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很难吗?



开始懂得质问公义何在的岁月里,我看见一个中国男人挡在坦克面前,为了保护一大群手无寸铁的理想青年学生,非常清楚那是1989年。而更早前的1987年10月27日,我听着电视台导播用刚毅与批判的语气责备茅草行动下被扣留的人士颠覆国家、破坏国家安全。原来在中学时代我已经经历了这场举国风声鹤唳的日子。

开始懂得问为什么
可能懂得问为什么,所以虽然外面如何风声鹤唳,内心牢牢知道所谓国家机器批判的理据没有根基。因此相信爱国就必须打破恐惧、打破伪政治看到问题的本质。中学的时代竟然好像梁文福(梁为此写了一首《弹一支清清凉凉的歌》)那样为美国出兵伊拉克而不平;换言之世界观、国际观早就萌芽了。

延续的理想
1987与1989都成为我追寻自由与平等的人生坐标,因此1998的烈火莫熄年代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投入改革政制(度)腐败的运动中。如果有人要污蔑烈火莫熄,请他先回到历史,为什么要苟活在一个人与一个无可置疑的思想里?

从上世纪的80年代末到今天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风声鹤唳,只要有人抬出国家安全、种族敏感我们就预感不妙。回头看看我们是自我保护还是活在一个反智、反理性、反理想、反民主的非理性社会里。

心虚的呐喊
读心理学知道人为了保护自己以叫喊掩盖心虚与恐惧,那些恶法与非理性行为也不过如此罢了。只有不敢说理的人才不敢让人自由、不让人讲话,看戏里的绑匪都是这样的嘛。

迦玛与988媒体大地震事件后让我更进一步认识,不但是强权者可以镇压不同的声音(异议),连一般市民也会对自己不爽的言论订人,自己的内安法令和煽动法令。原来我们的教育历史(华人一般是以华教为首)、我们多元种族理想甚至是华团还是不能以理服人而是以自己的法来建造堡垒的。不可挑战的权威是权威吗,不能以事论事与理性探讨的价值意义值得存在吗?

爱国,不简单
所以为什么我哪年代的青少年至今,大部分宁愿谈自己的爱情观(马大华文学会25周年海啸辩论赛里,中学生代表就是自我设限在爱情与亲情的爱里)却不敢谈爱国观。因为爱国很危险、爱国会受伤、爱国会被误解(我小学开始就被同学疏离,因为他们不懂政治)、爱国会失去很多既得利益;当然大前提爱国是敢问为什么国家与社会不民主、不自由、不讲理。

朋友们,当国阵领袖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大谈使用新媒体高调谈论政治(反击民联),却在国际新闻自由月及国庆月里发生媒体打压事件;请问是否爱国是否符合民主问政、是否以理性建构社会与建设国家的良好示范?

敢问为什么
至今还有某些政党领袖大言不惭地说只有我们敢说我们代表某个族群,你们敢吗?这样的言论这样的思维在民主社会里当然可以说,但是有什么民主涵养吗?有什么公民意义吗?有什么爱国养分吗?简单的说,敢问为什么(why)与找到问题的源头(know how)才是真正的爱国,那些不敢问,不敢想的,如何以理论建构理想?没有理想的人活着的意义有多大?

以理想建国
原本我的题目是“爱国为什么那么难?”写到最后我改了《爱国,很难吗?”您感觉到不一样“吗?第一个题目的感觉是感叹爱国很难,第二个则是我已经有了答案,您呢?爱国需要理想,改革需要坚持理想,我们准备好了吗?

~~写在国庆月与媒体打压高峰月

求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