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与错是认识论的问题!

此文有感而发

我们的生活脱离不了政治。
只有懦夫才会告诉人们我们不需要政治也能解决问题。

我想作为一个成熟人的定位首先是尊重自己,懂得尊重自己,懂得尊重别人。

面对不合理的事情有辨析是非善恶的能力,作为大专生如果钻在牛角尖里探求与正义无关的去政治化可以解决问题,那不是真的尊重自己,也不是对民主社会做了良好的示范。

今天辩论队受到对付理由很简单,就是邀请非会员进入校园担任评判。

校方是指责这6名学生违反1971年大专法令第16C条文下制定的1999年马大(学生纪律)条规第3(b)条文,擅自在今年9月8日邀请三名非马大华文学会会员,担任辩论表演赛的点评嘉宾。

大学生至少也到了法定投票的年龄了吧,为什么有权投票却没有自由做不违法的事?

大家应该据理力争的是,大专法令是否有剥夺学生的政治权利?如果大家对如此霸权滥权的嚣张非学术行为继续逆来顺受,不但不会解决问题,而且还会继续给大多数学生有了不需正义的理由。

因为很显然的这类纪律行动目的非常不纯正,他们要整个世界屈服在强权、滥权底下吗?他们厚颜无耻的把警告信寄去学生家里,这是欺负家人都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的人?

面对野蛮行为我们有权利分析他们的目的与动机,以免我们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蛮干一场。

如果我们的社会一早就搞清楚学生的权利、组织的权利、校方的权限不能与滥权挂钩,那么这些警告信不都变成一种对民主社会的嘲弄吗?

后308的学府官员还有如此封建及政治霸权主义的思想,可见对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新的转捩点,这事件凸显了一个选择题:正义是否要继续发声还是哑口无言?

不错面对霸权、野蛮行为我们应该智取,但是如果连敌我都无法分辨,智取谁呢?我估计如果校方胆敢乱来,势必卷起学府改革的新动力,问题是谁看到了这危机中的契机呢?

在校园里争取留住宿舍权利比较重要还是面对歪理团结一致据理力争重要?如果一个造育英才的学府都如此颠三倒四,可想而知,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要如何进步?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