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国阵时代的独立思考

如果80年代就关心政治的我们要经过20多年才等到后马哈迪时代,再经过不到5年就过了后阿都拉时代,而308政治大海啸后基本上已经来到后国阵时代了。

后国阵时代的特征
不关心政治的人们开始关心政治,热议政治的各样课题,他们不再只听官方消息,他们开始独立思考。最新的热议课题肯定就是如何保卫森严之下,我们的2台F-5E战斗机的引擎失窃。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老板问为什么迟到可以说汽车的引擎被盗了,也有人说我不敢睡觉以免我家里汽车的引擎被盗。

种族主义消失了吗?
最近参加一个青年工作营,期间我们一起观赏一部电影“Gadoh”。剧情类似日常生活里族群间的误解导致的冲突,虽然以华巫印学生代表不同的文化背景与种族 思想,但是熟悉国情的都知道,这是一部分人不愿意打破族群迷思,而导致渔翁得利的生活常态。故事里这些不同族群的学生参与一个剧场组(Club Theater)在一个反对种族主义的戏剧工作者的指导之下解决了种族间的紧张关系。

看完电影导演与我们交流,现场的青年人提出各种不同的看法。对于种族主义是否过时的看法,各有不同的见解,有些人认为如果不听不回应那些种族主义的谩骂与挑衅就减少冲突。有些则认为种族主义是很落伍的(racist is so yesterday)的思想,有些人认为不能掩盖仍然存在种族主义思想的问题,并且当场指出看戏的小孩当中言行举止之间以一个自我中心,排斥其他族群的思想自居及自豪。

可见种族主义的种子并不会因为时代进步了就消失,要根绝这种族主义思想就必须在国家制度上平等对待各族群同时多交流,更多提倡民主、人权、互相尊重等等价值观。

不满现状激发独立思考
相信大部分经过308政治大海啸洗礼的人民都走过了后马哈迪时代,思想上逐渐摆脱巫统(马哈迪)主义家长式的管理。可能我们民联的许多领袖(其实这些领袖可能也是第一次上阵所以对政治潮流的认知一般比较迟钝)不断重复,他们根本意想不到会有308这样的政治潮流。

但是大家不要惊讶,如果你经过了后马哈迪时代应该清楚当国阵的政治宣传(propaganda)已经成为许多人厌恶及反感而导致的群体反思,这独立思考的运动已经开始发酵。在回教堂、在家里、在网上在工作场所,在学府里思想的革命已经开始。

Reformasi不但是一句响彻云天的口号,更加是反抗政治的新颖符号。以前不敢接近的族群藩篱,经过一些进步的非政府组织(NGO)的牵引之下,大家开始踏破各自的围城,走入跨族群的生活里。

种族主义是怎么来的?
基本上,种族主义是怎么形成的,至少有三方面,我们必须了解的。第一种是播种的种族主义,是因为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点算族群比例后认为自己是最大的族群,如果提倡种族主义利益会很大,一方面可以成为民族英雄,另一方面可以在获取族群的信任后收取既得利益。

另一种的种族主义是因为被打压后,为了保存实力及争取平等权利先凝聚单一族群而产生的民族主义,但是当民族主义无法突破更大的种族主义的围剿及无法成功联合其他族群争取利益平等的时候很容易就陷入种族主义的迷思(这可以从早期左派运动跨族群捍卫国家独立到后期的回到种族定位的思考里为证)。前两者一般以政党 或社团为主。

第三种是个人的误解、偏见与受到压迫产生的排他精神,这类情况一般是不寄望做国家的主人,也不会主动跨族群思考的个人与群 众。总的来说种族主义是官商勾结某种获利的手段或是一个为了平衡其他种族主义犯上的弃民主、法治与平等的手段。要根除种族主义就必须导入民主、法治与平等权利的分配,领袖更加要廉洁以身作则尊重多元

