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围城,谁算计了谁?


此图为笔者在双脚与身体最累的时刻拍下的振奋人心的大场面,有没有数万人,大家自己掂量,前面就是Ampang路的Public Bank再前面就是KLCC。

七月围城,谁算计了谁?
求真
2011年7月11日
傍晚 6点36分
708作为公民博客,我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哈哈。当在酒店里部署709的游行时,看到许多感人的第一人称书信,给家人、亲人、情人的都弄得我这习惯笔(键)谈的,感动得想哭,但却不能马上写文章给大伙打气(还没有伟大到用手机写文章的能耐)。当然转念之间,其实是更大的欣喜,我们的社会终于成熟了,许多知识青年挺身而出,走出长时期的恐惧与无理镇压的阴影。想起多年前就我们几个朋友轮流的在《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寄稿,但是现在是雨后春笋,百花齐放,感谢上帝用资讯的管道与理性的感召,开启了我们对投入民主运动的启蒙中。

期待与恐惧

记得当净选盟2.0提出709的和平大游行,的确非常振奋人心,当然保守主义与既得利益信徒除外。当看到非常有组织、非常公民、非常专业的许多声明包括Bersih2.0宣言出炉后,那种期待与恐惧是并存的。

期待的是净选盟的八点诉求是属于全民的,因此没有理由我们要缺席这场民主盛宴。恐惧的是国阵这坐拥国家机器与朋党工具的野蛮政府会用什么手段来破坏人民的干净与自由选举的诉求?

走出恐惧

别怪我们这些的恐惧心理,毕竟后来真的(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些恐吓、施压、逮捕、国家主义(指控净选盟与外国势力有关,抓了些小间谍等等的剧本一一出炉)、宣布净选盟为非法组织、净选盟的衣服甚至黄色的衣服成为了违禁品。当时候告诉自己与朋友为了国家我们必须穿一般黄色衣服,来激励自己也还点黄色给国阵政府看。这是我觉得比较积极的反击。终于许多人开始在面子书上别上了亮眼的bersih2.0徽章,也有不少人响应穿黄衣运动的呼唤。

接着下来,时间越来越紧迫,从一起上街的一呼百应到元首出面后被迫选择独立体育馆的不协调声音,我们开始听到同道朋友不屑参加体育馆集会的声音,甚至远在国外的朋友也认为这样的选择他们不能接受,选择放弃参与澳洲的709支援。(后来还是在我数篇的分析评论里受到了感召,投身了709国外的支援团队了。这是后话)

但是我个人非常清楚知道我们不能为了小小的分歧而自乱阵脚,因此我个人在这段日子面对面子书上几方面的攻击。对我而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其实只是列出一些他们的特性让读者自己分析判断,作为一些借鉴参考。

反对的类型

1.国阵附属华基反对党(以前大家直接叫马华),这名称可能是我首创的,后来云城兄的政治诗也证明了我的看法没有错误。简单的介绍,这些人除了复制国阵的老套示威的害处以外也偶有雇佣一些自诩曾经参加净选盟1.0,他们说:“但如今净选盟竟然被民联利用,因此不会参加,也反对别人参加”。这些人的论调非常明显,就是破坏净选盟对选举公正的诉求,果然破坏人民以公民参与监督与制衡国家公共政策的权利。

2.巫统思维的抹黑安美嘉为回教破坏者,这种典型的国阵破坏个人以摧毁公民组织的思维仍然继续玷污国家的民主政治。对这些人我们只能提出净选盟的诉求与做人的尊严与提倡独立思考的必要性来瓦解他们的恶毒无的放矢。

3. 认为示威游行必须在街道上否则不参与或微有怨言者。他们当然不是反对净选盟的只是针对个别领袖的所谓妥协而不满。其实这考验了我们对公共政治与个人人物言行的优先次序态度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让大家不要被自己的情绪与经验转移了净选盟或干净选举的意义,这也是我曾经写过的《如果净选盟输了,我们输在哪?》我把我们与净选盟连接在一起就是告诉大家患难与共,我们的目的不是游行而是游行的效果与后续的行动如何改变政治格局,让干净的选举主导国家的未来政治导向。

心理拉锯战

当面对这些不同的反对声音,我们都有集体的处理方案后,接着的的就是如何对抗暴政,举办体育馆的大集会。果然国阵的多方面攻势接踵而来,除了强硬禁止人民参与“非法游行”,在48小时内传达封城的命令,出禁令相关组织与政党中心领袖出席集会,定性吉隆坡市区的任何集会都是非法的而在郊外的是不被对付的。搞到满城风雨风声鹤唳。相信这一场心理战已经击垮了许多人的斗志,也同时激起了许多人的不满与正当性了公民和平集会的权利。

就在这个时刻我们面对另一场的心理战,封城的消息后,我们决定在封城前驻进城内,熟悉环境预备召唤更多人提早进城。当时候我们发觉兵临城下的围城诡异气氛。街道上格外冷清,但是却布满了明的暗的警力。就在我们下榻的酒店都不满便衣眼线,似乎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如指掌。的确那种情景只有在电影的情节里看到的,今天到底我们自己是主角还是配角呢?

