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思维、新闻自由、公民教育

新媒体时代打开一个新的格局。不但是对国阵贪污滥权象征的拷问,也是对民联甚至说代表民主个人或团体的考验。

新媒体打破言论封锁
当听众问迦玛可以继续在youtube上“早点说马”吗?这是听众的想象空间大了,而迦玛等有没有这个意愿实践他承诺的不与听众脱节,或坚持要回到988?(产生的这样想法也是因新媒体的上传下载的功能,几乎听完槟城全场的讲座而想到的。)这样一个人听,反而会冷静思考,迦玛实在与否,因为我直接听他的声音,呼吁群众做为他(迦玛)做事。他在吉隆坡强调不是为迦玛而为马来西亚、为人民自己。主流媒体新闻封锁并不能把欲亲自听听大家怎么说的消息封锁,这也是新媒体打破主流媒体垄断言论的大突破。根据一些前辈透露,即使是当年林冠英vs.翁诗杰的“谁是政治寄生虫”的辩论会也没有988电台事变后第一次迦玛与听众会面这样轰动。当然必须清醒的,这可能在只能发生在网络普及使用的地区。

无论迦玛如何表态,我不觉得因此有损我挺迦玛在被民粹声音与政治干预与打压后的支持。因为我们必须要学习如何唤醒群众明白没有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可怕

单元思维的危机
国庆日的夜晚和我们教会的传道通电话(特别记上这一笔是要鼓励更多的基督徒关心国家与社会)。我们谈到今天犯种族歧视的校长、带种族情绪的黄明志都是单元教育的受害者。一个长期的utusan读者能够有独立思考吗?我不是没有答案。曾经一个马哈迪的粉丝,他家人为了让他在国小的国语进步,就让他读Utusan 和Berita Harian。从此后他的政治意见一直受到华族朋友的排斥。但是他丝毫没有感觉自己的单元思维,直到有机会在烈火莫熄年代后期看到 Raja Petra Kamarudin 的文章,才开始分析,那时候他在大学毕业了。试想十多到几十年的单元思想的培训是多么可怕啊。试想有多少人可以走出主流意识掌控而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公民教育从独立思考开始
别的不讲,就谈公民教育,到底我们知道公民除了自己不可做这不可以做哪,也应该有批判及监督制衡国家领袖与社会领袖等所违背公民教育的立场与做法吗,谁教我们?没有,我们的教育缺乏思考,只有填鸭式。所以所谓一个正常人(接受主流意识教育培训的人)怎么可能独立思考、怎么可能明白公民社会的重要呢?试问您在社区除了响应政党一些的活动或下乡服务,可有做过如何教育社区人民重视公民教育吗?

从单元走向多元思维
我们武吉公满的抗山埃保家园的战友,曾经就是非常感激能够在拉曼学院时代,服膺马华号召的下乡服务,但是这样的服务能够唤醒他们保卫家园吗?没有!只有在家园面对危机重重的时候,参与了抗争才慢慢地走上公民社会的步伐,开始很主动的关心出席各方面的讲座(声援赵明福、蔡添强、528新闻不剪之夜等)。他们不但从单面思维走向捍卫家园,而且还走出武吉公满融入公民社会。这就是为什么去年公民社会奖提名里有武吉公满抗争运动这个名字。

单元思维的根源来自单元教育。因为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及正确的公民教育,我们的国家与社会将会有更多的打着种族的旗帜,图谋鼓动仇恨与冤屈的各类失去对话机能而产生的病态现象。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