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华社对回教党的看法


论华社对回教党的看法
求真
2011年7月20日
晚上 8点45分

回教党与回教国甚至神权主义等等概念,在华社的各圈子里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本文先从各种华社不同群体对回教党的看法做出一些归纳,然后提出一些批判方法。

许多时候华社对回教党与回教国都有各有极端的看法。有者认为,回教党与回教国是国阵马华民政借以影响华人,因恐惧神权国把票投给国阵的主要原因。另外一个说法是回教国威胁论,因着人民对马华民政的失望后已经不再构成威胁。

无论如何,草率的观点都隐藏着许多危机,后来笔者观察发现,其实就算在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里,对回教党与华社的关系还是存着许多华社的观点。

简单的说,回教党在华社里一直只是一种传说
并没有真正的对话,更谈不上一起生活。早在90年代末,笔者就在华社的公开讲座里,要求华社邀请回教党领袖与华社对话,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不能成行。
 
当然,后来在民联受到人民委托执政一些州属后,的确华社以商会为首的领袖们与回教党有过一些对话,目的是要告诉回教党领袖有关华社的想法。其中行动党高层也开始与回教党领袖面谈,洽商华社隐忧与商谈民联共同纲领等等。
 
无论如何,这些谈商或对话都是处在把自己或华社的想法告诉回教党领袖,而关于如何更加认识回教党,如何了解回教党对华社的看法与对国家的整体看法,似乎都没有如此深入的交流。

以下本文将引用所观察的各种现象或固有想法来进行分类的剖析:

一、国阵华基政党对回教党的刻板印象
特别以马华民政为首的政党,对回教党的刻板印象深深地囚禁了许多华社的想法。他们引用一些回教党在执行回教政策的案例,不断深化华社对回教党不会放弃神权国或回教国的看法。

真的,有多恐怖有多保守有多极端就描绘到多极端。我想,这些刻板的说辞,我不需要举证,因为这些已经成为每一个不能认同回教党在民主政治的最好的借口。
 
但是这些所谓回教国恐慌论的论述都存在着无可避免的盲点。其中没有以完整的历史及事实论政回教党所谓的保守与极端,甚至这些片面说辞,避谈回教党里的开明领袖,他们对国家特别在宗教和谐与民主政治的贡献的事情完全只字不提。

这样充满漏洞的回教国威胁论的论述,其实只要以民主与公民思维就可以捅穿其虚伪(无限放大威胁论导致黑白不分)。
 
可惜,每每遇到行动党为首的论战都是互相强调,我们反对回教国,我们保证世俗国,我们强调多元文化等等辩词。
 
这就是华社朝野对回教党的各自表述,其实完全没有真正的回教党在里面。就是说大家无论是愿意与回教党合作,或者反对与回教党合作,都建造自己认为的回教党。而真正的PAS的精神、政纲、文化、宗教精神等等都不在讨论范畴内。
 
二、行动党眼里的回教党

综观行动党与回教党离离合合的合作历史里,我们一直都看到行动党尝试以民主、人权的主要精神与回教党合作。他们尽可规避那些关系到回教化、回教精神、甚至是回教国的内容。

最经典与让行动党人,甚至公民社会津津乐道的就是,卡巴星以“如果要成立回教国就先跨过我的尸体”这样的喊话来堵住任何质疑行动党可能与回教党建立回教国的质问。

但是如果从公民立场来分析问题,喊话是否比对话更好,喊话是否同时违反了民主与公民政治的开放性与尊重每一个看法及意见?到目前为止,我们看不到无论是在朝或在野的华基政党(或是非回教政党)以对话及尽可民主及公民的精神来洽商。不能,不能洽商,因为国阵的马华民政盯着行动党,只要逮着他们单独会面的机会就会标签为成立回教国的证据。

关于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关系方面,我要特别提出几点,行动党人经常以为何马华不反对国阵马哈迪宣布的回教国?另外,也经常质问马华,为何不反对回教党与巫统合作(回巫合作)?基本上他们对回教国与回教党的互相指责都在这几条互相呛声与喊话里。
 
华社没有跨出种族本位认识问题

我的观点是,我不会同意行动党与马华有什么政治洽商——特别在马华民政代表着一个保护国阵镇压民主的前提下。但是,为什么行动党要以回巫合作来反击呢?无论在宪法或自由结社里,只要没有涉及损害人民利益的公开与闭门会议都属在民主程序里可进行的事。当然如果要质疑回巫合作的引起可能的种族紧张或宗教主义等等的问题,都是在政治立场的观点上。
 
而涉及质疑同盟政党与敌对政党可能合作的说辞,其实是非常不道德与不正确的做法。但是对于行动党乃至华社评论人都不断引用这样的论述来说明马华民政无能阻止回巫合作。
 
其实我认为这正是华社自己的问题,自己对盟友的不信任。或许这正好说明其实华社一直对回教党的政治与合作基础都属于不信任状态。众所周知,华社以国阵华基政党为首的政治宣传是一面倒地抹黑回教党,而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合作基础是不是稳固,一直都捆绑在马华回教国威胁论的膏药是否有效的基础上。
 
其实持平的说,无论朝野非回教政党都在回教党的课题上各取所需。而不愿意从公民、民主、尊重多元的角度更深入的对话与探讨合作基础。
 
华社对多元的观念基本上为对方不能影响我的生活习俗,所以在回教国的课题上猪肉、赌博、万字、娱乐、服装等等一直成为朝野政党或指责回教党最着力的攻击的课题。
 
我想华社要融入公民社会,要学习公民精神看待异文化的精神价值,首先要学习的是欣赏而不是断章取义或将自己的多元观念封堵了其他文化多元、宗教、甚至公共政治的对话机会。
 
您找到真正的回教党了吗?

篇幅有限,本文只是阐述一个事实,我们华社一直反对或认同的回教党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回教党。我以709新生代第一次接触回教党人的亲密接触为范本,呼吁大家寻找一个全新的回教党。请用公正公平与公民意识的态度来终止我们一直都误解的回教党--华社一直妖魔化的回教党,把他们描绘成为保守极端、不爱和平、马来人主义、宗教主义、不尊重多元等等的标签的回教党。

当然回教党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回教党也不是一无是处,最重要的是回教党在国家民主、公民政治、公共政治里起着一个包容、刻苦、尊重民主、提倡公民与捍卫公正的普世价值。这一些优点我们很难从朝野华基政党甚至在公正党里有这样深刻的体会。

简言之,我们凭什么凭空杜撰我们自己反对或支持的回教党,却无法透过完整的历史、相关的政治评论、政治参与、民主与公民运动里亲自的以公平、民主及公民的价值判断来重新认识已经深深被妖魔化及被物化的回教党?

最后,问自己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既然回教党不是妖魔鬼怪,你有多少回教党朋友,你可曾和他们坦诚对话,你现在的回教党印象是谁给你的,你自己以公民责任寻找的回教党的轮廓是什么?

注:本文未阐述华社公民社会如何以公平与乐观的心态结识回教党,因为这不是在批判范围内。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研读:回教党不会因联合政府分裂
路线之争折射政教分离焦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