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实现国家民主,天天大选又如何?

若能实现国家民主,天天大选又如何?
最近我们看到媒体都排山倒海的追踪报导反贪污委员会一口气提控了国阵与民联的领袖,然后我们也看到纳吉对组成马来西亚的东马释放善意 把916列为马来西亚日与公共假期,当然还有首相纳吉宣布,中央政府将从明年开始,给予吉兰丹州特别辅助金作 为相关石油税的替补。这种种迹象都预示着来届大选很快来临。我们太熟悉国阵声东击西的选举玩法了,记得在2008年当 媒体追问阿都拉会否在安华获得参选资格前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他说他忘记了安华了,但是不久就宣布解散国会。以国阵每回补选都以为派自己家里的糖果给选民的姿态,不难看出纳吉所谓的“政改”不会与大选临近无关。

天天大选又何妨?
不管大选在今年举行或在明年举行,笔者要纠正一些人所谓进行补选预测大选是浪费时间、争权夺 利、值得愤怒、失望与伤心的。笔者反而认为如果可以,应该天天补选、甚至天天大选。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补选与大选的意义是什么,对执政党来说延续他们的执政权,但是对人民来说是还政于民让人民评估及审判所谓人民代议士的政治责任与表现(绩效)。因此虽然我们不能天天举行大选或补选,但是却应该提醒或警告朝野议员不要以为大选或补选不会在近期举行,所以对人民的诉求视若无睹甚至践踏民意,我们人民会记住你的的政治立场及所作所为。

在面子书(facebook)上,一些愤怒的选民已经留言:“解散霹雳州议会,或者失去中央政权”因此我们可以相信霹雳州人民、全国人民都等待着对许多国阵领袖如何“诠释”民主政治的这些政绩里做出自己的评价与裁决因此我也看不出要求失去民心的议员辞职补选、要求尽快大选就会对国家人民有任何损失。除非那些议员以为自己是老板,时间没到不能评估他们的政治表现?在学校里或学习里一些比较尽责的老师会给学生“突袭考试”,目的是要检测学生是否不断学习还是为了考试而考试。同理我们希望议员们也不是为了选举要来才交差而是无时无刻都能以民为本!我想如果大家记忆不差,应该知道每回补选或大选国阵都能够动用国家机器把自己打扮成圣诞老人或天使一般的善良与爱民如子,到时候不但可以观赏各民族舞蹈还可以观赏辣舞助选。

要恢复国家民主,不能切断历史
最近看到一些讨论认为国阵在纳吉领导下已经不断改革着,有很大进步的空间,他们还说为了两线制,人民应该接受国阵大力支持国阵。我想问题是这些人对政治的分析是停留在片面与随意切割的政治诠释他们可以闭着眼睛看不到花了国家人民财产调查了许久的林甘短片如何涉及司法不公、看不到如踩牛头在光天化日在群众面前恫言强奸妇女那样 指鹿为马的政治流氓行为、他们也看不到所谓马华、国大党与人民进步党、巫统里的党争与派系斗争都是在追逐个人或集团私利。他们真的看不到吗,还是被眼前用人民金钱堆积的承诺(国阵给人民的金钱“好处”?)所蒙蔽了

另外我个人比较担心的是所谓评价国阵的改善,失去了历史的完整性认知举例修改内安法令已经被国阵领袖用来宣传为国阵是一个 亲民的政府。但是如果大家能够画出一个时间进程表,应该把人们多少次的抗议、人民代表多少次在国会里的提案、人民多少次冒 着被镇压逮捕与描黑威胁之下走上街头抗议、人民多少次被国阵的内安法令所折磨、恐吓与压迫?如果没有人民的反对、人民的醒觉、人民的愤怒、人民的施压,国阵政府会修改内安法令与检讨其他恶法吗?历史--如果是只能记录国阵的“功劳”,还是历史吗?所以民联或人民要恢复国家民主就必须认真研读历史。民联与公民社会更应该列举出数十年来他们争取的平权运动、面对如何的镇压与所参与群众的一些历史文献或运动里一些的坚持精神以教育人民明白参与民主的真实历史。


突破马斯洛原理的金字塔需求理论,以民主理想凝聚人民的力量
另外国内有些人喜欢以种族分析选民情绪,我个人思考马斯洛需求定律(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在如何分析人民所需发现一个值得我们突破的思维。一般上人们把马斯洛需求定律当着一个层次分明的金字塔就是没有满足物质需求者是不能达到最高层的自我实现(self -actualization).所以可能一些政治人物认为只要给人民半饱,然后送出一些糖果人民就会感激不尽的。因为他们是半饱所以根本没有能力要求自我实现或社会认同esteem),所以这些人需要的是安全感(safety),国家机器的恐吓(白色恐怖)后释放一些人、释放一些善意就能够满足他们的安全感需求了。当这些人已经有了国家领袖提供的安全感(上街头示威抗 议破坏国家秩序、要求补选提早大选破坏国家经济等等)他们可能同样有了埋堆的归属感,感觉自己受到政府的尊重(respect)了。

以上所述都是符合国阵思维的maslow铁板一块原理但是经我思考后觉得如果赋予人民独立思考,与超越物质的信仰价值观或是对人类大同的共同理念,是能够突破按需分配的阶级论简单的说贫穷人家如果有真理的信仰、有强烈的法治观念,他们也不会 去做可能一些富人或政客常做的偷、抢、拐、骗。反而他们认识到只要大家都互相尊重、互相供应(马斯洛需求原理最底层的肉体需求,我们这些贫穷的人民应该支持那些为贫苦大众据理力争、争取平权改善财富不均衡的政治工作者。)面对失去安全感的人民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可以发动群众运动要求国洲议员改善国内法治系统,惩办哪些作奸犯科的执法人员,让人民在司法公正里投诉有门,支持那些身体力行尊崇 法律与监督政府人员奉公守法的人民代表。

因此有理想的人民必须从马斯洛需求原理的最上一层往下看有了自我实现的信心才会相信我们能够改善国人的命运。这信心来自哪呢?第一可能是自己的崇高信仰,对人类理想的追求、民主需求的政治理念的认知。第二、认识到必须团结善良的力量才能除去社会国家的不平等观念与现象第三、认识到实践真理是可行的所以会积极主动的争取在社区或民主运动中无私的奉献、花时间学习、探讨 知识与方法。第四、认识到对观国外一些人民醒觉运动的历史与发展成为改变自己与国家命运的一些指导思想。


公平依法满足各社会阶层的需求是政治工作者的责任
依我以上的分析,社会底层更需要自我实现的勇气好的政治工作者应该以民主宪赋的精神帮助人民早日实现人人平等、打破种族政治迷思,大家互相尊重监督国家执法机关是否满足人民安全感的需求等等的工作。如果国阵都做到了照顾到各社会阶层人民的需要并且尊重法治社会,捍卫人民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等人民基本需求,其支持者又何必害怕天天有补选、快快来大选呢?


-

评论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