撇弃舍近求远的政治大格局无兴趣思考政治大方向(就如大家经常误会了Maslow需求的金字塔原理是没有满足下层是不能争取再上一层的心态;用比较白的话说,政治就是管吃饭的问题,如此轻蔑民主政治(理想国)的涵养)。

p/s:原本打算写国阵开放党籍的反思对于国阵种族政治的分崩离析。但是写下来后,发现必须对政治历史的观察做一些重述,然后才分析所谓“纳吉的一个大马”与国阵既有政治是否可以分道扬镳?个人也期待这篇文章成为抛砖引玉,让更多政治探讨与评论不再停留在个别政治人物身上而是从时代的意义来分析与评论。

从策略上说,一个只会守而不会攻的策略是注定失败的,所以我们看到引进强大的攻守兼备球员后,曼城可以双杀领头羊切尔西。而我们可以反思的是在野力量在是否可以攻守兼备?对不起,我谈的是历史中的马哈迪时代后的在野力量1980-2000.

当今同名
此文在2天后(2010年3月2日)在当今大马排位,让“长篇大论”吐气扬眉:p

评论

值得欣慰的阅读现象,希望国人对政治的探讨与认识都能够更加开放,更加对民主政治现况实事求是。

写了那么长的历史回顾还是有那么高的点击率,希望可以促进独立思考,别把政治看成是政治人物的格言或谎言,更应该探讨为什么及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

最受欢迎 读者来函 |
| 10年2月24日 下午3点42分取消添油新机制
史开达 |

10年2月28日 晚上9点20分国阵欲开放党籍的历史昭示之回顾与反思
求真 |

10年2月28日 晚上9点21分大马汽油津贴、规划经济国策之弊端
李明仁 |

10年2月25日 晚上8点26分石油税不税,不由你?
剑逸 |

10年2月27日 上午9点41分烂苹果离开,民联更茁壮
倪可敏 |

10年3月1日 傍晚7点34分大吉利是
天堂鸟 |

10年2月27日 上午9点44分把国阵忘了吧!
max tan |

10年2月23日 傍晚6点40分“招牌中文字涂黑”纯属抹黑
尤泽祥 |

10年2月24日 晚上8点20分国阵成员党的紧箍咒
Ooi Tze Howe |

10年2月25日 晚上8点18分不论团拜人数又能赢吗?——回应王赛芝
redjun koon |

10年3月1日 傍晚7点28分“朝野人气大比拼”的新春大团拜
天堂鸟 |

10年2月22日 上午11点40分太空署总监的歪论
Kalment Liow |
对不起,编辑之后的时间有出入,所以抓图贴在正文。
keykok说…
有时间我会多看几遍.......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