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马来西亚不上网24小时

Page ini akan menggantung seluruh kegiatan dalam talian selama 24 jam selepas tengah malam 14 Ogos bagi menyokong kempen oleh Pusat Kewartawanan Bebas (CIJ) sebagai bantahan kepada pindaan terbaru skeysen 114A ke atas Akta Keterangan 2012 yang didakwa mengekang kebebasan di Internet.

【马来西亚不上网24小时】 文 / 黄建民 . 马来西亚

为814 黑屏抗议日壮行!

自从网络成为21世纪趋向人人平等的工具后,网民们开始感受到新资讯--特别是没有经过删减内容的新闻资讯里暴露了许多被控制媒体(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主流媒体都受到亲政府的党朋集团严控)看不到的真相。更甚的是,当智慧型手机越来越普及后,就算不用电脑也可以一机在手,世界动态尽在弹指之间。

试问在这样的大环境里许多的政治腐败、滥权、暴政等等实情怎么可能逃过人民(透过新媒体传达)的雪亮的眼睛?当然除了两个可能,一是乡区偏远地方,网络资讯不普及,二就是政府控制与限制网络流通或者立法阻吓人民在网络上批评政府或利益集团。

根据马来西亚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披露,马来西亚《2012年证据法令(第二)修正案》是在20
12年4月国会会议匆忙通过,并且在7月31日纳入宪报。该修正案制定新的114A条文,阐明任何人的名字、照片或化名出现在任何网上刊物,显示他是该刊物的拥有者、编辑、管理人,就自动假定为该刊物的刊登者或转载者,除非他能够提出反驳的证据。

为了反抗这剥夺网民与网络自由的法案,一些马来西亚公民组织已经发动八月14日为24小时黑屏日抗议日。本文不会阐述这些内容,相信关心网络自由的读者应该会自行阅读更多相关资讯。

黑屏日可否制衡恶法?
笔者在面子书上等社交媒体发现上,除了许多人响应这黑屏日,也有不少人在问这样有效吗?我想从几个方面来反思这样的提问。首先从大部分人的既定思维里总是认为抗议行动一定要被看见,而且最好能够引起轰动。否则没有意义,他们的解释是,你不上网谁会在乎,政府不但没有损失,而且你不上网不能发表与阅读新闻与评论等,应该是网民自己的损失才对!

抗议的合理性
我不想用功利主义来标签这样的心态,但是如果我们缺乏独立思考,缺乏想象为什么我们不能号召更多人响应黑屏抗议日?是不是14号失败后,我们就认命?还是我们确信网络自由是人民/公民的基本权利。我们也确信限制网络自由的法案是破坏了人民的知情权与言论自由。如果我们确信我们必须废除这114A这恶法,那么请问我们不上网24小时能够起到什么作用?或者我们说这样可以与恶法抗衡吗?至少没有一个政府可以因人民24小时不上网或号召人民不上网的理由控告人民违法吧?

合理的事情大家一起做
当然如果大家自己放弃了黑屏日的合理性,自然就会不参与,或者没有信心号召鼓动更多人参与抗议行列。反之如果我们明白我们诉求的合理性与可行性,那么如果24小时候后,国际社交媒体统计报告说14日里马来西亚网民突然少了1000万人,那么可想而知公民的力量已经说明了:至少有1000万人醒觉于自己将在网络上丧失的自由,所以做无声抗议。还记得马来西亚公民干净选举公平运动(BERSIH)一直饱受政府打压,从2007年的2万人上街到2011年709有5万人上街,而在2012年428竟然超过25万人上街,这需要面对催泪弹与暴力对待,恐吓抹黑的人民/公民运动,大家都能不计代价的走上街头呼唤和平、公正与干净选举。今天我们只需要号召更多的人不上网24小时,相信难度不会比428(Bersih 3.0)更大吧?

但愿这篇短文可为马来西亚黑屏抗议日壮行(笔者书写此文已经是马来西亚/北京时间012年8月13日22:15:48)。相信此文不能在贵刊于14日前被发表,不过希望编辑先生/女士也能够响应我们的黑屏日在15日后才刊载。但愿此文能够承载者对言论自由、人权、网络自由的呼声。但愿15日后我们再给大家带来更振奋的消息。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