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转载: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成就”政经分析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成就”政经分析
宏远 | 9月26日 傍晚6点17分

为了害怕以后找不着原文,只好全文转载

一部由资深的英文报记者撰写的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五十年执政经历的历史书藉《白衣人——新加坡执 政党背后的故事》——已经出版了。在这本书的首发式上,出席者包括人民行动党的创党元老李光耀和他的政府和政党同僚,曾经与他一起创党并协助他取得新加坡 执政权的左派领袖方水双等也受邀出席。

会上陈庆炎——行动党的一位资深领袖发言肯定左派政治领袖对促进国家的政治发展所作贡献,给人的印象好像人民行动党政府在为曾经一度为它拼命打天下,后来因新马合并意见分歧而分道扬镳的前“同志”“平反”,似乎有一笑泯恩仇的意味,看来颇堪玩味。

人民行动党成立于1954年11月,至今已届55年。1959年5月31日,在当时主要为华文教育者和少数英文知识份子组成的左派学生,工人,乡村居民,小贩,计程车司机的大力支持下,赢得新加坡自治邦政府的大选,推翻了亲殖民主义的林有福劳工阵线政府。

人 民行动党成立时,恰逢英殖民地政府实施紧急法令六年,在那六年里,英殖民政府动用二十几万英军,和许多警察,特务,乡村自卫队和马共游击队打一场捉迷藏的 森林游击战。初期马共游击队战绩辉煌,打死、打伤不少英军和警察,后来受制于英殖民主义的饿毙政策,将六十万芭农(主要为华人)赶进集中营式的新村,在粮 食来源极度困难下,马共游击队遭受了严重的挫折,死伤惨重,不堪饥饿出来投降的不少,被逼移师北上,退守泰马边境——勿洞的森林里。

虽然如此,英殖民主义也遭重创,深知这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不宜久留,于是便拟出以退为进的战略,宣布马来亚实行宪制改革,允许马来亚(包括新加坡)进行内部自治,以此来缓和它和星马人民的严重矛盾,在星马人民中制造幻想减少对马共游击战的支持。

在新加坡它提出林德宪制,在1955行年4月举行部份民选的廿五个议席的立法议会选举,首席部长由民选议员担任,财政,内政,律政则由殖民地官员担任,其他部长如教育、劳工、交通、地方房屋则由民选政府议员担任。人民行动党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成立的。

人 民行动党的创党人李光耀、杜进才、吴庆瑞等都是留英学生,属于第三代老移民的华裔后代,自小受英文教育,完全不谙华文华语,甚至连自己的藉贯方言也不懂, 只会讲英语和马来语,属于峇峇之类。这些受英文教育者是一百多年来英殖民主义者统治时设立的英文教育制度下培养出来的,英殖民主义者就是利用这些人帮助它 管理殖民地,维持社会秩序,他们享有高官厚禄,养尊处优,是殖民主义者的统治工具。在英文教育的熏陶下,充满奴才思想,只知效忠英女皇,丝毫没有民族意识 和国家观念。

因此这些人和他们的政党,如当时的进步党,是不受广大的群众欢迎的,英殖民主义的以退为进的战略计划里,也主要想从这个阶层 中去培养和寻找它的同路人和代理人。在紧急法令时期,一切被认为反殖的工农和群众团体都被封闭,完全没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为了搞改良欺骗,英殖民主 义者配合林德宪制的实施,就稍微放松了这方面的管制。

人民行动党成立前,由华文教育者主导的群众运动已如同被压在大石下的幼草,在大石的 隙缝下开始萌芽茁壮。在抗英同盟的领导下,华文中学生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群众运动,起初是反色情文化运动,接着支持华社商界领袖陈六使发起的创办南大运 动,为南大筹款在快乐世界体育馆义演,又发动青年学生反对英殖民主义者的服兵役措施。1954年5月13日,数约千名的华文中学生在皇家山脚下和平集合, 打算游行到总督府向英国总督请愿,不料遭受殖民政府的镇暴警察以武力镇压,四十多位学生被捕,多人受伤,这个事件引起轩然大波。

殖民政府 受到报界和广大人民厉声谴责,李光耀便是在这个事件的背景下,在老律师何亚廉的引介下,和华文中学生打上交道。在他和华文中学生接触中,他对华文中学生的 团结精神和组织能力深感佩服,便屡屡请求华文中学生帮他介绍华文教育者参加他创立人民行动党的计划,林清祥、方水双和曾超卓便在这样的机缘下参与了人民行 动党的创党大业。

1955年4月林德宪制下举行的部份民选立法议会大选,选出廿五位民选议员,人民行动党派出四位候选人参选,包括李光耀 (丹戎巴卡区),林清祥(武吉知马区),吴秋泉(淡宾尼士区),狄凡娜(花拉公园区),结果除狄凡娜以微差落败外,其余都获选,依不拉欣(三巴旺区)虽以 独立人士名义参选,其实也属于人民行动党党员。那次大选中,除劳工阵线(获得十席)外,战绩最为彪炳的政党就属行动党。

