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转型的反响

政党转型的反响
  • 政党转型涉及的是党内与党外的看法
  • 党内看法,需要商议与统合
  • 党外又可分为不同集团的看法

基本上党内看法就是不能失去基本盘然后是否有信心赢得更多不在基本盘外的支持

党外看法可分为盟友的看法与敌对集团的看法,还有一个是观望群众的看法


今天我们以回教党转型来做研究


党内整合
党内对基本盘的看法已经从可能与国阵特别巫统合作到必须扩张势力到非回教徒选票。根据国内政治形势,因为巫统与国阵长期掌控国家机器包括媒体与朋党所持的管道等等,回教党党内意见如果不能相对的统一,国阵与朋党的两面三刀的攻击很容易分裂党内意识形态或政党方针。意识到这点,回教党在面临下届大选的生死存亡的抉择之下,他们清楚的表明与巫统断绝任何在国阵或巫统合作的可能性。这点马华可谓大失所望,而行动党内的机会主义者可谓松了一口气。为什么说机会主义者呢?表面上看来他们是以华人或非马来人的斗争为主要方向,但是一直都受到国阵分而治之的国家机器围剿,因此不但无法称为国家公民的代言人,在国阵所统管的媒体宣传及洗脑之下,行动党只能退守华人选票或其他族群的反对票。当然后308民联崛起后,许多年轻的领袖显然不吃这一套,他们反而与民联或其他外围公民团体更加接近,这是其中有所突破的,或有目共睹的。

党外意见
党外除了解除了盟党回教党可能回到国阵的担忧后,他们要面对的就是直接与巫统抗衡及马华与非巫统(国阵支持者)的回教国等等老掉牙的伪命题了。我们必须承认经过建国以来国阵分而治之的洗脑,许多非马来人的思维还是停留在两个极端思维。

一是没有国阵我们更加糟糕,所以他们宁愿放弃尊重民主、学术自由、结社自由等的管道来与被抹黑被孤立的如回教党或行动党进行民主结社的交流。

二则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反对党人掌握媒体或自发媒体(we the media)的意愿不太强烈,他们宁愿做好反对党也不敢奢想当执政党,这种错综复杂以既得利益为政治考量的思维一直都成为非马来政党与在野马来政党的合作障碍。比如只要媒体攻击行动党支持回教国,他们党内就必须照顾基本盘的利益而做一些对伪命题的太认真的放话,而这却是也正中玩两面三刀的国阵的下怀,因为当行动党强烈反对回教国同时也是巫统在前锋报tv1,tv3等等媒体分裂回教党指责回教党受到行动党唆摆等等。这些例子也可以用在企图撕裂安华的个人信誉与回教党宗教领袖的关系上。

当反对党无法达至共识,民间对被抹黑的反对党们又没有公正与流畅的信息管道(昨晚我参加了政党转型的讲座--回教党第三号人物胡桑代表回教党在雪华堂演讲,竟然没有一家主流媒体愿意采访,独立网络媒体除外),这种前后夹攻的窘境中要冲出重围需要的是坚强的斗志与如何团结非国阵主流的群众了。这就是被学界称为的中间路线,到底民联上下是否能够很快地解读现今政治形势所存在的生死存亡或者还在自私地单顾自己的基本盘,这是对民联很大的考验也是对非国阵主流的群众一个很大的政治考验。
  
个人分享
当然以上的分析不是能够完全充分地反映民联上下如今的政治认识与执政意愿。作为政治观察者的角度,一个不奢望民联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政治联盟的基本信念之下,我认为民联在政治转型上必须走自己的路,不管国阵如何围剿、抹黑、扭曲,他们(我更愿意用我们,因为我也是公民的一份子)都应该走自己的坚持民主、争取平等、公平、自由与人权的路。如何结合网络与手机用户的正面民主信息传达的力量?我尝试做个人的分享,给大家知道一个个人所谓有限的力量,其实放在公民社会的平台上是可以发挥无限的潜能。

曾经我在网络上看到一些华人网民,他们对自己的权利被剥夺有极大的反感,所以他们用许多粗俗的语言来咒诅他们不幸的遭遇。但是后来我开导他们说问题不在种族而在政策与贪污腐败的政党与朋党的勾结。今天他们不再埋怨而积极地以公民的身份来看待各种不平等的课题。另外如回教党的回教国恐吓论,我个人尝试做了许多强调回教党对公正(keadilan)与民主建设的正面评价。今天终于有一些网络公民开始打开被国阵媒体蒙蔽的双眼--告诉网民回教党在民主建设上许多正面的贡献。

我希望看到的不是我们是属于什么政党的思维。而是大家都能够实事求是,如果回教党有做对的如阿拉事件的积极态度、新闻被扭曲的时候不管你是否害怕回教国你都应该说实话。我发现到执政党信徒们已经没有这样的宽大的胸怀对正确的做法、公民的做法有持平的评价了。因此现在的责任应该属于公民或者是中间选民的我们。我们是否清楚地表明态度--否决霸权政治、贪污滥权与破坏民主、法治、人权的行为,然后积极争取更多朋友成为建设两线制改朝换代的执行者?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希望您也是公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