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意义......

来源:施化博客 (博讯 boxun.com)


大致上,爱动脑子的那一群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用思想的,一类是用计谋的。或者说,一类偏爱思想,一类擅长计谋。古往今来,一向如此。虽然两者不是不兼容,但很难平均用力。我们在历史上见过的天才人物,或者善用思想,或者善用计谋,很少兼而有之。

偏爱思想的这类人,比较缺乏审时度势,观颜察色。他们只是歪着脖子,把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过去未来,仔细反复地思考透彻,然后毫不顾计个人利害得失地说出来,引来一片嘘声。擅长计谋的这类人,可就乖巧多了。首先他们工于心计,知道现在的潮流是什么,公众的愿望是什么。所以一说出话来,就博得一片喝彩。这些人还有急智,能够随机应变,不顾自己先前的坚持,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坚持,随波逐流,借力打力。但得好处的多半是这类人。

可惜的是,中国民间一向以来,就大众心理而言,崇敬用计谋的多,羡慕用思想的少。这一价值取向,横贯了几千年。于是,到了今天,用计谋的人越来越多,用思想的人越来越少,因之构成了中国独有的“国情”。不论政治,商业还是学术,到处可见“斗智斗勇”。在这个国情下,几乎所有高智商的学者作家,都在忙着撰写怎样使自己快速致富,而使别人快速迷失的“指南”,“捷径”,“诀窍”,这类著作充斥着所有大中小城市购书中心的书架。旁观者清,想起美国公理会教士明恩溥(1845-1942)一部传世著作《中国人的素质》中提到这样一句,“但丁说过,搞清事情背后的缘由是一种快乐,但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却是自寻烦恼。 ”

诸葛亮是个善用计谋的大师,但是没有留下什么思想。所谓的“三分天下”不是什么思想,只是权宜之计。而“草船借箭”和“空城计”,却是地地道道的计谋,不是思想。由于善用计谋,诸葛亮活着的时候权倾一时。但由于没有留下思想,人一死,所有的“大业”都付诸东流。可是诸葛亮的后人从来不思考这种结果的根源是什么,却只迷恋他的技巧。

近代最善用权谋的无过于毛泽东。当很多人把充满权术的“毛泽东谋略”指鹿为马地称之为“毛泽东思想”的时候,就大致上知道中国人头脑中的“思想” 是一样什么东西。不论毛的著作是不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大量记述的都是不同时期的策略或战略,既没有对本国本民族本质的分析,也没有对人类未来的构想。全部的“思想”都可以归结为了夺取某个局部或全局的“胜利”。至于说这个胜利的含义是什么,要达到什么终极目的,一概不论。不错,毛用过很多“民主” 之类的词汇,但目的是用来笼络知识人的。后来取天下的目的达到,“民主”就被一笔勾销。取而代之以“ 民主集中制”,也就是朕天下制。

那么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应该是有思想的了吧?你看他的演说里实实在在地说过“共和”。不敢苟同。至少我知道,当一个政治家思想成熟之后,是不会随意跳跃到另一个极端的。有人说,孙中山要是不犯晚年错误就好了,那样就不会把苏联共产主义引进中国。苏联的无产阶级革命,从本质上讲,与共和格格不入,也和民主格格不入。假如孙中山是有思想的,把这个相互关系搞透了,他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倒向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难怪一个英国传记女作家把孙称为“头脑不清的政客”。

革命是一种手段,也就是一种谋略。提出革命或“民主革命”的人,并没有提出任何思想或有思想价值的东西。革命的定义和目的是什么?内涵和外延是什么?产生的影响后果、作用和副作用是什么?一个自认为坚定的革命者从来不思考这些问题。刘自立的“两种革命论”就是一个证明。刘先生把革命分为“正面推动历史进程的革命”和“推翻较坏的政权,建立更坏的政权的革命”,表现了作者的思维弱势。

