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再思(新加媒体人的感想)

原本我觉得我不属于草莓族,傻傻的冲劲可以让我走得坚持一点点。
几次跟同事喝茶。最年长的才32岁,最小的就是我们一群8-9个25-26岁的编辑。跟他们聊天,就让我觉得我是“经不起考验”的草莓族。哈哈!


32岁的执行编辑制造新闻,看看多少砂州人在国庆响应穿黑衣行动。结果,他不是到处去找看看,只是在办公室找个穿黑衣的同事,就问他意见。结果黑衣同事说:“赵明福?我知道他死了。可是他的一切还真的不会令我有所行动。”我听了。。很奋力地再跟他提起整个事件,欲制造新闻的执行编辑说:“不要太执着。我也料到砂州不会有人响应的。也没什么,只是一种新闻而已”。。。。。原来对他来说,制造新闻的目的只是为了补充新闻,不是为了提醒大众,还在一旁说我们的读者教育程度不高,所以谈教育太远了。。。。。。。


可是。。。我很反对咧!!!读者如果很差,我们就做差的课题咩?怎么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媒体概念过?


跟他们谈办讲座给读者,从生活讲座开始,慢慢延伸到政治讲座。执行编辑问:“你觉得我们有读者会来吗?”我说会有啊!他问:“那你一定不了解我们的读者。。他们只喜欢撞车、树倒、几死几伤”的新闻。。


跟他们谈新闻自由时,我才真的无言呢!我原本还以为改变同行的思考方向,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事。。。可是哦,在我这里,好像不是呢!


**注:不只我家报馆而已哦!凡事这个地方的报馆的记者都是那么“随意而安”呢!哈哈哈哈哈!


扩大影响力!我还怕我被他们影响。。。哈哈哈哈哈!~


上文获得前线记者朋友同意,予以全文转载的感言,谢谢。


【媒体人有没有情义?】如何将真实的感受,成为政改的转捩点?我在思考我们对人、事与物的看法很关键。如果你不把赵明福、古甘看成人,你就不会动感情。不但是赵明福,纳吉他们也是人。而我们如何在无辜者与一个贪腐者有一个界限或平衡?我想这点是媒体人必须有的立场,否则制造出来的新闻只是一种info而不是一种对人公平与否的真相。

不能发掘原生(origin)新闻,我们也应该成为媒体的再生者(reproducer)。充分掌握正确的诠释角度进行讨论、思辨、评论与公民教育的基础。

大众媒体

这一篇只是一个对公众媒体思考的记录,应该延伸思想的是基督徒的人论如何主导我们对公众事务的认知?

而且还可以延伸思考的不只停留在公众媒体,还可以继续思考,新媒体(new media )甚至是人民媒体(we media)。

评论

ming sing说…
原本我觉得我不属于草莓族,傻傻的冲劲可以让我走得坚持一点点。

几次跟同事喝茶。最年长的才32岁,最小的就是我们一群8-9个25-26岁的编辑。跟他们聊天,就让我觉得我是“经不起考验”的草莓族。哈哈!

32 岁的执行编辑制造新闻,看看多少砂州人在国庆响应穿黑衣行动。结果,他不是到处去找看然后进行采访工作,只是在办公室找个穿黑衣的同事,就问他意见。结果黑衣同事说:“ 赵明福?我知道他死了。可是他的一切还真的不会令我有所行动。”我听了。。很奋力地再跟他提起整个事件,欲制造新闻的执行编辑说:“不要太执着。我也料到砂州不会有人响应的。也没什么,只是一种新闻而已”。。。。。原来对他来说,制造新闻的目的只是为了补充新闻,不是为了提醒大众,还在一旁说我们的读者教育程度不高,所以谈教育太远了。。。。。。。

可是。。。我很反对咧!!!读者如果很差,我们就做差的课题咩?怎么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媒体概念过?

跟他们谈办讲座给读者,不仅可以拉近距离,也能让读者从报纸以外的地方获得知识,从生活讲座开始,慢慢延伸到政治讲座。执行编辑问:“你觉得我们有读者会来吗?”我说会有啊!他问:“那你一定不了解我们的读者。。他们只喜欢撞车、树倒、几死几伤”的新闻。。

跟他们谈新闻自由时,我才真的无言呢!我原本还以为改变同行的思考方向,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事。。。可是哦,在我这里,好像不是呢!

**注:不只我家报馆而已哦!凡是这个地方的报馆的记者都是那么“随意而安”呢!哈哈哈哈哈!

扩大影响力!我还怕我被他们影响。。。哈哈哈哈哈!~
原来你这充满理想的记者还没有blog哦。欢迎常来交流。作为新媒体人,我很希望可以多听你们媒体人的看法,特别在新闻前线上要把真相报导出来,面对编辑的自我设限等,需要珍惜新闻自由朋友的关注。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