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教师参政不等于公民参政


我们的社会(国家)对政治的无知是相当的,因此对政治的理解是负面多于正面。如果你让小学生参政,他们会突然疯掉。到底谁疯掉?是父母、校方还是执政党或者少许反对党?

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务,政治不一定是国是也可能是一些小单位行政上的探讨、争议决策等等。比如在学校选班长、巡查员、图书管理员、其他组长等等,校方是否有很好的选举教育机制让学生明白自己的权利与责任(包括选者与被选者)?

在家里家长是否教育孩子学习发表自己的看法,灌输他们基本的家庭责任与社会责任?

未完......待续......

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公民政治的权利有年龄限制吗?

为什么一些国家领袖甚至社会学家认为小孩谈政治容易影响家人?

再让我们思考的是教师参政影响教育,那么其他职业或专业人士参政就不影响吗?作为提倡民主政治的人有权利因为时间管理问题规定某些人不能参政吗?

如果政治立场问题特别是教师参政容易倾向执政党,因为有许多行政上的编排可能根据政治倾向......那么我们是否认为禁止教师参政就是公平、民主的举措?或者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提出一个监督因为政治倾向而恐吓或威胁其工作的一些不公平政策或带有政治议程的行政歧视?

简单的说我们不应该停留在费存问题看待政治权利,应该更深入地探讨如何制定一个公平的参政平台,让政治参与不影响人对民主、法治等等的积极贡献?

与其讨论教师参政不如思考如何让全民参政、全民与公民的身份问政,一些技术性如参政/投票年龄与政治/公民意识的教育,我们也需要有一套健全的思考方向。

附录朋友的提问:
Raymond Lim 首先,我很同意你那句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虽然对于政治的定义仍然还有很多面向,但这是比较符合人们生活习惯)。而在看了这文章的题目后,我必须指出的是让教师参政只是一个笑话。若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那么众人就可以管理政治,这也意味着说,政治本来就是全民参与,而只是给教师参政无疑就像是皇帝下令你可以做这做那的独裁,那么其他人呢?学生呢?家庭主妇/夫呢?打工阶级呢?还有许多人的政治参与权呢?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