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淑慧宣泄的反思

写淑慧宣泄的反思
求真 | 9月26日 傍晚6点38分
当我在淑慧的部落格浏览其他网友的留言,我很害怕,但是可以肯定的说脱离了政治问责,我们就掉回以前宗教的指导......命啊、看开点、要坚强的活下去等等唯心论愿望。

如果每个人遭遇到不公平的对待或被剥夺了基本的权利都被劝诫自己去改变环境,那么我们还需要公义、仁爱、和平的社会吗?

我们是缺乏了改变命运与不公不义的社会的勇气还是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一个人或少数人持有悲观基调可说是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大多数人都认为要公义来干嘛?就如国际透明组织担忧国人根本不热衷反贪污,因为许多的人不但认为贪污没什么,甚至自己都涉及不同层度的贪污。

我想淑慧作为受害人绝对有权利写自己内心的感受与想法,但是如果我们的社会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和国家官僚腐败无关只是因为不该参与“该死的政治”。试想我们的“好心”会造成怎么样的社会:一个不能据理力争,一个冷漠对待民主与人权的政治绝缘体的社会形态?

如果我们不能牢记团结就是力量,化悲愤为力量的经验教训,我们还在坚持什么,只等5年一度的投票日?还是我们根本认为强权就是真理,如果我不是有权有势就没有权利表达民主的思想?

如果我们的社会无法因着该有的理想而组合公义、民主、和平的支援力量 ,那我们怎么要求受害人与更多的无辜的兄弟姐妹:“不必怕,我们与您同在”呢?可能我们必须简单但是深刻地上一课政治课,政治是为了群众是为了用良心与责任管理众人的事。所以如果有人说政治肮脏啦、dirty啦、有钱人的玩意儿啦、政治人物的游戏啦等等......请我们严正地看待,我们是否要放弃做人起码的尊严,我们是否要放弃自人类文明开始的尊重与关爱社会的本能?

简单的说政治管理与统辖的内容就是我们日常生活面对的政策是否对人民公平是否以民为本。我想没有人到超市去购物喜欢被欺骗与面对服务态度恶劣,除非这人是暴发户根本不是购买而是在超市显摆,另外的可能就是这人有受虐狂,认为被人欺骗、欺压与剥削是正常的是应该的?

评论

eddieliow说…
希望她好好的生活下去。也希望大马人民能更勇敢的去开创自由民主的天空。
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要求。对于淑慧,我们希望她能够好好的生活,健康的过每一天。遇到问题的时候有人可以保住她。

我不期待她目前对政治有任何使命感的看法,因此也不会为她所谓的棋子论神经病的说,搞政治的全部去死吧。

绝对不会,讲这些话的人等于是白痴或是一个掉入海里的人把救生圈刺破或抛开。
雅征说…
求真,
我们的国家有真正为民服务的政治家吗?
或许有,凤毛麟角。
我对政客很失望,他们不知道人民选他是为民服务,谁是他们的老板,他们只要我为你做事,你就得回报我,或者上报为我宣传,但是到最后什么都没做到,只搏宣传。
一些真正为民的,又在党中被打压,马来西亚很落后!
雅征老师,

我认为政治是一门学问,不应该以偏概全及以消极的角度来概括归类政治操守全盘否定。

我想我不喜欢用两粒烂苹果,哪个比较好。我个人分析问题喜欢直接及深入,不喜欢和人说都一样的,差不多啦,政治他妈的的(对不起要逼真一点)黑暗。

经验告诉我不能正确分析问题的人,一就是失败者(并且想有更多人陪葬的心理不平衡),二就是被压迫集团收编或收买的再者就是懵懵懂懂的任人宰割的政治白民(有苍白和无知的意思)最后一种是一知半解,人云亦云的,没有自己的政治主张,没有分析能力,容易受环境影响判断的。

所以我分析,反对党自然有他们的党争,领袖不和、意见相左,还有其他的霸权文化、一言堂,但是这些比较在不能维护人民生命安全及人民尊严不被保障的尖锐问题上,根本不值一提。

请问您看到一个人面对死亡威胁及另一个人被责骂叛徒,您会先救谁,或者说您认为哪一个才是真正需要马上被帮助的?

我会再写这方面的回应(回应杨巧双对马哈迪政策的憧憬),希望您能够思考广阔一些。


谢谢交流。
雅征说…
求真,
谢谢回应。叫我雅征我会较自在。
对政治我是一知半解的,只是发发牢骚,你的见解乐观积极,有远见,会继续追踪。
以前要进入你家不容易,错过许多,搬了新家,可以进出自如了。哈。。。
雅征说…
求真,
谢谢回应。叫我雅征我会较自在。
对政治我是一知半解的,只是发发牢骚,你的见解乐观积极,有远见,会继续追踪。
以前要进入你家不容易,错过许多,搬了新家,可以进出自如了。哈。。。
谢谢雅征借的交流。我今天想到如果我薄有名气或许能够有点明星效应,让更多对政治误解或冷感的朋友多一个问答/答问的机会。


至少比周杰伦或其他电视/影或体育明星对国际民主空间更多一些贡献吧。而且我思考的问题并不是一厢情愿是结合科学、历史与人文经验/知识累积及思考的过程或结果。
Kenny说…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
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想法就绝对正确?
你凭什么要让大家都跟随你的想法?

别太自以为是了!
kenny,

谢谢到访,谢绝胡乱标签与戴帽子。

我什么时候说自己的观点绝对正确,自以为是?

我反倒看不到你怎么证明自己不是自以为是呢?

做事评论都要讲求数据与分析判断,如果您认为我的分析判断有问题,可以探讨或指正。但是如果以偏概全的我自称“绝对正确,自以为是”的空洞标签只能说明您的思考不需理据或者不屑与人理性交流?

谢谢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