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叛逆的梁文道都可以成为教书育人的才子,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能多一些宽容?

注:如果您认为这篇文章可以帮助更多人思考以帮助杨伟光免除死刑,请自由转载。为了一个悔改的生命,我们应该想他(梁伟光)就是我们的亲人。

当年叛逆的梁文道都可以成为一位为中国、香港、台湾做文化、政治与哲学思考的青年学者,为什么我们很冷酷地说,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因此认为死刑无伤大雅?

有人试图说服我说人很复杂的、思想很多面、看问题要看多角度。但是综合这些经常以个人的生活习惯、社会习惯的思想方式来证明人不能太有理想、那些贪官污吏犯的罪并不严重、那些贩毒的导致人吸毒这才罪该万死、只要是人就会贪污、没有政府是不贪污的只是他们有没有做到东西......这些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的在我们的思维习惯里。

但是我认为人应该进步,但是我们的进步不能牺牲别人,这样才达到做人最基本的人道精神。比如我不能说杀完全部毒贩、杀完全部贪官、杀完全部民主败类,这个世界就美好了。我要说即使真是美好这也是自私自利的行为与思想。

推到极处,其实我们根本没有理想,也不相信理想,相信的只是个人的利益甚至允许自己或思想同类者不择手段地达到自己要的利益(这利益可能是一间富丽堂皇的教堂等、华文教育的钱途、民族利益、既得利益......等等个人的利益或可能牺牲别的群体而得的利益)。

其实当我们说一个人不可能有理想,不应该脱离现实,应该识时务等等;已经否定了人的尊严与理性建设。其实我们对别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宽容。这里必须强调宽容不等于对罪恶的妥协,但是我们必须尽量争取多一些人改过自新、重获新生。所以我坚决反对死刑,希望我们能够认真思考死刑是否是我们逃避社会责任、逃避教育方式的老化、教育的严重问题、司法与执法里的滥权导致没有人尊重法律......等等应该让我们正视的问题与责任。

希望大家认真思考:我是人,尊重生命,希望给杨伟光活下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生命机会。也应该重新思考如何废除死刑,以符合我们的人道精神,用理性最小的伤害来挽回社会的破裂与罪恶的破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