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两个烂苹果?

导读与序言:
这一篇比较长,因为要分析我不屑的“两个烂苹果论”的去责任化的政治心态,请大家给点耐心与爱国的心来尝试了解我对这冷酷或许后现代的政治态度的分析与评论。

自懂得政治以来,细数在马来西亚政治常态,特别是国阵的治国手段所见,除了滥用国家机器高度集中打压反对党、镇压人民的声音几乎没有什么民主善政可言。

以这样一路走来的感受,作为期待国家改革,人民有尊严的的政治理念,我曾经无数次生气反对党不争气!特别是不能以自己的治国理念、坚持理想与多党联盟、串联公民社会等,让尊重人民的新政府上台。

写完这篇文章后,心里释然,打开《与鲁迅的生命相遇》这样一个北大中文系教程让我心感我写评论的对象与心怀竟然与忧国忧民的鲁迅先生有所契合。

鲁迅说,基本上他写文章给三类人。第一类写给知识分子,鼓励他们以知识建国;第二类写给有理想的人民,鼓励他们探研知识无私报国;第三类,鲁迅说是写给敌人的,他说不需要向敌人敞露自己的悲哀与所受伤害及痛苦。在马来西亚谁或什么思想是人民的公敌,我们大家必须有一个共识。

对我而言,政治评论文章就是要有对象,而且应该尽量为弱势群体或被欺压的人民百姓说话,与鼓励大家。我的评论文章必须尝试提出一些可行的经验总结,让更多人知道理想的政治不是空中楼阁,也不是杂乱无章,不知从何说起;更不是为了打击报复,而是提出方向与意义的思考。因此写给朋友,必须积极与向上,尽可不说可能打击人民的真心话(我希望我国的政治评论人或爱人民的政治领袖也走这样的一个路线)。


为什么是两个烂苹果?


记得在308前和一些朋友为了争论国阵与反对党是否两粒烂苹果,结果闹得不欢而散。而时过境迁后,还有一些人坚持国阵与民联是两粒烂苹果,所以选人不选党。

我们来客观地分析一下这类的想法为何如此盛行?按个人曾经与政治人物接触,与不间断地写博客,及与各类朋友对话,我把他们归纳为三类。

一 、国阵的支持者

他们能够屈就到以烂苹果来承认自己的政党/政体的作为实属难得。可惜他们的立场是国阵烂,民联不是更烂?民联还没有执政中央已经闹党争、偷沙、三党理念不同。这就是国阵的烂苹果论的支持者,他们貌似承认自己烂苹果,但是却没有意思要改革,只要人家比我更烂,或者人家可能比我更烂,我党(国阵)就应该继续执政。

二、民联的支持者

他们认为国阵固然很烂、但是民联也太多问题了,常常只会批评前朝国阵却没有解决派系斗争、没有公平分配党职权等。他们认为民联不应该乐观,至少要10年或者20年来解决派系问题、意识形态问题、三党理念分歧问题、个别贪渎问题。所以他们看扁民联可以近期执政,他们面对国阵的各类言论围剿的时候很公开承认民联有很多地方比不上国阵,比如财力与人际网络问题等。

三、非政党人士

这类人他们基本对国阵失望,对民联也没有好感,他们认为政治都是游戏、说白了是一个骗局,谁上位都一样会贪污、会滥权。这类人可能来自理想主义的非政府组织也可能是无政府组织的信仰者。他们的要求可能很高,高到要政党完全符合他们的标准,另一方面也可能很低,只要给我要的东西特别是物质,比如宣布涨价的突然取消、给我铺路造桥、给我学校拨款等等。

国阵自认烂苹果与表现评估
根据我们分析烂苹果论的不同政党支持者或非政党支持者我们可以稍微分析,前者有政党背景,国阵的支持者为什么不离开国阵与其说是感情深厚还不如说是既得利益作祟。没有了既得利益可能就不再是支持者了,可能有少数的改革者,或者是天真者,这容后在分析。在归纳烂苹果论的国阵支持者我们发现到他们的要求是国阵继续执政,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不管贪污、滥权、人权、人命、民主倒退、百物萧条,只要国阵做不好的,民联也别想做得好。现在看到宣传的都是政治游戏,骗取人民的好感如免费水与提供乐龄人士的津贴都是有政治目的的。这就是马华与民政领袖在反击民联使用的腔调。现在哪个国阵领袖不承认自己烂的,不但是承认而且是公开,还要报章放在头版头条红色大字,“巫统领袖别倒米,一个马来西亚势在必行!”这类的新闻可能大大地感动好一些人吧。

其实国阵认自己是烂苹果就改革了吗?就变好苹果吗?我想我们必须公平客观地说改革不是这样的。至少改革要认真检讨贪污舞弊,止住贪污滥权的腐烂,做好各部门的工作(治安、交通、司法、教育、文化、旅游、环保、财政等等)但是什么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国家人民开始安全、交通开始舒缓、司法独立公正、教育平等专业、文化多元开放、武吉公满人的担忧、比南人的森林与土地被尊重等等,都改善了吗?

