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与政客良心何在?

【特约◎求真】媒体与政客良心何在?

媒体当为大众传播与报导正确信息为天职,而政治人物则是为了公众利益而投身其上的。但是如果媒体是成为某方集团或国家机器的喉舌或帮凶工具,她已经失去了本位职责;如果政治人物无法以公正、公平原则为民请命,那么他/她们就可能沦为政治的过客(政客)。

正义至上不是口号
最近看到主流媒体(特别是《星洲日报》)不断混淆视听,以政党不应抵制媒体为自己喊冤。其实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或者是混淆视听的恶劣手法。这些主流媒体面对人民的利益与官方利益的问题上经常以《印刷及出版法令》而选择人民利益放两旁,官命摆中间。但是对在野党或民间新政治作风却不屑报导或轻描淡写。说这些主流媒体新闻“制作人”没有自己的政治隐议程,您相信吗?举例“一个马来西亚”原本只是国阵一方论述,作为媒体的立场应该是据实报道与提出反思,更加不能忽略报导反对意见或另类声音以达到媒体工作者最基本的新闻道德。可是我们不但看到这些主流媒体不但没有做到公正、客观报导还为那些走秀等等涂脂抹粉;他们已经失去了媒体认真、为真理、为正义发声的媒体使命。

阅读全部

评论

很多人在发表言论不自由的论调时,首先就已经侵犯了言论自由。

要求报章报导对自己有利的新闻,就已经是剥夺了新闻自由。

报章应持甚麽立场,由谁决定?

不管报章持甚麽立场,总被认为不公平。因为报章认为公平的角度,对处於劣势者来说,就是不公平的角度。

我当记者时期,就有过不少经历,报馆派我负责长期跟踪某一名领袖的新闻,就被当作这名领袖的专用记者,报馆派我负责采访某政党的新闻,因此写了比较多某政党的新闻,有人就会问,做么你整天只会写某党的新闻,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在民窍未开的国度,只是政棍拿来玩的把戏而已。
有些东西是可以分析得到的。星洲日报如果那么在乎新闻自由,就应该放弃媒体垄断,另外不要选择性地或恶意地中伤民联政府。但是我们看不到星洲日报在前者的贡献,反之看到他们自以为是地说他们看懂民联,哈哈。这真是好笑的,一个没有容纳新政治政见的评论集团,如何可能明白再林与安华的分野在哪?

这样的大报的谎言或是误导言论怎么可以登大雅之堂?

再林我很清楚,在民联的时候就说他和安华的关系很好,其他的政治贡献近乎0蛋,但是在星洲日报编辑人的眼中竟然是一个新政治的佼佼者。这样的评论也还敢出街。你说言论自由,还是没有言论自由?不是言论自由的问题,是有没有允许独立思考的度量?星洲日报的所谓围剿蔡添强就可见一般。现在他们堂而皇之地把马华政客的言论当自己的护心镜,小心是烂的!
Fair仔说…
报纸是可以有立场。但道德上是不可以被政党收购控制。 一旦被收购了,很难不成为政治工具。

像巴拉的新闻,大报只强调拉萨是无辜的,其他更为重要的知讯却一律不提。可以肯定这不是维护读者的知情权的行为。
求真,谁都可以指责星洲日报说谎,若有证据会更好,但“这样的言论都可以出街”这句话就严重侵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我们怎麽可能要求別人跟我们一样蠢或者一样的聪明?怎麽可能要求人人同一种品味?同一种思想?

告诉你一个哭笑不得的內幕,正当蔡添强认为被星洲日报围剿的同时,正当你认为星洲日报“堂而皇之地把马华政客的言论当自己的护心镜”的同时,马华的许多领袖也在说星洲日报对他们不公平,说星洲日报亲民联。

还有很多人很得空的把每天的星洲日报新闻一则一则的拿来算,然后做出结论:星洲日报的新闻,70%是民联的新闻,30%是国阵的新闻。

我只是好笑,因为我不信任何一家华文报章会得空到去规定国阵或民联的见报比率,所有刊出的新闻都是根据当天采访回来的做出评断。
另外还有一点,你说星洲日报选择性的恶意中伤民联政府,国阵认为所有华文报没有选择性的一律反国阵政府。

我凭有一点点的新闻学资历以及新闻采访经验,发表我的看法:“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就像一面镜子,你要镜中人笑,首先你自己要笑。”
谢谢阿武叔的回应,还有Fair仔。

我想当国阵大言不惭地数算自己只有30%见报率国阵应该反省自己有什么新闻价值?

