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主,这事奉的机会:团契、唱诗、祷告、敬拜、事奉

上几个月为了公司的赶工,不能如期到教会敬拜服侍,但是教会的同工还是把编我在926做主日敬拜的领唱。换着几年前在一两百人的教会当领唱还是不会太困难的,但是来到PCC教会后我开始不断修正自己事奉的观念,有些事不问,观察后才请教有关同工,这样的态度与方式很容易获得最准确的资讯与帮助。

这篇文章,以回顾整个从开始预备领唱到这一刻的细节。首先我主动联络教会工作组小组组长才雄弟兄,到底是他领唱还是我领唱,因为圣工表里领唱有两个人。他说是我,因为第一次领唱就会由比较有经验的同工一起陪伴。好窝心啊,竟然安排了同工在台上压阵的,呵呵。

再思团契,帮助我重新调整团契事奉的心态
接着是参加《koinonia再思团契》的营会,在讲道理蔡丽贞老师引用了潘霍华的《团契生活》指导我们敬拜的态度,特别谈到信徒在唱诗与祷告的态度。作为公祷与领唱诗敬拜要有什么样的态度,会众又应该有怎么样的态度。如果心情不好是否不随会众一起唱诗?蔡博士不但引用潘霍华的《团契生活》还在每堂讲道中提出个人如何在学习中成长、不断修正调整,如何参与团契的观念的实例。这样的生活实例对我而言非常共鸣,因为有许多观念也是需要被纠正的。

学习潘霍华对信仰的身体力行
潘霍华说我们敬拜上帝的生活也要同时激励弟兄姐妹的信心,别人祷告的时候我们要一致说“阿门”(诚心所愿),大家唱诗歌的时候我们不是比赛独唱而是怎么让敬拜成为上帝触摸我们的灵魂,我们如何亲近上帝的心意。当然祷告也是如此。

从营会回来,一些姐妹问我们营会里学了什么,我就说潘霍华是在纳粹时代,德国教会面临投靠希特勒认同种族主义杀害犹太人或参与认信教会(Conffessing Church)反抗希特勒的极端政治行为这两个选择。潘霍华却选择投身在行刺希特勒的秘密行动中,失败后被处死。我说,这样一个牧师的生命见证是否有资格教育我们如何过团契生活?潘霍华还有一句名言:“基督呼召一个人,他是召他来为他死”我想我们的教会一般鼓励信徒为基督而活,却很少在国家大义、公民权利上有这样与腐败政治有割舍的勇气。当然这需要的不是冲动也不是成为批评人的话题(gossip)。

预备领唱的过程
回到我如何预备主日领唱的诗歌。很感谢才雄弟兄,提醒我可以多唱《赞美诗》。这其实也是我想提倡的,赞美诗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历史是基督教会信仰的丰富宝藏。所以当我选唱定诗歌后就在网上搜索这些诗歌的历史背景,我希望可以把几百年前敬拜的庄严、虔诚有所领会,能够带领会众一起的感恩一起的赞美我们的主,激励我们的信仰旅程。

确定主题信息
要确定诗歌的选项最关键的是主日信息,所以我电话里问了传道,他告知926的信息是关于宽恕。这样主题定下来了。我可以放心的选诗歌了。


我很喜欢营会的主题曲《为爱合一祷告》,圣诗方面我选了马丁路德牧师的《上帝是我坚固保障》特别查考了一些背景,知道这是最伟大的时代、最伟大的人物、最伟大的圣诗,是马丁路德靠主带领教会改革成功的战歌。另外一首是创作了200多首圣诗的韦德的《我知所信是谁》。关于宽恕的诗歌我特别喜欢《祂》,歌词最后的......祂还是说宽恕你。

领会最重要是起头,原本我想用大卫的认罪诗篇,但是觉得太沉重,就选用诗篇47篇,原本想提出可拉背叛的历史背景,但是觉得可以更简单一些,就在说第几节经文方面强调上帝要升高,万国万民要借亚伯拉罕的信心敬拜上帝。就是根本没有解释圣经,只是需要注意的经节强调第几节比如第三节、第五节、第十节。