Reformasi冲淡了种族主义
但是当大家在90年代末经历了reformasi召唤后,逐渐发现应该放下各自为政与种族偏见等等族群迷思,大家的共同语言是民主、法治与善政。这些价值观在各自的族群的思想枷锁里也必须有所突破。如果要成为孝顺的孩子可能不能参与民主政治,因为一般家长比较容易受到国阵的宣传思想影响。有些族群思想里以稳 定不参与反对党的思想为主导,这些的家庭也必须面对思想的冲击与革新。

思想革新过后的群众比较会实事求是地探讨问题,学习团结其他的力量。因此会发觉其实政治困境与经济贫穷不是某个族群的专利,这基本上是大多数人民的处境。这些思想的革新不是一朝一日,必须经过时间考验,有些人及格了过关了收获了尊重多元的思想,有些人则抱着机会主义的心态来“玩玩”,发现这改变过程太慢了,所以选择回到种族主义的堡垒去

后308奠定了多元的思维
无论如何308前后,更多的人会发现原来日子有功,以前播下的民主、尊重人权的种子现在竟然成长了。律师也参与游行要求司法独立,那些一直被国大党认为容易安抚收编的印度族群也站在水炮车面前展示团结与诉求。最重要的是,那些以前参与前线反对国阵霸权的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许多都成为了立法议员或公民社会的中流砥柱。

后国阵时代的焦虑

许多人认为,民联与国阵无两样那些因为他们不曾参与思想革新运动,他们看不到还政于民已经逐渐成为主流思想。我想这也正好反映出那些不曾对民主运动寄予厚望的群众在后国阵时代的焦虑是正常的。他们这时候的要不断以片面与破碎的知识来证明自己是对的。举例:民联就如陈水扁,太多人支持就会贪污腐败,如果让民联大胜会招致比国阵更加贪污腐败(讲这话的人,其实已经 默认国阵是贪污腐败的政府),民联里的安华不可信,在华人社群他们说安华曾经出卖华人,在马来社群他们说安华鸡奸(他们所举例都是以国阵保守与狭隘的思维 来分析,安华离开巫统后的这个政党其种族主义基础的思维有没有改变?我国司法独立吗?),回教党坚持回教国而行动党坚持世俗国(国阵真的反对回教国吗?或者国人有多少人支持回教国包括回教徒?

最重要的,这些坚持是否应该忽略国家需要的民主、法治与人权的价值?)当民联平等拨款给各源流学校 后,我们发现首先是巫统的发难,认为民联忽略了宗教学校,接着马华也利用种种歪理否决了以地养校。也有人非议民联送免费水给雪州人民是政治宣传(但是为什 么这类宣传50余年国阵嗤之以鼻?)。其实正常人都知道我们去市场上买东西,只会买好的不会买坏的。同理如果没有两线制的互相制衡,人民怎么可以得到最好 的服务,最公平的政策的照顾?

说穿了,后国阵时代里国阵的思维已经不惜说明自己是贪污是腐败,但是还是无可取代的!如果阁下能够独立思考,请问如果有人告诉我们我国不能打入足球世界杯(FIFA world cup)是因为没有采用西方先进的足球理念,你会说,不要紧我们不需要,还是会说,先派一些足协官员到先进的国家接受训练,然后派一些有潜质的球员到外国踢球?是选择一起沉沦还是选择新思维,决定就在我们怎么对后国阵时代的诠释与理解。

Salam Reformasi:激励与鞭策
最后献上一句salam reformasi 给热爱和平、民主与改革的马来西亚人,改革不只应该革除国阵的陋习、贪污腐败与许多违反民主的作风等等;改革更应该是每个人内省的一个需要,就如准备上台执政的民联,不但要在上台前谈改革上台后也应该容许不断改革,接受人民独立思考的批判与建议。只有不断改革、革新这个政党或政体才会越来越以民为本获得更多人民的支持与激发人民自动自发以服务国家为自豪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后国阵时代的独立思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