所谓民联这样看,国阵那样看,星洲日报捍卫言论自由这是概念模糊才有的糊涂账。

我认为民联没有要求见报率而是新闻必须公正、客观,传闻就说传闻这是基本新闻道德。国阵要求多少见报率自己先想清楚要好的新闻出街还是丑事出街。星洲日报或者国阵新闻利益监督者可能会让国阵的丑事出街吗?

如果星洲日报认为自己公平客观就不会拿这些党性很强的马华责骂民联与公正党的话为自己大篇幅的辩护。

但是对我来说是自爆其短,国阵的宣传部因为攻击蔡添强可以为自己加分,但是更让人民看到真正言行不一的是国阵。当问题出现的时候媒体是国阵的挡箭牌,什么时候媒体可以坚持立场要犯错的人道歉?比如副首相的感恩论、纳斯里种族言论等等???

这是说明了国阵在新闻自由上对民联大做文章是自爆其短与欺负人民善忘与无知。

星洲日报对蔡添强大做文章,说明他们如何维护民联的新闻利益更加看到是自打嘴巴的言行不一。看看他们怎么去把纳吉美化到小猫都不放过的令人呕吐的评论。再看他们如何形容安华的对手再林是新政治的无知评论,就可见星洲日报的政治评论简直是一派胡言,已经失去了大报的政治醒觉的基本认知。这不是星洲日报说自己捍卫新闻自由就可以过关的,您的言行其实已经被载录在自己的文字里,除非星洲日报把这些对纳吉的吹捧与对安华的文字打压都删掉?

另外我说星洲日报这样的言论都可以出街不是说没有言论自由,而是批评其报格!就如一个人有人格,报章应该也有自己的报格。他们写什么是自由,但是他们的文字里已经对是非黑白、人民利益、公民权利、社会正义变得模糊甚至是本末倒置。这不是怎么说都可以,至少必须阅读了星洲日报的评论才可以下的定论。

言论自由不能成为说谎与中伤或是非不分的理由。简单的说星洲日报缺乏的不是言论自由而是失去了对新闻伦理的基本信念。报导真相、不畏权贵讲真话。

如果星洲日报把蔡添强当着权贵,就实在看不起纳吉、螺丝玛、还有其他朋党了。如果星洲日报为了蔡添强对报导不实的反应就大张旗鼓地要批判人家对您冷待就显得星洲日报是一份失去是非真理的报业良知。

试问,如果您被人胡乱报导,可能导致您的公司倒闭,您没有说要起诉该报馆,只是对他们失望,决定不再理会该报社一段日子,这样很过分吗?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我觉得,“要求公正报道新闻”也是干涉和侵犯新闻自由,我对马华的朋友也是如此说的,因为公正是没有标准的。

半山芭监狱曾经吊死那麽多死囚,有那一个死囚认为法律对他们公正?不吊死他们又有多少人会认为法律不公正?

有人对安华恨之入骨,有人对安华爱若亲父,那新闻应该如何报导?

连伟大的耶稣和上帝都不可能得到100%人类的信任与崇拜,报章凭甚麽能做到每一个人都认为公正的平衡报道?

还是互相尊重,改善本身的条件,促进谅解比较人性化一点啦!
阿武叔,

我和你的想法相反,我倒认为公正是有根有据的。有就有,无就无。

至于半山芭有没有冤魂,也要看我们司法制度是否公平,是否完善,法官等司法人员是否依法办案?

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没有马虎或模糊的,我们模糊是因为我们的国家没有好的制度。也没有多少人依循制度做事,失去了职业道德与专业精神。

我们要求媒体公平报导是没有错的,如果媒体认为自己已经很公平就可以列出数据证明,这是就事论事的精神。但是我不是根据星洲日报自己的评论列举出他们已经不在公正原则里做报导和评论吗?

如果星洲日报的职员懂得检讨,当别人要求您公正报导,就应该检讨自己,不要以大报自居,不思长进!这是基本的专业与职业精神,我相信媒体作为大众传播更加需要谨慎而不是如此下策,完全引用马华的新闻自由言论,可笑,可耻!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