宣召过后第一首诗歌是否能够连贯,我想开始的时候,选节奏较轻快会更好,更容易让刚刚站起来唱诗的会众更投入,因此我选了《让赞美飞扬》。很感谢主,弟兄姐妹的投入拍手都很一致都很享受,这美好的赞美的祭献给创造与赐我们生命的主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也鼓舞了有点紧张的我。其实这给我经验,作为领唱真的不是你怎么会带领或怎么会独唱,反之是会众能够自然、因着与主的关系,信仰的确据的动力而释放的真心、喜乐、敬拜、赞美而感染大家。

不是说准备不重要,都很重要。但是,最重要是我们有彼此相爱,我们能够有爱人灵魂的心,我们有为主摆上的信心与心志。感谢大家我在PCC教会第一次的领唱的一些感想,希望可以帮助到在台上事奉的弟兄姐妹,也可以作为自己这次学习敬拜的一个记录,但愿以后能够透过文字提出更多鼓励的话。

基督徒如何可以爱仇敌
不能忘记今天的主人信息,爱我们的仇敌。传道以圣经经文对比的方式为我们重述耶稣指责法利赛人和文士的假冒伪善。他们说要爱我们的邻舍却要恨我们的仇敌。传道说,圣经是没有在律法上提过要恨仇敌,反之要以色列人爱外邦人、教外人、寄居者、仇敌。最重要的是耶稣说他来是完成律法不是再立新的律法。以前,我们因为没有新的生命,所以不能爱仇敌,不能爱不可爱的人。我们只能够爱我们认为可爱的人?我想如果我们还在嘀咕谁是值得我们爱与不值得我们爱的人?可能我们需要列出一份清单,看看是我们的仇敌比较多还是邻舍比较多?

上帝的爱与公义有冲突吗?
给我思想的是其实我们说别人是我们的仇敌,是否是我们个人的主观,又或者是社会的主观愿望?就是说我们怕得罪社会,所以我们也列出谁是我们的仇敌。其实他们是否真是我们的仇敌?上了社会学导论,我学到人是社会的产物,也就是说Ibrahim Ali,马哈迪等等这些人物的既定思维是和环境与社会有极大关系的,我们不能一言概之把一个人被社会影响的过程完全抹杀,然后归罪给相关人物。

爱里是否可以没有公义?
这样我们是否可以是非黑白不分,我认为不可以。人是否可以改变,我们要给机会,至少为所谓的恶人祷告,我觉得没有问题,甚至我可能不会像诗人那样咒诅他们,因为我知道上帝是爱,也是公义。我也不会为了爱把受苦受难的百姓当着活该受罪或理所当然的,我认为人人都应该认识上帝造人的目的,明白上帝要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来挽回我们的旨意。只有认识到上帝的慈爱与公义没有冲突,我们才会对社会不公义的事情不会不闻不问,也不会对社会上制造的仇恨解决问题的方法,失去了爱的原则。

让神做神
所以我对救杨伟光完全没有挣扎、不因言论对付黄明志、迦玛、Ibrahim Ali、马哈迪等等完全没有问题。反而我认为既然是人人平等,我们如何让更多人的声音被听到被关注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说的建构一说理的社会。让人人在对话、交流、探讨、辩论里找到一些共识。不要以个人的全知、全能、完全抹杀其他人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其实人怎么可能全知、全能与完全?既然人没有不是完全为什么不谦卑的听上帝怎么说与上帝说了什么?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的历史背景




《我知所信是谁》的历史背景

评论

自己坐沙发:

非常感觉传道在知道我领唱后给的鼓励与会后的鼓励。还有美丽、温柔、可爱的欣洁执事的乐器配搭(是organ吗?)。她给我的鼓励从第一次弹琴到领唱结束后的提醒都非常重要。
还有吉他的毅恒弟兄,很投入的配搭,谢谢。
还有才雄弟兄的谅解、随和、鼓励还有领带,呵呵....都铭记在心。

过后其他弟兄姐妹的positively的鼓励都很感激。其他没有写上名字的弟兄姐妹请跟帖,让我不能忘记你们,谢谢。
逍遥子说…
PCC 是Penang Christian Centre 吗? 那是我神召会中人啊
逍遥子弟兄,

不是饿,不过我知道,我的一位弟兄就是来自哪教会的,面前在博特拉大学念兽医专科。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