在那场大选中,林 清祥以通俗流利的福建方言演讲,声声句句说的都是劳苦大众的心声,老百姓无不为之动容,于是一时名声大噪,成为政坛上一颗燿燿生辉的红星;李光耀虽辞锋犀 利,但说的是字正腔圆的纯正英语,许多不懂英语的群众虽听不懂,亦给予热烈的掌声。那时初出政坛不懂华语和方言,和群众的沟通上自然产生一些困难,从中他 也深深的体会到,他和广大受压迫、受剥削的群众是有一定的距离的,要想走进广大的劳苦大众,没有受华文教育者的支持是不行的,于是便开始勤习华文华语。

广 交受华文教育者,李光耀和他的受英文教育的同僚深知,在广大的各民族群众中,受英文教育者属于少数,尤其占人口约80%的华族群众,受华文教育者还是占绝 大多数,这些受英文教育者在殖民统治时期是既得利益者,不是当政府官员,就是当专业人士,如律师、医生、工程师、法官或者洋行高级职员,即使只读五号英 文,也可当书记,收入不菲,和广大的劳苦大众胼手胝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流血流汗亦不过只博得一日三餐温饱大不相同。

这些受英文教育者除极少数政治觉悟较高外,大多满足现状,属于保守的保皇派,和华人中反共意识强烈的人士构成右翼份子,是殖民主义的支持者,他们对结束殖民主义、争取独立,抱着观望和反对的态度。

职 是之故,李光耀和他的同僚心中十分清楚,当时绝大多数的华族群众是深受中国革命成功的影响,深恶痛绝西方殖民主义的,为了取得他们的支持,他们不得不摆出 一副反殖民主义和争取独立的姿态,也跟着喊出社会主义的口号。李光耀当时曾对左派人士分析,新加坡存在三股政治势力,一股是殖民主义和它的拥护者,一股是 马共领导的反殖势力,另一股则是人民行动党领导的非共反殖势力。他们心知肚明要打倒殖民主义,争取独立,如果没有左派群众和人士支持是无法成功的。于是抱 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态和左派的受华文教育者结盟,虽然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是极度无法容忍左派华文教育者的左倾思想,也对他们极力维护华文教育,拥 护创办南大,一心一意争取广大工人群众的福利不以为然,甚至感到厌烦,认为是大汗沙文主义的表现,所以在人民行动党内受华文教育者时常感到来自他们的压 力。

当时职工运动和其他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群众运动波涛汹涌,领导者和支持者都是左派的华文教育者和少数先知先觉的英文教育者,李光耀和 他的同僚从一开始就积极争取和拉拢受英文教育者加入他们的队伍,但受英文教育者的反应并不热烈,既使加入了,工作态度和热忱也不如受华文教育者那样忘我和 献身。

在1959年新加坡自治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在压倒性的大胜中虽取得54%的选票,还有46%还是支持亲殖民主义的人民联盟,当中为 数不少是受英文教育者,包括政府公务员。在那次大选中,受英文教育者中,精英份子仍不愿响应人民行动党的行政征召,如果没有广大的受华文教育者、德士司 机、小贩和小商人的支持,人民行动党要取得政权是难以想像的,和今天行动党的支持者截然不同,今天行动党的支持者恰好是当时反对它的政府公务员受英文教育 者、社会上中层份子和华族中顽固的反共人士。

1963年9月21日大选,如果不是行动党联合英殖民主义者和联邦政府,先行在2月2日以“冷藏”行动逮捕林清祥等一百多位左派政党、工会、群众团体及学生领袖,人民行动党能否赢得该次大选还是个未知数,怪不得行动党人把该次大选看作新加坡历史的转捩点,暗自庆幸。

今 天行动党终于“良心发现”,肯定左派华文教育者的贡献,过去他们总是将华文教育者和左派人士目为洪水猛兽,扣上反国家份子,亲共、华文沙文主义,甚至把他 们目为恐怖份子,欲除之而后快。当然今天经过50年的统治,行动党的势力已经如水银泻地,深入各个社会阶层中,连地方神坛庙会也不放过。当年的左派政治势 力、左翼工团、乡村住民团体、校友会、学生会、进步的文化团体,不是被封闭就是被迫解散,负责人也大多被捕投入黑牢,不然就是被驱逐出境,流亡海外。

从 1963年2月2日,行动党联合马来西亚中央政府暨英殖民主义采取“冷藏行动”逮捕左翼人士百多人开始,先后展开了不间断的逮捕行动,到1979年为止, 粗略估计,行动党先后逮捕了数约近千的左翼人士,许多被捕人士出于种种原因被迫发表声明,违心的表示后悔,意志较为坚强的则被监禁十七年,社阵立法议员谢 太宝甚至被监禁三十二年,释放后已经是一个年届六甸的老人了!

