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迦玛现象谈思想方法

看了当今大马与迦玛的专访,和我想象的差不多一样。


除非蔡细历乐意与迦玛同时演出宗教牵扯,否则是蔡细历太瞧不起人,因为5次见面与5次承诺(独立新闻在线的记录错误)就可以落井下石。如果是无心之失,更应该道歉,可是道歉在哪?

关于许国伟不挺翁,许的文章一直都看得到。
关于主持人没有立场,一直以来主持人太过小心翼翼地支持节目,后来越来越退缩,导致连最基本的批评也失去了。......如果贪污敏感就谈弃婴,现在弃婴都敏感不如谈养猫?

关于反华教的问题,我希望迦玛可以从狭隘的国家大一统的框架里走出来。以尊重母语教育同时却可以多元团结,一起来思想国民教育与公民权利(母语教育)如何平衡?
其他说他是否是真京片子这些情绪上的话,更加是给迦玛抢分的。一个不曾在马来西亚长大的“外人”能够在华教、政治、公民教育等等领域都抢答的迦玛,是否值得我们深思,我们的教育一成不变,思想保守落后,导致我们自以为是地写评论,自诩资深报人,却无法在公民教育上给马来西亚指路?
最后与迦玛的文化冲突,让我们必须思考,我们的社会的思考方向,如何建构通识教育、公民教育与独立思考的机制?
如果我们不同意迦玛的,是否可以正面积极的以知识、认知、涵养来说服他,而不是情绪语言不爽?这样的态度说明了我们做学问缺乏系统性与认真坚持的态度。我打不赢你就玩小动作?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Evelyn Beatrice Hall
当然这这是个人的读后感,也是对迦玛的少许认识的一些片段认知。第一次见面应该是迦玛的已故母亲Samsiah Fakeh的回忆录上,与他用华语沟通了一下(本来我主动和他讲马来语,后来他说讲中文比较好),感觉他还蛮涩的。后来看到他写批评马华的文章,后来看到他上电视,最后一次应该是和邓章钦同台讨论阿末寄居论的种族问题的讲座上。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