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换个说理的方式看待种族主义课题?

我个人认为根本不需要如此声势激昂地说要怎么对付这所谓犯种族主义的校长。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不是对付一个人,认真的说如果这个校长有错,我们社会上不分种族的难道都没有错?

因为我们接受的社会环境已经是分割式的,种族为界线的,所以难免会有这样所谓极端的言论出现。对付一个人就可以对付全部有这样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人?未免太天真了吧?

要治本就是大家多冷静讨论,多跨族群互动、讨论、对话,就算不能缔造共识,至少我们可以听到对方的故事。

所以我个人非常反感政治人物不断炒作种族课题、对付种族主义等等廉价政治。

要做就不是讨论法律而是探讨论公民教育为什么失败?如果公民教育失败就上刑罚,是否是本末倒置?我们的思维层面难道就是只有教育-刑罚的两极钟摆?

求真

评论

说…
你看得很透彻。

不过不能太过责怪政府或政治人物,
毕竟他们会那么做,也是为了满足大部分“观众”的需求,而满足大部分人,从来都是民主国家里的政客必须做的。

我觉得,欲治本就必须从观众下手,但这会是个幸苦又费时的过程,因为我们都在某个层面上是个瞎子,恕我直言。

但无论如何,溪水总有清澈的时候^^
不能责怪的基础就是我们必须投其所好,制造认同需求的假想?

如果政党与政府继续漠视本质问题,这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在公民的角度思考,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种族主义课题。我们首先要清楚,就算是族群本身都还有自己的公平、平等、公正、人权等等问题,怎么会变成种族问题呢,这其实都是自欺欺人的勾当,为了是其政治利益,继续鱼目混珠。

当群众错误的时候,作为公民的一份子,作为负责人的政治领袖,必须挺身而出,以正视听,而不是任由错误思想泛滥。
Wai-Jie说…
我相信以这种更深层次的方法来对待这个问题,现在的政府,现在的社会根本达不到这种层次,结果这次事件就会这样子不了了之。

层面上的惩罚至少可以阻吓这些种族主义人士胡言乱语,虽然这未必改变的到他们的思想。

我们社会思想还必须改变。
治标不治本,越搞越对立,不肯说理,没有同理心,全国人民一起忘记贪污滥权才是人民公敌!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