准备出发

当我们独自行动假扮游客环顾独立体育馆四周都被警察局包围后,真有点觉得被出卖的感觉。读者们一定要记住我这一感觉。接着我们回去酒店商讨了一下,大家都做最坏被逮捕的打算,我发觉除了手机无法被锁住以外,其他可能被怀疑和非法集会有关的过多的盐啊、口罩与黄色的衣服与个人的单据与地址的纸张都成为我们要毁灭的证据,哈哈。因为我们考虑到人数太少冲不出警力控制范围,过早暴露行踪,这样就凑不上数万人的数目了。

正当我们在盘算如何漫步行动到人潮的凝聚点的时刻,突然由天而降的口号越来越近越来越齐,研究一下确定是净选盟的Bersih口号,大家马上退房。布满警力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我们的身上,我很清楚这种如临大敌的恐惧将被大队伍的凝聚而冲散。很快的我们已经到了许多游行者都写上自己精彩的那一幕--就是从熟悉的苏丹街衔接国家体育馆的大街上看到游行队伍激烈地呼喊口号。我开始的时候害怕有暗探在旁边准备一网打尽就佯装拍照片上传面子书,然后慢慢观察情况,发现是回教党的志工团在一些角落观察与戒备。慢慢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原本被封城的死城竟然一瞬间从稀稀落落的呐喊声转为四面八方的凝聚人群。几个回合的来回走动,我们横行在苏丹街,然后穿越Kota Raya大街,这里感人的一幕开始出现,一些领袖纷纷呼吁大家把黄色衣服换上。我终于可为自己所写的“用黄色符号教育群众”付了文字责任,因为当时候是天真的以为会在体育馆集会后到四周的超市晃悠的。不假思索地在红色戏(戏弄警方呗)服上添加一件在jaya jusco 就可以买到的黄色写上freedom的t‘shirt。就这样也如一般人面对的催泪弹、逃跑、互相扶持、互相鼓励,来回凝聚力量。

最震撼人心的是我听到一位马来青年告诉我:回教党财政哈达博士说:“今天不到(纳吉说好的--这句我后加的是要反击中国报标题党的说好的和平呢)体育馆(纳吉,既然是劝我们在体育馆为什么还要帮我们决定在郊外?)不罢休。我们听了有了活力,也有了以参与游行唤醒国人关注公平选举的初衷,马上再次融入队伍,再次整装齐步向独立体育馆。最后我们冲不过被包围在体育馆里的队伍,我们只好奔向另外一方直到KLCC。

其中更精彩的细节请大家参考不同参与者的精彩故事。再次我想强调的是一早我们就清楚明白是国阵利用高压手段掩饰其恐慌(黄色)的压力。但是如何突围,不是几个人说了算,所以我们怎么团结在一起,如何部署围城之前的进驻,如何制造舆论压力让马来西亚国阵这个伪民主政权在世界关注之下减少暴力与邪恶行为。

感谢公民与民主行道者

必须记载的一段关于我自己有了殉道的念头的是,当了解国阵透过警方收取了大量净选盟标志的衣服后,与此同时没有看到警方控制巫青团与土权的无理取闹挑衅及恐吓言论、恐吓行为等等,让我们感觉这场和平大集会可能也会导致最后暴力收场,当然我清楚知道施暴的一定不是净选盟与我们这些和平请愿者;但是如果有部署的暴力在封城后,如何被偏袒一方警力的控制呢?这些担忧不是我个人的想法,许多朋友在字里行间都透露出这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我们好像回到天安门大学生为国家民主写遗书壮行的情景,所以我也准备我的707博客可能是最后的一记日志。平安在家里回想这一些片段,让我不禁要感谢国内与国外人权与公民组织及国际媒体对这次游行的高度监督与重视,听说外国使节都非常认同净选盟与人民追求干净选举的诉求。如果没有这些怀着干净与民主世界价值观的媒体高清器材与个人的积极监督,相信可能既得利益者将会破坏和平转嫁给净选盟及游行的群众的。这也可以从警方在游行后同一天就释放所有被逮捕的群众及领袖的一反常态看到国际集团施压的成效。请那些笨蛋不要自以为这是卖国行为,同样的当缅甸或中国发生政府施压破坏人权的时候,你在哪里?因为人权的标准是给人类共有的不是可以为了保护个利益与政权就可以践踏无视的!

人民力量反击暴政恐吓

感谢人民团结互助的力量冲破这些可能发生的阴谋诡计,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回教党志工团如bersih1.0包围在群众外面保护人民前进,但是许多有经验负责任的不知名的领袖们仍然非常有节奏地领导小队伍壮大到数万人的队伍,我估计这还是街头一角的数万人,还有其他角落的成千上万的人群我们并没有碰面,如从国家回教堂出发的队伍、经过BuKit Bintang的队伍,我们都没有发现在KLCC的队伍中。所以封城的结果反而是让手无寸铁,赤子之心的公民以双脚走出恐惧,踏出公民的脚印

从不敢穿黄衣到数万人的团结一致要求选举改革(应该更多,包括封城进不来,在其他州属被禁足无法乘搭公共交通的公民们),我们已经可以无视纳吉政府如何抹黑人民,讥讽所谓”非法游行“,但是越是破坏人民的行为也是展现其恐惧公正选举的阴影已经挥之不去了。

相信这一篇只是参与游行最不完整的个人历史书写,其他朋友的肯定更加精彩。我要强调的是我们这些认同民主与公民价值并且挺身而出的公民们,我们是站在塑造民主历史的必然性的点、面、线上面。我们是承接过去许多国内外民主先行者的美好榜样继续行走(walk out)我们自己历史的这一段。今天我们终于可以书写自己公民的历史了,接下来是如何将故事转为行动,让视听故事的人也成为讲故事的人,一直传到最广最远,整个马来西亚,整个关心马来西亚民主的世界里。

评论

鄭惠心说…
酱长。。。怎读哦?呵呵=.=
慢慢读,用心读,呵呵~~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