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阿里们、净选盟与我


反思阿里们、净选盟与我
求真
2011年6月30日
傍晚 6点47分
分享 20
当今大马同名文章

媒体上林林总总攻击土权领袖伊布拉希阿里的语言,看起来抨击阿里的都得了道德光圈,而阿里又再次获得更多的社会注目礼。

今天……或许很久以前,我们对政治的认识就是从这些“名人”身上学习好的与坏的,但是这对公民社会有什么正面意义吗?

我们一起来分析反对阿里的人有几类?为了方便共同比较,我会拿对净选盟(Bersih2.0)的态度做例证。


1. 国阵里如蔡细历类(或者我用“们”——表示他们是同类的):他们激烈地要求政府以内安法令扣留阿里等等,但是他们是也是反对并且报警拦阻人民参与净选盟和平集会的。所以蔡细历们其实可以归类阿里们。

2. 非常反感阿里种族言论的华人或非马来人:他们激烈地以愤怒及偏激的谩骂还击阿里,他们的反击内容经常充满种族色彩,问他们支持净选盟吗?他们说阿里的种族言论让他们感觉受到侮辱,但是净选盟是反政府,影响国家和平及吓阻外国投资商的,他们认为不需要游行,签名运动或进去体育馆“集合”就好。其实他们的行为和阿里有什么差别,他们一样反对和平集会,他们一样持有阿里的看法,他们是真的反对阿里吗?所以我们也可以把他们归类为阿里们,或许可以更贴切地说伪阿里们。

3. 他们尊重阿里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他们也知道阿里的言论里含有破坏公民团结、制造种族、宗教与其他关系上的裂痕,严重影国家真正的稳定与进步,他们报案依循法律调查阿里的言论,但是他们欢迎阿里们与国阵们进行他们的和平集会。这些人,我想大家怎么都不可能把他们归类为阿里们吧?

我们与公共社会的关系
我们的社会因为长期受到国家机器灌输的主流一言堂的历史观、思想方式、对道德标准的虚伪要求(安华鸡奸案比千万亿的贪污滥权更严重?)、对公民意识的扭曲与去公民化的伪公共政治思想、还有更多导致人民不断自欺欺人的标准来埋怨不公平却同时无法公平对待其他弱势群体,无法友善地尊重那些相同被灌输分而治之的人民,他们的痛苦或被误导。

公民是尊重历史,勇于改变历史

但是在网上我们可以轻易发现,其实情况并不如我们想象得那么糟糕,许多政府公务员、国家有名的企业机构(Petronas,TNB)、各大学学府里都有着许多支持民主公民的马来青年,或是不同族群的马来西亚公民,他们对贪污滥权、朋党腐败的现象非常清楚这些都与种族、宗教、或什么外国威胁论无关,他们清楚知道公民有宪法赋予的自由和平集会的权利,他们尊重Bersih2.0的八项诉求,他们根本不会相信Bersih2.0的诉求和威胁国家安全或破坏国家稳定有什么关系。他们是知识份子,他们应该是公共知识份子,在他们眼里正直的信仰可以解决贪污滥权的集体行为,在他们眼里相信公正的概念不是纸上谈兵而需要在国土上实现。

公正无私是我们的共同语言吗?

我看到非常感动的马来青年的留言,他说709无论是生死,我都在集会现场,如果死了,第二天恰好是我的生日,我不能过我的生日了,但是我宁愿死也要死在公民尊严上。想起来恰好我也是709后要庆祝自己的生日的,您说我们能不感动吗?简单的说他们相信和平、谴责暴力、相信法治、谴责霸权。很多华人朋友告诉我马来人很难沟通的的,他们保守、固执、宿命论、没有公平的观念。

对不起,恰好相反,和他们交流,我发现好像回到烈火莫熄初期的时代,大家不分彼此,大家都追求全民的公平公正的理念。因此是否我可以大胆的说,我们这些华人朋友与这些追求全民公正的马来青年为主的群众缺乏共同语言了?

我们是否把自己的委屈放大得看不见社会公正的需求,看不见改朝换代与促成两线制的障碍就是选举不公与我们对公正理念的自我设限,妄自菲薄?批评完了阿里们,我们是否也看到我们其实越来越像阿里们了——失去了对国家与民主/公民关系的愿景,失去了国家主人的自信与风度?

阿里们只是一个符号

最后我要再次不厌其烦地说,阿里们其实只是一个保守、不尊重民意、不相信公民、不信任民主的朋党集团借以谋生(继续可以合理化贪污滥权)的工具或符号,没有了阿里还有凯利(别对号入座),还可以有海里、甚至是陈xx,蔡xx,刘xx,方xx......其他的名字或归类希望是我们共同去完成的透过现象看本质归纳法这功课。如果我们不能归类,我们就是为了这些“名人”而失去我们的公民斗争的方向,这才是阿里们或者是阿里们的主人们梦寐以求的的一个只会单顾自己死活的热锅蚂蚁,而不是合群团结(solidarity)的蚂蚁们。

别做堂吉诃德

再说,国阵政府制造“黄色恐怖”(应该称恐慌,其实大家应该明白谁在慌)已经到了什么境界大家有目共睹。是否这一次他们对黄色符号的慌乱与烦燥不安提前了人民对符号语言的认识,是否可以提升到如茉莉花革命哪样的符号革命(我说的是符号引起的杯弓蛇影与欲盖弥彰的荒唐,让我想起堂吉诃德对风车大战的画面,我们不要学唐先生,好吗?),其实这就是考验我们把国阵与民联及人民放在哪一个归类的严肃功课。

后注:如果这篇文章翻译成为马来文或英文,马上会获得更多的认同与意见交流,这说明什么呢,什么是我们的第一位?公民还是情绪,公民还是种族得失?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