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土权会


【图片来自《当今大马》】
我看到黄明志自谈会(因为他无法在对话里学习新的东西)因为土权会的示威后,突然中断,在礼堂的我们很安全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因为大门被关上了。

今天这篇暂时不谈黄明志,我要谈的是社会运动能否在思想及态度上有所突破?如果土权会能够走上门来,我们当然不能硬碰,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你搭腔特别是反应激烈,然后可以把罪名套在你头上。这是纠众示威群体一般的动作与目的,难道这样都看不透?

谁掉进谁的陷阱里?
我要继续谈的是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当着这些异议者的导师,要他们循规蹈矩要他们不要示威,不要无理取闹。我想问题在我们想得太多了,导致我们想不到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举止负责任。我的意思是土权会有自己的议程,就是要告诉他们的粉丝,我们在捍卫我们所“罩”的人的利益。简单的说是博廉价宣传。很可惜的是有些人很喜欢帮助土权会的廉价宣传加上戏肉,让他们找到对手。这些人是谁呢?国阵里有马华、民政、现在可能还有被行动党领袖称赞为开明领袖的纳斯里,其实对纳斯里来说行动党领袖的称赞应该归功给纳吉与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恰好黄明志在被传讯问话的时候不断强调他是反种族主义,警察一定会明白他是多么支持“一个马来西亚”的。

热衷种族政治,转移政治焦点
大家是否看到当我们搭腔,围着种族课题找敌人、制造敌人的同时其实我们自己已经陷入一个可以将政治漫画家抓起来的政治对手的圈套里(你将会慢慢认同“一个大马”是唯一的选择)。我这样写不是自言自语,我有与行动党青年领袖及其他社会运动人士交流,他们说他们特别是行动党领袖有自己的议程,他们是策略需要。我可以认同策略需要,只要没有造成伤害,特别是损害人民的利益。但是我已经说了,我们如果认为人家都必须在我所定的规范里才是好国民,那么我们是什么样的态度?我要谈的是人家如果按照你的规范做了,比如对付了几个土权会领袖,那么您行动党领袖是否功德圆满了,民联的“更伟大的马来西亚人”都不管用了,还是继续你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不是自私,我反而认为民主政治被种族情绪、反种族主义等等这些无聊的斗争消耗了,我们就会被转移焦点,看不到贪污的可怕、滥权政治癌症的可怕、没有民主、没有公正、没有尊严与没有醒觉于被转移政治改革焦点的可怕!

宽大胸怀,感谢对手的犯错
反之我认为,当人能够带领群众,无论是土权会、国阵会、民联会、公民社会群体等,他就应该为自己的言论与行为负责。你林吉祥或卡巴星或黄明志或者是纳斯里有没有必要去改良人家好像你那样“一个大马”的超级模范?人家犯错,你可以劝告啊,不能劝告就算了,他们再犯错......再犯错,让人民冷静地分析他们错误在哪里,不需要动丝毫脾气。我说的是做领袖的应该感谢敌人的犯错,自己要警惕自己,自己不是上帝不可能永远不犯错。

我们的替代路线图呢?
我想我感谢土权会之余,却也为政党政治与政治认识导向与其对峙,必须以不文明的语言与动作显示我们不认同土权会等所谓极端组织,感觉社会趋向的单一思维而可惜。你不认同人家是你的自由,也是你的公民权利。但是作为准备替代国阵的政党领袖,能否有一套除了指责对手以外,更有说服力的政策与论述来说明你的政治远见?

我真的感谢土权会的表演,因为五花八门的社会里他提供我们反面教材,如果我也跟他们一般见识去谩骂他们,去诋毁他们去封锁他们的言论,我会觉得我很幼稚,对不起,我认为我们应该多一些独立思考,多一些学习如何尊重人家犯错的权利!


求真

评论

匿名说…
赞!
但人总是“看到别人眼中的一根刺,却永远看不
到自己眼里的梁木”
阿毛
一个品牌,他若有了一个污点还不及时去除、更正和道歉,最后将失去市场。更可怕的是它带来社会冲突、破坏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而这个反教材是否应该遭到唾弃和消灭也得视情况而定,就像塔立班,它不能因为必需被视为民主社会的反教材而继续存在,它必需被连根拔起,它只能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它只能成为历史里的一个名词。

多一些学习如何尊重人家犯错的权利,但塔立班不应该享有这个被尊重的权利,而土权也不配享有这权利,它是知错不改、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只有社会尊重别人有犯错的权利,这个社会才会进步。因为犯错的人必须面对谴责与问责,但是我认为我们更应该借此反面教材教育人民我们要怎么样的一个社会?

所以我说土权会帮助了民主事业的发展,要从长远的眼光看,不要只看到乱,要从乱理解与分析如何拨乱反正,但是我坚决反对以暴易暴或对他们无理的人破口大骂、下毒咒诅,这不是成熟的改变国家命运者应该有的残旧思想。

谢谢交流。


阿毛,

无言感激。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