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炮轰圣经十点方案“分而治之” 基督教组织控诉四十年受歧视

当今大马全文转载

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提出10点新方案,不但未能解决马来文圣经的课题,相反地使到这场风波有越演越烈之势。

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CCM Youth)秘书丹尼尔今日发表措辞强烈的十点声明,矢言捍卫民主原则和全面自由与权利,拒绝接受依德里斯的10点方案。

不过,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否认,其要求是不可理喻、放肆或制造麻烦,更对教会过去长时间保持缄默和妥协的态度感到遗憾。

“虽然出自好意,但是教会领袖却被卷入毫无止境的没生产力闭门会议,给予从未兑现的口头答应和口头协议。不幸的是,教会与基督教徒的好意没有获得回报,而且闭门协议从未兑现。最近的马来文圣经问题就是最后一根稻草。”

逃避基督社群40年歧视

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呼吁所有基督教徒与教会领袖站在同一阵线,以便为基督教社群达致解决方案。

在其十点声明中,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首先抨击十点方案只处理马来文版圣经的课题,却逃避基督社群近40年来所面对的歧视,以及宗教自由渐被侵蚀的问题。

全面恢复基督宗教权益

其次,该青年团坚持政府必须完整恢复宪赋的宗教自由和权益。

它炮轰国阵政府从1970年代开始就不断对基督教实施种种的限制,如把教会学校的十字架移除、在校园禁止或解散基督社团、调走教导基督教知识的老师、将马来文圣经宪报为国家威胁、阻挠教堂和坟墓的兴建。

“十点方案是多余的,因为基督教公民并非要求过分的东西,而是要求他们写在联邦宪法的基本权利被尊重和遵从。”

使用国语是天生的权利

第三,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强调,否决马来西亚基督教公民使用国语来实践其信仰是荒谬的事情,因为基督教徒使用国语来阅读、交谈和书写是“与生俱来的权益”。

它强调,这些权利“不应该被放弃、谈判、出卖,或为‘五斗米而至折腰’”。

青年团质问,为何一方面非马来裔公民经常被质疑不使用国语而不效忠的时候,另一方面,当他们要使用国语来阅读圣经的时候却被阻挠。

促政府撤阿拉字眼上诉

第四,该青年团也抨击政府的十点权宜方案毫无法律基础。

它强调,若政府是诚恳的,它应该立即撤除对天主教会“阿拉”字眼案的上诉,这会让阿拉字眼和马来文版圣经的限制不复存在。

“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促请政府坚持民主原则,勿采取迂回途径来玩弄伎俩,这样不能反映它的诚意。”

欲对基督社群分而治之

第五、该组织批评政府的十点方案,是尝试分裂基督教徒,企图“分而治之”。

它质问,正当政府推动“一个大马”之际,为何会出现两种圣经和三种解决方案?若是如此,“一个大马”就只是一个政治辞令。如果教会领袖同意这个方案,届时沙巴与砂拉越原住民将有一套法治,而半岛教徒包括原住民将有另一套。

担心妥协最终变成陷阱

第六、虽然基督教社群一直都获得保证,但是最后都以失望告终。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促请教会领袖更加理智,所谓的妥协最终演变成陷阱。虽然政府给人妥协的印象,但是他们却可能后退,出动政府机关在相关州属去骚扰书局、印刷商、船务公司和学校等。

第七、教会领袖无须仓促决定,迫切的是他们没有牺牲未来一代,或者侵蚀未来一代自由信仰的权利。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促请教会领袖用尽一切时间,在不牺牲信仰之下发问所有问题。否则,未来一代回溯今日时将会忆起,过去的领袖作出妥协或保持沉默,当他们有机会时却没有捍卫正义。

质疑依德里斯没有权力

第八、虽然保持对依德里斯的尊重,但是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却质疑,依德里斯在处理此事时是否获得内阁的全力支持?这是因为一些内阁部长的基调和缺乏在媒体出言支持,就连首相本人也罕有的沉默。从内政部长和不同的“影子守门人”的言论,没有任何保证相关部门将会兑现任何协议。

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相信,当局急着达到解决方案,与砂拉越州选举有关,担心这将影响基督教社群。它担心基于这种“短期机会主义”态度,所以政府才提出这个政治权宜之计,主动劝告教会领袖提高警惕。

如果政府真有诚意解决基督教社群的怨言,它相信当局早应设立一个联合特工队,包括首相署、内政部、总检察署、教育部、各州政府与宗教局代表。

内长下令盖章不曾道歉

第九、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指出,目前只有依德里斯道歉,没有其他部门包括下令为圣经盖章的内政部长不曾发表任何正式的道歉。

第十、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表示,除了依德里斯,许多身为基督教徒的内阁部长都保持沉默,其中一名部长甚至批评基督教徒进行祈祷集会是愚蠢的做法。大马基督教协进会青年团挑战内阁部长必须忠诚,今日起选择侍奉上苍或人类。

信仰反思:
信仰是基督徒与上帝的认知与体认关系的内容,如果信仰无法回应时代并乖离圣经原则,有问题的是赋有管家责任的基督徒领袖,求主怜悯借着圣经与教会历史向我们的世代说话。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