民联自认烂苹果与其表现评估
民联其实很少这样说自己是比国阵差,可能其中有一些是协调问题的确需要改善。但是底下的支持者有话说,要自认烂苹果,所以就发展为既然都是烂苹果,为什么我们不学国阵那样为自己谋官职、为政党与政体扩大资源与弹药以打入布城?当我们把不是自己的问题,不应该是自己的问题包揽在身,我们就发现,我们开始迷失、开始失去理想,忘记了当初要怎么一个人民阵线,要怎么一个以民为本的政治主张。这些是个人感觉可惜的,烂苹果论的自我缴械者。他们甚至不惜对敌党(可能是国阵也可能是民联内部政党)谩骂、诋毁、不再本着民主政治理念而是为了布城(当然站在人民立场我们比较同情他们,毕竟53年或更多太久了)不惜一切包括我们说的放弃理想与理性思考。但是可惜的是这些民联支持者功利主义太重,因此如果不能成功,或者某些领袖不合其意就会失望或失落,这样的人很容易被动摇或自暴自弃。我对他们的奉劝是,既然认定民主、法治、人权是我们斗争的目标就不应该放弃斗争也不应该急功近利地希望做好事一定会得到好的结果。反而是既然认定是好事,检讨与调整步伐后无论结果多不满意,还得继续奋斗直到国家改革成功。

烂苹果的心态与反思
这里我综合的谈为什么有这类的心态,我们应该有烂苹果的心态吗?首先我们必须永远不能忘记,虽然我们在分析政治,我们是人。人总是有理想或私欲,贪图自己的利益比别人多些。烂苹果的心态可说是一种对政治的极端思维,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不会得到。国阵的领袖就是这样,君不见国阵领袖总说民联在破坏国阵的团结、破坏一个马来西亚、破坏他们的声誉、造谣;但是他们从来不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都这样想?国阵不是靠恶法控制国家机器、主流媒体经常公器私用吗,这些他们不会去检讨的,所以我经常听朋友说,去国阵的政治讲座很闷,他们总说自己多伟大,但是事实不是如此,是相反。君不见国阵的讲座请吃看美女热骚(hot show)但是听众稀落吗?

民联的烂苹果论者,其实有多少是认真学习政治与尊重民主等等的基本态度的?是否看到一些挫折就开始埋怨呢,就认为回教党不可靠、行动党容易引起马来人反感等等的自我毁灭的心态呢?

那些无党派的烂苹果论者,他们也是介于有理想或没有理想之间,基本上是不能融合我们的社会,要走向民主就必须付代价、必须融合(串联)社会的弱势与被打压的群体引起动员、一起为改革国家出一份力量。

别天真
最后要大家留意的是,我们如何思想决定了我们的信念。那些认为过去与现在毫无关系,或者可以随时切断关系的这类思想的人我分类为天真与无知。天真者总是一厢情愿的认为有了强大的反对党如民联国阵一定会改的,所以两线制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说国阵改革民联努力就可以达到的。为什么我说他们天真,因为没有人会在毫无付代价之下放弃权利与欲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国家所谓改革了反贪污局,为反贪污委员会后仍然不能为国家经济漏洞止血!(其他问题更是罄竹难书)因此,如果要实现两线制,唯有通过民主程序让国阵下台,民联上台。但是国阵会如此坦然放弃不受制衡的国家机器与利益吗?这需要全国人民自己去衡量,民主是为了国家利益,还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

不无知
无知是什么,一般人认为无知是明明知道错误还要去闯祸,比如明知道反贪污工作数十年无法改变国人贫穷的厄运。但是我要补充的是,无知也是因为个人利欲熏心,只贪图个人短暂的既得利益而放弃整体的利益。无知往往是我们利益观念的一种思想与外在的表现。当一个人不能为武吉公满村民与临近的村庄担忧、不能为比南原著民的基本利益的缺失有所动容,不敢想如果我是赵明福......这样的思想会诱导我们相信自己才是主体,人民的利益都是靠自己争取的。这样的思想最符合资本主义社会的物竞天择论。如果你自己不能发达,不能成才是你自己的问题不要怪社会、不要怪国家、不要怪政府。我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努力,然后犯错或失败后把责任完全推给别人;我要强调的是当我们放弃了群体生活的责任与道德,可想而知别人也可能如此认为,那么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功利至上没有公义的观念?

要改变消极的观念,首先就是要学习尊重人的权利、尊重社会需要有正义感,因为社会的利益或损失与我息息相关,这样思想的人应该离无知远一些。希望这长篇分析与期望得抛砖引玉之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