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国:政治关怀、勇气与尊严、创意的生产力

古希腊哲学家,理想国的创作者柏拉图认为构成城邦建制的有三个阶级的人,分别为君主、勇士与平民。为什么我要说是阶级呢?因为他们的身份地位不同职责所在也完全不同,而且无论是职责与地位都不能互换,如果真是可以互换那就肯定出乱子了。

当然这是典型的封建社会的阶级之分,我是反对贵族政治不相信精英政治信仰的人。我认为人类之与动物之不同是因为人类会思考,会尊重群体,懂得分析权衡个人利益与整体利益(公众利益public interest)。一个只为自己设想却不遵守社会协约的人与畜生禽兽是没有差别的

虽然历史当中我们看到有一些能够管理好自己国家的君主或领袖,但是历史学家与政治学者甚至是社会学学者对他们的贡献也因着个人对某个思想体系的掌握与鼓吹而切入思考与结论都可能南辕北辙。

对国家政治的关心、捍卫真理的勇气、有创意思考的生产力
我尝试以最简单的城邦政治体系组成的三个基本单位化为一种精神与天职。我认为一个人要获得尊严就不能任人摆布,不能因为自己不是勇士就不能思考如何捍卫国家的尊严,看到贪污枉法的横行就必须团结所有公众的勇气来打击对国家社会造成破坏的败类!

同理一个所谓平头百姓也不能对国家管理、经济分配、教育政策等等漠不关心,因为这些所谓国家的管理层所做的决定是直接影响人民生活甚至是生命尊严的这里可能大家认为有许多重叠的地方,比如以人类的尊严与勇气问政国家政治、集合勇气捍卫生命尊严。我想很多时候所谓的分科分学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方便初学者如何认识各科各目但是要达到融会贯通就必须从各学各派里联结关系,寻找其共通点与差异之处。

我之有这样一个想法第一是要打破知识学问被上层社会垄断导致的学术偏差或对民主政治造成的分裂阴谋。第二提倡人人平等必须具备的人人自我尊重、尊重社会、保护公众利益最重要的是必须拥有辨析假冒伪善的假道学的利益集团发表的反民主反自由及剥削大众利益的歪门邪道!

人类的共同理想:还政于民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再强调还政于民一直都是人类社会追求的理想。我的理想国只是结合一些人类该有的管理国家的基本认识(政治认识)、做人有尊严和勇气(是非道德观念与公众价值观)及有创意思考的劳动生产能力(平民不是机器或螺丝钉他们是社会的原动力而国家管理层其实就是为了服务人民福祉而存在的,所以人民应该自爱自重,不要被一些分裂群众的歪理所蛊惑)

我的理想国可能是我求真对人类尊严的思考中的一些想法和分析,当然您可能也有您自己的理想国,在这网络上我们只是互相交流,集思广益,不要相信没有公众基础的一言堂。

打破霸权政治的思想垄断
另外影响我对理想国有初步设想的除了上政治哲学课的学习以外还有我对maslow需求层次原理的一些思考,最重要的是要在马来西亚这片一直只相信巫统寡头政治与自我诠释的历史观等等镇压民意民权、分裂全民朝向民主世界的进程的歪门邪道、国家机器与媒体受控的失去人类基本的理想(诚信与互助)等等的思想牢笼里突围

平庸政治对人类进步的伤害
另外我所关心的一个超过十多亿人口的中国现代社会的从追求世界大同到朝享乐主义发展里的缺乏思考与理想的群体平庸思想,也可能是我其中要探讨民主政治必须注意到的失去理想的民主体系是否对人类和平、生态平衡等产生更多负面的影响?这类想法容后再探讨。

武吉公满公民抗争运动的政治关怀、勇气与创意劳动力
这里我不能忘记对参与的民主民权价值建立的社会关怀活动实例。记得当我们在马来西亚社会了解武吉公满山埃采金抗毒运动前,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政治认识会从马华(国阵)的忠实信众到一个懂得独立思考的进步群体。他们从揭露家乡不为外人道的山埃毒害到关心国家民主社会的发展这民主奠基思想。这已经说明了我说的人类要找回尊严首先必须不能相信阶级理论的隔离政策,不能相信政治只是上层建筑的活动和一般老百姓无关。也不能失去捍卫国家法制与人权的勇气。因为这些都是整个国家社会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您认为我说得很抽象请到bancyanide网站看看村民主办的“中秋救命千人宴”是如何获得社会好评的,他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公民哪,警方说不能穿有标志反山埃的衣服不能在宴会上说山埃的事情他们都非常合作呢!但是作为合法公民他们没有忘记为自己的活命(看动物都相续死亡的报导吧)互相鼓励打气,相互肯定,这就是我说的平民不是yes man或螺丝钉任人摆布,他们是国家的主人应该对自己的生命价值自我负责,而他们的选票也应该是负责任的表现之一

作为纳税人的人民自我矮化、自我边缘化与自我分裂(对民主政治的变相迫害与伤害)等等政治行为都是自我毁灭的开始。想想希特勒为什么有条件成为暴君,难道不是极端的种族主义与国家主义驱使大部份人民失去对人类基本的尊重和爱吗?

哪武吉公满的危机难道不是村民失去了安全感与感觉被社会孤立的活生生的经验教训吗?但是当我们发现当社会人士开始关心他们给他们据理力争的鼓励打气并且不断以民主、人权与法治观念与村民(当然还有我们其他非村民)的交流与探讨后;我们发现村民的民主意识起了质的变化。这也是驱使我坚信人类如果不平等、不自重、不尊重人类文明协约(很多法律漏洞只是笑话,真正要确立的是人民自我尊重才会珍惜和平与民主价值),一直都是处在人格分裂的自圆其说与寻找社会认同无力感(你不要以为老马很坚强、也不要以为翁诗杰很有智慧很多都是装出来的)。

换言之我要寻找一个我们人类共同的理想国就是自然流露,自我肯定及尊重社会大众的进步思想。我们不用装孙子也不需要戴着假面具做人,我们做人做事可以坦荡荡,我们遵从法治、我们拥抱一个以尊重人类平等为蓝图的民主政治、我们批判社会的阴暗面以便社会更加光明(在此,请不要说这都是政治立场的不同的看法,请思考赵明福、古甘、安华的黑眼圈及还有更多更多我们人类应该共同面对的共同命运,您相信宿命论还是相信人类应该展现文明与光明本质呢?)

评论

eddieliow说…
我们的政府在山埃采金事件根本是在掩耳盗铃。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