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真正的自杀高风险群!


认清真正的自杀高风险群!
求真
2011年7月23日
傍晚 5点03分

根据当今大马引述的赵明福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结论:

(223)受到这些痛苦的煎熬,赵明福心理状态经历变化。在数个小时内,这个变化让从低自杀风险群变成高自杀风险群。他无法在忍受心中的疑惑、极端情绪冲突,以及巨大的罪恶感。最后,发生在7月16日凌晨3点30分到7点的引爆点,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他找不到有效的方式来解决这些指控,他发出自己正身处于泥潭当中。在丧失所有希望的情况下,赵明福觉得自己已经在绝望当中。既然14楼的窗口可能打开着,或是容易被打开,而且就在他所坐的沙发附近,赵明福发现唯一的出口就是跳出这个窗口,就算会夺走自己的性命。


读者们别走开,请我们认真地对比以下我们将研究的种种案例。


众所周知,国阵长期控制及无限地使用国家机器成功地疏导了手无寸铁的人民群众(这样很符合纳吉形容的政府只是使用最低的疏导群众的权力)

他们开来无数的水炮车
他们设下无数的路障
他们发射无数的催泪弹
他们无限掌控主流媒体
他们神通广大可以博得教皇的特别接见管道
他们极其自然地不断推翻自己的说辞
他们为了体谅许多人害怕黄色的衣服的影响力,无限期地沿用扣留令
他们毫无羞涩地掩盖自己的眼睛,坦然大方地在世界媒体与人民面无数次地更改709大集会人数(马华领袖说配合时代的需要,局势的演变)
他们神乎其技地以角度及风向不同来把催泪弹及水炮不小心吹进医院停车场,然后振振有词地说停车场不在医院范围内
(相信以后,镇暴队可以考虑重用这些高官部长的口技来控制人群,省了许多的发射催泪弹催泪弹与水炮车的警力,同时减少了国际社会批评国阵政府对人民极大的暴力)

他们理直气壮地为了许多不符合常理逻辑的事实附加上外国专家特别的意见,
他们言之凿凿地宣布泰国法医的不在本地大学,因而失去在本国作证的资格;但却又突然忘记了英国的专家是否有在大马获得专业认证

以上林林总总的案例导向,一旦失去权力,这些依靠国家机器为鸦片为兴奋剂的国阵领袖们将会成为自杀的高风险群。

不要骂我告诉全世界这个真相,要怪就怪史学家曾经给予我们的警告:

英国史学家约翰·阿克顿John E·E Acton)有一句名言:“权力容易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化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因为相信权力使人建立信心,依赖绝对的权力使人无限信心。
但是一旦失去权力,人就会失去信心导致生存意义崩溃。因此长期依靠绝对权力的人,一旦失去了它,就自然因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极大信心突然崩盘导致自杀高风险群!?


注:聪明的读者,世界的公民,如果您关心马来西亚媒体新闻,您应该非常担心这些在长期处在权力圈打滚的各类角色人物(perwatakan),大家有何具体可行的权力高风险症候群的缓冲处方?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