“ 革命”(Revolution) 意为重大的改变或变革,只有一种,没有第二种。既不是中国人传统概念中的“汤武革命”,即一个政权推翻另一个政权;也不是中共农民领袖概念中的“杀头 ”,“割”掉另一个人的“命”。只要促进了重大改变,什么方式都可以采用,是否使用暴力可以完全忽略不计。我提出过的“革政”,用来翻译 Revolution可能比“革命”更接近该词原意。可是不思想的人看不出中间的奥妙。思想的一个很基本要求是定义准确。比如人们说“吃饭”就只有一个定义,用嘴把食物送进肚子,不可能有两种吃饭:一种吃饱肚子和一种吃饿肚子。当然会吃坏肚子但不会吃饿。如果定义不清或偷换了定义,你的提倡不是在害人吗?

提出《零八宪章》而只字不提革命的刘晓波先生,是现代中国极为罕见的一个善用思想而不懂计谋的学者。就是这样一个对于中国来说珍宝般的人物,近日由于六篇文章被判了十一年罪。平均每篇文章获罪近两年,这打破吉尼斯大全世界纪录。

我说刘晓波不懂计谋不是没有根据。当年他在香港对公众说,中国也应当像香港那样被殖民三百年,就完全没有算计个人的得失。尽管照本意理解,就是接受世界上比较领先的治理观念,但被公众理解为卖国。众所周知,香港被英国人殖民了近一百年,香港人成了世界知名的最文明的华人群体。如今在中国都说社会主义好,可人人都往香港跑。不顾个人名誉利害得失,坦然说出一个“皇帝新衣”般的基本事实,这就是一个坦诚的思想者而不是一个机智的谋略家的特质。

由刘晓波起草,国内外上万人签名的《零八宪章》,提出的正是完整的思想而不是谋略。这个宪章提出的众多目标,经得起世界所有先进思想的检验,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将有益无害。未来某一天实现宪章的目标,会是某一种胜利,但一定不是哪一党哪一派的胜利,而是全体中国人的胜利。当然也是世界人的胜利。请每一个看懂或没有看懂《零八宪章》的同胞们深思。

----此文为于2009年12月25日被祭上十字架的刘晓波先生而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求真对历史的探讨:
 
点出文章之偏颇处。至少是历史错位的一种分析,不能很正确地认识历史处境与条件。


比如尼采是不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还是因为其徒子徒孙错把尼采批判的伪宗教当着耶稣道成肉身的基督信仰而变为一个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侵害人类生命与尊严的践踏,毫无顾惜?

当然这指控也可要放在共产党无神论思想里的人定胜天与我就是上帝的极端产生的屠杀、暗杀、迫害等等灭绝人性的行为。

因此在处理历史处境的问题从现在看过去的角度的确必须同等公平。如果要认真指正问题从封建制度到军阀、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对国家人民极大的伤害,问题是谁是上帝,孙中山能够看到未来的中国吗?

同理我国“一个马来西亚”的善良的天使装扮可以取悦各类人士:伪民主、伪中立、把个人利益与群众公义分开的既得利益机会主义份子、认为民联太强不能促成两线制的伪学术、认为民联没有作为不如尝试改革国阵里的"良心派"的论说、还有更多只对假现象充满幻觉的乐观主义者......

这类人士能够看到国阵在全方位的政治霸权、迫害、扭曲、恶毒等等吗?就算看到的不是国阵的支持者他们也会冷静地确认只有和平、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的前提来解决国家民主危机吗?

这些都是累积了人类历史上许多的失败、残酷、错误及各种各样的结果而总结的经验教训,如果把我们现在的思想套在毛泽东、孙中山、尼采、黑格尔等等他们后代或他们思想引发的人祸是公平的吗?

我没有否定每个人都有局限性,所以我们更应该实事求是地看问题。刘晓波有自己认识中国、改革中国的哲学观、世界观,他被政治迫害我们有权利谴责声讨中共的迫害,但是不能因为现在的错误就异想天开地把历史的一切全盘否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