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为何要无限放大伊斯兰法威胁论?




为何要无限放大伊斯兰法威胁论?
  • 黄建民
  • 2012年12月11日 下午1点17分
 
今天无论你打开主流媒体与网络媒体都被“伊斯兰化威胁论”污染我们的眼睛与思想。其实国家的大问题只有贪污滥权、朋党营私、公民意识低落、各政党无法以民为本。反而被大炒特炒的伊斯兰化威胁论,怎么都比不上因为以上公害导致的强制安装AES系统、边加兰、劳勿、关丹、砂拉越、百年老街被“发展”破坏等等。

今天国家公害连连、腐败贪污横行、政客大言不惭等等人祸,都是因为许多人成功被——可以讨论、可以深入探讨(而非升级为威胁论)的伊斯兰化、伊斯兰法执行问题转移了目标。

公害 vs. 虚无威胁论
不信你可以做一个分析报告,到底华人社会分别用了多少时间与精力去讨论伊斯兰法威胁论与民主公民建设、如何监督选举、如何确保选举干净、如何参与抵抗公害、如何防止贪污腐败?

关心政治讨论指数:
伊斯兰化、伊斯兰法、伊斯兰国 :?%
民主公民建设、监督选举、确保选举干净、参与抵抗公害、防止贪污腐败滥权 :?%

政治讨论不该本末倒置
为什么我要说华人社会呢?因为基本上华社自诩站在民主建设前线的。我说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华社自己却掉入避开讨论全民共同的民主建设课题?
我比喻说如果每个人都有100%的时间参与民主与公民建设的工作,我们大家花了多少的时间在民主建设的工作方面,而又花了太多时间与精力在泥潭里避开全民共同公害?

宗教与族群关系是生活态度
今天马华/国阵就是要大家把公害的焦点转移模糊。他们一直尝试把伊斯兰化的争议升级到公害程度。但是到底我们的社会用了多少的积极力量来反对公害,教育全民认识公害而不是陪着马华/国阵这些逃避政治的政客一起玩宗教与种族游戏?
我不想花太多时间去讨论宗教与种族关系,我认为宗教与种族关系是一种社会生活态度,如果只是反对没有理解,没有交流,没有对话,没有开放态度就是不负责任的,无论你是在朝还是在野,你都没有权利只有一种说法、只有自己的一个态度。

所以无论是蔡细历、马哈迪、纳吉、林吉祥、林冠英、哈迪、安华、聂阿兹等等都是一种参考意见。而对公害我们却不能有模棱两可的态度,否则我们会本末倒置了生存的尊严与意义。

公民思想不到家,如何改革腐败结构?

我想提醒大家无论是伊斯兰国、伊斯兰法、伊斯兰化问题都是被政客无限放大的威胁论,我们如果把某些团体、政党看为永远无法改变的定局。其实我们不是从政者,我们只是变相的暴君——我们要大家用我个人(既定思维)的看法来相信自己的刻板印象。

再简单的说,巫统国阵等等既得利益政党与朋党集团等,不是不能改变,而是不愿意改变思考模式与做人需要对得起天地良心的基本原则。
一旦他们失去政权与利益过后才会学习尊重民主与公民权利的政治原则。因此民联里的政治领袖没有义务去延续国阵的旧思维,反之民联领袖们应该更加开放,更加无私更加在反公害、反腐败、反滥权等等的大公害课题上站在最前线,动员与教育人民一起用公民、民主、和平的力量来改变数十年的腐败政治结构。
再不厌其烦说,如果我们无法用事实与行动,证明公害的威胁比非公害的威胁更加严重,更加需要全民关注;那么这个政党存在为全民利益的意义上是虚无的,是自打嘴巴的!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16389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