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惠浓只是封闭制度的产物


我很欣慰大家能够看到郑惠浓的政治训话漏洞与错误百出,但是我也担心,群众的过度围剿方式失去了方向,搞成政治批斗而不是成为互相监督学习以及提供改正错误的环境空间。

历史塑造了我们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国家的教育与社会生活环境塑造了我们的思想方式,也塑造了我们没有独立思考,不能质疑政府犯错的认知(政府无误论)。长期以来的封闭式教育,缺乏实事求是,缺乏人人平等与公民民主教育的基本概念,我们可以发觉郑惠浓的言辞里其实都是自圆其说的论调。到底肤浅是什么,相信她(当然也包括以前对民主不求甚解的我们)也搞不懂。



我们都需要更大的独立思考并宽容改正的空间


既然我们知道,许多的思想是从被编制的有利执政党统治人民思想所造成的,我们除了应该以公民民主的认识来纠正如郑惠浓这类的错误。我们也应该做更多一些的(more steps),让更多郑惠浓或类似的他们或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被利用被扭曲的思想观念。我们需要这样的空间。因为这个国家超过80% 的人都没有较开放的公民政治思维,所以我们不应该只以谩骂及咒诅来完成民主转型的工作。

我们应该制造环境让被编制的思想得到公民与民主思潮的释放。这些东西执政党不会也不可能做,最多就是开几个啊jib哥 这类的专页让大家发泄一下,如果我们没有独立思考,我们没有比国阵更加包容更加不断进步的民主思想。那么我们很可能很快就因为我们:给啊jib哥提出条件,然后他很有礼貌的一一回答,甚至帮助你完成了某些愿望,那么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国阵政府)成功诱使你离开公共政治的关怀(public political concern),转到个人的情绪宣泄或满足。

这样和一些有围剿心态的群众思维其实及其相似,它不能长久的关注公共政治,很快他们就要寻找新的猎物,但是却不能寻根究底地查问国家官僚腐败政治的原因是什么,与国阵的政府或政治运作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简单的说,我们需要做的是更加的团结大家,寻找对公共政治的共识,不是建立自己的山头主义。我思考的包括那些一直提出华人权利受损却不能同时关心出这个圈子以外的人人平等设身处地的思想等等。

我们是猎人还是牧人?


其实反对党除了缺乏资源的借口以外,他们缺乏对公共政治与人民权利的全盘认知也是导致今天大家很满足做猎人却不热衷做牧人,帮助那些被欺骗被“洗脑”的无辜人民可以调整心态加入民主公民政治的运动队伍里。

后记:
对,我们应该思考,有更多比郑更废的言论,为什么我们不能针对?我的意思是不要被小事情转移目标,我们的共同志业是两线制,改良国家非民主制度!改革不是只是针对郑惠浓、许子根、菜cd而是整套国阵统治人民封闭的思想,一个只会互相埋怨却不能推翻暴政的封闭系统!
既然我们的国家那么多郑惠浓,我们是否打算伸出民主与公民之手与国阵不一样的胸怀来改变马来西亚?来改造这个只会埋怨却缺乏关怀社会,缺乏对软弱者包扎伤口的社会体态?

评论

爱匿名说…
最近巫统的爱国举动非常不寻常,特别是在历史方面。
很明显的,在政治正确及需要下,有些人开始在历史方面下手。

虽然汉都亚的课题已经回力无天,他们就把马六甲王朝的历史提早几百年,就是只凭诸多《马来纪年》版本中的其中一版本,也就是Raja Bongsu版本其中的一些记录,完全无视其他各国(意大利,葡萄牙,中国,印尼等)航海日记、游记,史册等。这个论调非常得到马六甲政府的支持,已经有意一意孤行,打算把教科书上的资料“改正”,延长马六甲王朝的历史。

接着下来,举行闭门座谈会,推翻马来人的祖先是源自云南的说法,而是本来就居住在半岛,然后才散布到马来群岛。他们认为马来人的祖宗就是如今的原住民。而马来人如今比原住民进步了,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信奉了回教。他们不打算承认达文西的进化论,认为人类的祖宗就是亚当夏娃。

当然,这也得到幕尤丁的支持,已经打算把这些论调的影响力放在教科书上。

如你所说,大家都是被历史塑造的,如今政府打算要如何利用历史塑造我们呢?
所以不能只看只听单面单向的言论甚至是历史。需要更多科学、例证、与普世价值来抗衡这些有个人与集团利益的为科学、伪学术。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