谢太宝是一个少有的才子,数学上有独具的天赋,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材,这样 一个本来有着光辉前途,可以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的大好青年,只因为和行动党政治立场不同,一生幸福就被毁灭了!出狱后,女朋友早已离他而去,目前还是孤家 寡人一个,继续在海外漂泊,据说他还受到诸多限制,如不准参政,回国探亲时还有人亦步亦趋地跟着,请问这是什么世界!天理何在!人权何在!人性何在!谢太 宝身系囹圄时,被连续疲劳审问一个礼拜不用说,还被单独监禁六个月,经受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严峻考验,充分展现了中国历史上英雄豪杰、视死如归, 慷慨悲歌的气慨!那些自认为识时务为俊杰的人士,认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士,面对谢太宝时你们还有地自容吗?

人民行动党和马共在五六 十年代冷战时代,分属于西方资本主义和东方社会主义阵营,战后至1975年越南解放,东方社会主义阵营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民族解放、国家独立的浪潮,将西方 资本主义阵营逼入挨打的境地,所谓东风压倒西风是也。可惜东方阵营却发生中苏分裂,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越南侵略柬埔寨,越南人民投奔怒海,中国教训越南 的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事件。

西方阵营则凭着科技目新月异的发明创新,生产力发展与提高一日千里,创造了巨量财富,以跨 国公司的形式向落后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大量投资、设厂,先是造就亚洲四小龙,围堵、遏制中国的影响向东南亚扩展,又与苏联大搞军备竞赛,削弱苏联经济势力, 对比之下,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欣欣向荣,物资丰富,反观东方,中央计划经济制度显得过于僵化,无效率,物资匮乏,无法满足人民日益高涨的文化物质需求,世界 形势变成西风压倒东风。

人民行动党就是在这样的国际大气候下,在西方美日英财团大力扶持下,利用近四十年时间将新加坡建成一个现代化,经 济繁荣的大都市,如果以成败论英雄,不用说人民行动党是成功者、胜利者,不过,也只能算是时势造英雄。人民行动党五十年来享尽荣华富贵,受尽了歌功颂德的 赞誉,洋洋得意,也不断被批评和斥责。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方的中国在文革结束后拔乱反正,抛弃了旧经济发展模式,进行改革开 放,将经济搞得蒸蒸日上,以三十年的时间做到西方需要一百多年才能达成的成就。四小龙中香港不用说,没有中央的扶持已无法前进,台湾则越来越仰赖大陆市场 的拉抬,南韩对中国依赖越来越大,即使日本也需靠中国市场才能摆脱已经停滞十多年的经济,新加坡一路来一味将经济的发展,押在美日的投资和对欧美日的出 口,虽然也有自知之明,极力想方设法寻找出路,如发展生物医药科技,争取中国上市公司来新加坡上市等等不一而足。

二十年前,吴作栋在将低 增值的产业淘汰时曾经杨言会给新加坡人民提供高薪的工作,安慰人民不必担心物价高涨。二十年后,面对经济全球化,中国强势崛起,职工总会要工人接受灵活工 资制,经济衰退时减薪保住工作,又允许大量外劳进入,以便厂方可以降低工资成本。在创立和培养本地企业时,虽然政府设立了一大批政联公司,始终无法如同南 韩和台湾那样取得优良的成绩,一个国家的经济一味仰赖别人的投资,一味依靠股票市场和热炒房地产市场,没有制造业作基础,提供大量工作岗位给国人以解决就 业问题,这样的经济制度可以拿来向人显耀吗?

殖民地时代,英文教育被用来培养帮忙殖民主义者统治殖民地的政府文官和其他人材,今天我们继 续推崇英文至上,培养为跨国公司服务的管理人材,夸大英文的作用,日本人是世界上学习英文成就最差的,却丝毫没有影响日本人对全世界的贸易,斯利兰卡、菲 律宾许多人都会讲英语,为什么他们的经济成就不如别人?维持各民族的和谐和团结,靠的不只是语言而是公平合理对待各民族的经济文化利益。

新加坡独立以来,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值得庆幸,也为我们带来许多后遗症和隐忧,可爱的人们,你们陶醉在纸醉金迷时,有没有替我们子孙后代想一想,那一条道路才是通向让我们可以永远安身立命、安居东业的道路。

政治斗争没有永远的输,也没有永远的赢,追求一个完美的人类大同,永远没有战争只有和平,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公平合理正义的社会,永远是我们的梦想。只要这个理想还存在实现的可能,我们就一定不停止追求,让我们继续高歌,呼喊,胜利最终是属于我们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